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60章回避了

    张凡就着茶水,把益元丸吃下去,然后两人坐着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待张凡体内的反应。

    有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张凡感觉,一股热气从丹田渐渐升腾起来。

    开始时缓慢,气势越来越汹涌,东冲西突,冲向胸口,并且顺经脉蔓延到四肢,最敏感的是小妙手,在真气的冲撞之下,阵阵发麻。

    体温迅速升高,心跳逐渐加快,呼吸急促,脸色随之变得涨红起来……

    挨着包媛坐了半个小时,内心本来就产生了一些冲动,在这股火的冲击下,眼里简直喷出火来,看着包媛,真如天仙下凡,忍不住一把搂住:“小媛……”

    包媛一双大眼睛惊奇地盯着张凡,激动不已:“成了!小凡。”

    体内的感觉好棒,也好冲动。

    张凡好有没有这种感觉了。

    第一次是在妙峰村食杂店里,涵花为他配药那次。

    而这一次,似乎反应的强度远远胜于上一次。

    张凡不禁在心里嘀咕:

    难道,功力会比上次更强?

    “我真的恢复了?”张凡有些难以置信。

    “你试试就知道了。”包媛被张凡搂得骨头都快散了,她担心现在场面失控,把身子坐直了。“你打件东西打一打,看能不能打碎?”

    “你就是件东西,来……”

    张凡含笑站起身来,伸出双手,将包媛玉体拦腰抱起……

    好轻!

    简直如同抱着一只布娃娃!

    “嘿!”

    张凡双手一扬,将包媛抛向空中。

    “啊!”

    包媛惊叫一声,身体下落之时,张凡轻轻一揽,将她抱在怀里。

    “我真的恢复了!谢谢你!”

    张凡说着,气喘吁吁,向她红唇吻去。

    包媛躲闪不开,只好幸福地屈从张凡热烈的进攻,一阵热吻长达两分钟,两人都陷入半昏迷之中。

    包媛已然是站立不住,费力地推开张凡,扶着椅子坐下,想了一想,忽然若有所悟,指了指浴室,含羞道:“你先去洗洗,避一避,好让人家有个准备嘛。”

    张凡明白,她是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脱衣服,便微微一笑,向浴室走去。

    看到梳妆镜前放着一只钢精香皂盒,张凡技痒,拿起来,双手合十,轻轻一夹!

    钢精肥皂盒生生被压成扁扁的一块。

    再用双手搓一搓,搓成了一个小铁球,轻在垃圾桶之内!

    此时,热气继续在体内胀满,隐隐之中,七经八脉充盈着真气!

    炼到了古元玄清聪元层,张凡对内气的辨识能力大大提升,不但神识瞳能分清元气,真气,病气,鬼气,怨气……体内的感觉也能分辨出它们来。

    很明显,此刻身体里充盈的是熟悉的古元真气。

    古元真气回来了?

    张凡激动得妙手发抖,张开五指,对准浴帘,凝神发气。

    气到之处,一阵焦糊味儿即刻传出,随之,塑料浴帘被烧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失去武功之前,张凡的古元真气仅仅能有气感,并没有达到炽热烧焦物体的境界。

    而现在的烧焦能力说明,他的古元真气大大提高了。

    因为包媛不是一般的寡妇,而是处于喂孩子期间的寡妇,她体内的活力,更比一般寡妇略胜几倍,因此配出来的益元丸功效倍增,不但恢复了张凡此前的力气,还将被缠魂绦锁定在体内的古元真气激活,形成了更强的气场能量!

    同时,那种想法,也越来越强烈,想到温柔美丽的包媛就在卧室里等待,此时可能已经……不禁一阵阵心脏狂跳,恨不得马上把她搂在怀里。

    张凡匆匆地冲了个澡,迅速揩干身子,披着浴衣走出浴室。

    咦?

    原本期望此时包媛已经把衣服扔在地上,人裹在被子里等待他,不料,床上的被子却是叠得整整齐齐!

    她人呢?

    “包媛!包媛!”

    张凡喊了两声,走到窗前向阳台上看了看。

    不见她人影。

    打开房门向走廊看看,也是空无一人。

    走了?

    她的包和鞋子,都不见了。

    人确实走了。

    张凡一边穿衣服,一边打包媛的手机。

    “你跑哪去了?”张凡大声问道。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轻轻闪开,令他难以接受。

    包媛显然是走在大街上,张凡听到她手机里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而她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小凡,别怪我!”

    “不怪你我怪谁?”

    包媛的声音相当委屈:“难道我不想吗?你有多个女人,而我没有一个男人!我比你想得厉害,这你明白!但是,你跟我讲解后,我明白了,如果我和你那个了,以后,我就不能给你配药了。要是你再次失去武功怎么办?谁来帮你恢复功力?”

    张凡无力地放下手机,冲进浴室,将冷水打开,冲淋着自己的身体……

    当天晚上,张凡和两个特警回到江清时,涵花在迫不及待地等着张凡呢。

    原来,她顺利地找到了韩淑云的家。韩淑云以为涵花来跟她打架呢,正准备迎战,不料涵花却主动向她道歉,把以前两人之间发生过的事,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一个劲地陪不是。

    韩淑云给弄蒙了,也是颇为感动,问涵花到底发生了什么?

    涵花把事情的真相讲给韩淑云,她听了之后,内心也是无比焦急,当即把益元丸给和成了。

    此刻,见张凡回家来,涵花忙把药丸拿出来。

    张凡内心知道,韩淑云配的药丸根本没用,却假装非常激动地把药丸吞下肚里。

    半个小时后,张凡假装药力发作,把涵花美得上了天……

    恢复了功力,张凡隐忍不动,照常出诊坐诊,既不表现自己的功力,也不跟别人说自己曾失去了功力,总之是让暗中的对手们摸不到头脑。

    又过了几天,张凡突然接到包媛的电话,说京城的培训没意思,也学不到真东西,很假大空,因此她已经提前回到了樱园山庄。

    不过,这次京城之行,使她受到一个很大的启发:京城有好多家药膳馆,有专营清宫御膳的,有专营养生的,有专营专科治疗的,花样百出,而且生意特别好。

    包媛的意思是向药膳方面发展发展,把菜馆改成清宫药膳馆,既有皇家风味,又能治病疗伤,面对高端消费人群,应该是有一定市场的。

    张凡感觉这个思路相当好,便问她有什么帮忙的?

    包媛说,清宫菜谱已经有了,也联系了几位专攻宫廷菜谱的一级厨师,问题现在是药膳方面,想请张凡搞出几个药方,配合宫廷菜谱,搞出一套或几套药膳席来。

    张凡便跟钱亮谈了这件事。

    钱亮早己听了包媛送来的京城药膳业考察的汇报,极力支持这件事,便请张凡弄几样药方来。

    张凡埋头在家里研究了几天,根据《玄道医谱》中上百个食疗方子,从中提炼出七套药膳,并且分别给它们取名:阳天膳、地水膳、畅气膳……

    带着方子,张凡来樱园山庄见到了包媛。

    见面之后,张凡为京城酒店她逃跑的事,不免责备了她几句。

    包媛避而不谈,只是吃吃地低头笑,一边把药方看完,兴奋地道:“我估计,这几套药膳一上席,肯定大受欢迎。”

    然后把几个厨师找来商量。

    张凡给他们提供了各种药材的味道,要求厨师根据药味的不同,调剂不同的菜肴搭配,使每道菜的味道都适中,适合大部分人的口味。

    厨师便从几百种菜肴中精选搭配,制订了七套药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