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57章正当防卫

    “被人打了?谁打的?反了天啦!在哪?”邹方尖叫起来!

    “在药材一条街。”

    “你别挪窝儿,盯住打你的人,别让他跑没影儿。我正在附近,两分钟就到!”邹方的声音已经是娇怒异常,像只被激怒的母豹!

    “好,那人目前还在店里。”张凡说着,放下手机。

    一群人盯着张凡,不时地向街道前后张望,盼望着张凡的“援兵”到来,他们可以看一场好戏。

    张凡“镇定”地抱着手,等待邹方的到来。

    但他的心情相当矛盾,纠结得百曲千折:我被一个小混混给打成这样,在邹方的眼里,是不是形象一落千丈了?

    正想着,只听“滋——”地一声。

    随着刹车声响,一辆黑色私家沃尔沃停在面前。

    车门打开,便装的邹方跳下车,向张凡跑过来。

    她今天没穿警服,而是一身休闲,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威风八面的警察局长,而更像一位风韵绰约的贵家美妇人。别说那细腰肥臀的迷人体型了,就单单胸前开领处那极端的雪白一片,就令男观众抽疯不止了!

    邹方打眼一看,眼前的张凡相当狼狈,身上泥土一片,鼻子和嘴唇都破了皮,精神相当疲惫,完全没有一点昔日英雄的影子了!

    “小凡!”

    邹方一阵心疼,娇叫一声,直跑过来,玉臂张开,紧紧揽住张凡,一张俏脸,带着幽香,紧紧地贴了贴他的脸,柔声颤语道:“小凡,姐来晚了!”

    “方姐!”张凡内心的委屈,在她的温柔之下,终于爆发,眼泪再也忍不住,顺脸颊淌下来,一滴滴,流进了邹方的衣领里……

    “哎哟哎呦!把媳妇找来了!”

    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二人回身一看,山寨战靴手提一包药材,站在两米开外。

    “你是谁?”邹方打量对方一眼,又看了看张凡。

    “美人儿,我是谁?问你老公呀!问问你老公,谁把他打成猪头的!”山寨战靴拉长声音,眼里淫光闪烁,直向邹方的胸前袭来。

    “是他?”邹方问张凡,以便确认一下。

    “是他。”张凡点点头。

    “是我又怎样?”山寨战靴咧开嘴,向前走了一步,伸出大手,快速在邹方胸前揪了一把:“好软!美人儿,你跟错人了!跟了这么个窝囊废。不如跟了小弟,小弟在江清可以说是见谁打谁!”

    “见谁打谁?”邹方地把双手互相搓了搓,她打人之前,手掌会“职业性”地发痒。

    “不但见谁打谁,还见谁搞谁!美人儿,跟小弟走,去开个房,保证一次顶一万次,让美人儿再也离不开小弟!”

    “有那么厉害?”

    “口说无凭,实战见功夫!”山寨战靴张开双手,上前要拥住邹方。

    邹方向后退了一步,运足手劲,扬起右掌。

    山寨战靴乐了:“美人儿,打呀,你那小手,打哥脸上,一定相当舒服,来,冲哥这张英俊的脸,狠狠地打……”

    说着,把脸送上前,张着嘴等着。

    “啪!”

    极为清脆的一声!

    好像铁锹拍在马路上!

    邹方右掌迎面拍下,正正地拍在他的脸上!

    山寨战靴向后一仰,倒退几步,通地一声,摔倒在地。

    众人向前围去,细细一看,不由得惊呼起来:

    “好重的手法!”

    “完了,这人破相了,脸面打残了!”

    “不会死吧?”

    山寨战靴并没有死,他在地上慢慢蠕动着,躺了两分钟,才从最初的昏迷之中醒过来。

    伸出手,摸摸鼻子:平平的鼻子,感觉怪怪的!

    原先高高的鼻梁,哪儿去了?

    噢,鼻尖还在,怎么歪了?扁平了?

    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感觉更糟糕:上下两排前牙,没一个站岗,全都不知去向了!

    邹方这一掌,是用足了平生力气,只想一击致敌!不想慢慢折腾对方。

    她是资深警察,懂得法律:只打他一下,打死打不死,都是属于正当防卫!

    如果再多打,那就是防卫过当了!

    因此,在这一掌之内,痛快地解决了问题:鼻梁塌陷,半口牙掉了!

    山寨战靴吃惊地看着邹方,口齿不清地问:“你,你是什么人?”

    邹方还没来得及说话,药店保安走过来,狠狠地踢了山寨战靴一脚:“泥马别死在我们店门前,晦气!赶紧把地上的血擦干净!”

    山寨战靴还想抵抗,邹方微微向前一步:“照保安小哥说的做!”

    山寨战靴吓得赶紧脱了外套,跪在地上,把地上的血擦得干干净净。

    此时,他缺牙露风,样子相当可怖:“大姐,对不起了,您就饶了我吧。”

    邹方微笑道:“把嘴上、脸上的血揩干净,如果弄到我车上半点血腥,我搞断你的腿!”

    “大姐,大姐,您饶了我吧,别把我带走!你要打要剐,就在这儿吧,千万别把我带走!”山寨战靴害怕被人装车里带走扔到江里。

    邹方掏出一个证,朝山寨战靴亮了一下:“警察!”

    “哇!”

    “怪不得这么厉害!”

    “警花呀!”

    “这小子也是找屎,把警花的男人给打了!这回犯大事了。”

    山寨战靴两眼发直:点子怎么这么背!打谁不好,把警察家属给打了。

    两个保安看到这一幕,内心惊惧:去,我们刚才把警花男友的钱给罚了,这不是找死吗?回头警花随便找个由子,就能让我们死!

    想到这里,两人胆寒起来,互相对视一眼,苦笑着掏出张凡给的的那二百元钱,弯腰递过来:“先生,先生,我们真是狗眼看人低,刚才冒犯您了。”

    张凡把钞票接过来,道:“你们两个势利眼,以后记住,钱不是这样挣来的!”

    “先生教训得是,先生……”

    “滚吧。”

    两个保安点头弯腰后退,把眼睛盯着山寨战靴,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滚吧!”

    邹方明白了,两个保安刚才也是虐待过张凡的。

    “喂,你们两个……”邹方沉稳地道。

    两个保安马上回过头,点头哈腰地:“警察,有,有,有什么事?”

    “谁给你们的罚款权?有发票吗?”

    “没,没有。”

    “你们是在抢劫!走吧,跟我去局子里走一趟!”邹方微笑着,眼里却是杀机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