乡村神医

第456章胯下之辱

    既然如此,最佳的选择,难道不是忍让?

    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

    张凡不再说话,躲过对方目光,低下头,施用小妙手,在腿骨上按摩,以减轻疼痛。

    不过,小妙手似乎已经不太灵光了,摩上去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内气尽失,甚至目前的内气充盈程度,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呢。

    没有了内气,小妙手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揉了一会,腿上的疼痛只减轻了一点点,好在腿上恢复了知觉。

    张凡双手拄地,便要站起来。

    “操!”

    突然,屁股上挨了一脚!

    哟!

    这一脚,踢得相当沉重!

    那只战靴,虽然是山寨的,质量不好,可重量相当沉重,恰恰地踢在张凡尾椎骨上!

    一阵剧痛,从屁股上直达脑袋!

    眩晕!

    眼前金星直冒!

    四周天旋地转!

    脚下打滑,脚根发虚,有如踩在棉花上,身子向后晃了晃,扑通,栽倒在地上!

    山寨战靴上前一步,一脚踩在张凡肚子上,笑骂道:“瘪三,想讹本光棍?”

    张凡使劲眨了眨眼,眼前方才看清晰了,看着山寨战靴,道:“我没想讹你呀!你把脚拿开!”

    说着,双手扳住那只战靴,用力一掰!

    战靴纹丝不动!

    “哈哈哈……瘪三,就这么点蚊子劲,也想讹人?”山寨战靴哈哈狂笑起来,那只踩在张凡肚子上的战靴同时又拧又跺,拿张凡的肚子当皮球!

    张凡腹内压力暴增,胃口一阵冲动,哇地一声……刚刚吃完的酒菜,一大口吐了出来!

    “我跟你拚了!”

    张凡抹了一下嘴,腰身一弓,抱住战靴,一个翻滚,想把山寨战靴勒倒在地!

    然而,山寨战靴不为所动,只轻轻一抬脚,战靴从张凡双手搂抱之中提了出来。

    张凡勒了一个空,身子惯性一翻,俯面朝下了!

    山寨战靴一脚踏在张凡背上,冷笑道:“能耐的你!还想翻身不是!哈哈哈,啃泥去吧你!”

    说着,另一只靴子向张凡后脑踩去!

    张凡只觉得脑袋如同压了一只磨盘,抬不起头来,鼻子、脸被紧紧地挤压在路上的地砖之上!

    “记住了,以后想讹人,要看看你讹得起讹不起!”

    山寨战靴把脚往张凡屁股上、腰上和后背上各踹几下,骂骂咧咧地走进了药店。

    张凡在地上躺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腰像是被折断了,站不直身子,只好扶着广告栏,咬牙支撑起身子。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好多路人。

    看见张凡被打,有鄙视的,有同情的,更多的是内心虐人情结得到了舒展!

    “这小子被打得狠了!”

    “太完蛋了!窝囊废!被人踹成瘪茄子,连个屁都没敢放!”

    “这种男人,最恶心。在外面胆小,回家专打媳妇。”

    这时,药店的保安从店里面走出来,大声嚷嚷:“谁呀谁呀!”

    当保安一眼看到到了地上吐出的污物,立刻怒了,把眼睛瞪圆,喝骂道:“卧槽泥马,哪来的醉鬼!”

    说着,拎起电棍,便朝张凡冲来。

    “不,不,不是我故意吐的,是那人打的……”张凡看见两根黑黑的电棍,不由得心生惧怕,一边摆手,一边向后退。

    “谁打你你找谁,我们不管。我们只管卫生!你随地大小便,罚款二百,把粪便给舔干净!”保安扬着电棍,耀武扬威地喝道。

    如果张凡不被打成这个熊样,保安也未必敢对张凡如此嚣张。见他被打成猪头了,保安不跟着虐虐张凡,人性之恶岂不是发挥不出来?

    “快交钱!”保安伸出手,“不然送你去警察局!”

    张凡无助地四下看看,围观群众竟然没一个替他讲句公道话。

    只好掏出钱夹,抽出两张钞票递过去。

    保安收了钱,态度稍好一些,其中一个保安返回店内,拿出一只撮子和一些废纸,“把吐的东西收拾干净!”

    张凡低下身子,用纸一点点把污物擦干净。

    擦着擦着,眼睛酸了起来。

    不好,要落泪。

    张凡深吸一口气,强行把泪水给憋回去,低着头,把污物倒进了垃圾桶里。

    “以后记住,吸取教训,少喝点!”保安教训道。

    张凡在围观群众的嘲笑声中,慢慢地离开了。

    奇耻大辱!

    此时张凡的心中如同被火烧一样,热气一阵阵向脑门涌来,几乎要爆炸了!

    被人像虫子一样踩在脚下!

    被一群观众像看猴一样看他收拾污物!

    被一个十**岁的小保安训得孙子一样!

    这口气不出,真是不如死了!

    可是,怎么办?

    打又打不过人家!

    讲理?又讲不出来。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你找谁讲理?

    张凡咬咬牙,掏出手机,拨通了郭祥山的电话:

    “郭大哥,是我。”

    “张总,你在哪?听声音好像……出事了?”郭祥山极为敏感地问。

    张凡刚要说什么,忽然省悟:不行,这事……还是不让狂狮战队知道为好!

    如果队员们来了,就相当于张凡向狂狮战队队员宣布:你们的张总屁也不是!

    那样的话,以后如何服众?

    张凡机警地转了个话题,“郭大哥,大家今天中午都喝得不少,你告诉他们,省城那边素望堂值班的,今天晚上就别赶过去了,明天再去吧。”

    “谢谢张总关怀!”郭祥山感激地道,“还有什么事吗?”

    张凡听得出来,郭祥山对于张凡的“理由”,有点不太相信。

    “没什么事了,就这事,好了挂了。”

    张凡轻轻把手机关上。

    回头看看,围观的那些人已经跟了过来,见他打电话,便议论起来:

    “打电话找人呢!”

    “就这熊样儿,能找到什么硬人儿?”

    “哈哈,准会找来一帮挨打的。我看那个打他的人武功相当强。”

    一个退休工人模样的老头凑上来,关切地规劝道:“小伙子,吃亏是福。你实力不济,就当乌龟就当一次乌龟吧。别找人来了,来了也是挨打,连带着你朋友也跟着丢人。算了吧,赶紧走吧,不然被人录下像传到网上,丢人就更大了!”

    张凡暗骂:你他妈这也不是劝人,你这是骂人!心中一股邪火上来,突然张口骂道:“滚你马拉戈壁!一边凉快去!”

    “卧槽!好心当了驴肝肺!”老头闹了个大没趣。

    张凡拨了邹方的手机。

    “邹姐,是我。”

    “小凡,是你呀。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晚上想单独请你,给你压压惊!太好了,你在哪,我开车接你!”

    “邹姐,我被人打了。”张凡憋了半天,终于吐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