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61章来得早了

    接下来几天,包媛天天打电话给张凡,向他汇报药膳的试验进展。

    经过一个星期的试炒试吃,包媛感觉差不多了,便请张凡过去亲自尝一尝。

    这天下午,张凡开车快到省城时,给沈茹冰打电话,约她去樱园山庄,一起品尝新制成的药膳:毕竟,沈茹冰是中医博士,在药理研究方面造诣很深,她的评判,当然很重要。药材里是否有相生相克,是否这些药材混合在食物中会不会发生化学反应产生毒素,这方面,沈茹冰是“学院派”,是有科学依据的。

    沈茹冰说她手头工作正忙,答应两个小时以后再过去,张凡便直接来到樱园山庄。

    走进菜馆,几个服务员见是上次跟钱总一起来的张凡到了,恭敬地把张凡让进店里。

    张凡的鼻子里早就闻见了一股中药的清香,忙问包经理在哪?

    服务员指了指后院,“包经理在办公室下料呢。”

    在办公室下料?

    张凡有点奇怪:下料至于在办公室吗?应该在后厨呀!

    他大步向后院走来。

    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前,仔细一看,门虚掩着,张凡微微一笑,也没有敲门,便轻轻推门走进去。

    此时,包媛正在按照秘方,把药材装进几只纱袋里。

    她背对着门蹲在地上,把后部撅得高高地,头埋在胸前,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人,直到张凡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背后,她尚未发觉。

    张凡上次在京城酒店服下益元丸,以至于大火烧身,当时急切想尝一尝包媛无限春色,不料她竟然中途不辞而别,这让张凡内心一直悻悻地,非常不痛快。

    此时,眼前的包媛弯腰背朝着他,姿态极为优美,引得张凡不禁一阵激动,不顾一切地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她。

    “啊呀妈呀!”包媛浑身一抖,吓得失声惊叫起来。

    回头一看是张凡,马上由怒转喜,心中一热,俏脸含春,娇声嗔道:“烦不烦呀!差点把我魂儿给吓跑了!”

    张凡看着她手里的药材,有些不解地问:“配药的事为什么不交给厨师去做?”

    “你长点脑子好不!”包媛见到张凡,内心已经是鲜花怒放,她伸出手指,亲昵地在张凡眉心一点,“那些厨师我可信不过。万一他们把药方秘密学去,辞职再开一家药膳饭店,岂不是跟我们顶牛?”

    “你倒是挺精明,”张凡笑道,“难道我就傻吗?告诉你,我的的秘方别人是偷不去的!”

    “为什么?难道这几味草药厨师不认识?”

    “认识是认识,可是我事先已经进行了特殊熏蒸和浸泡,味道已经变了。他们知道我浸泡时在汤里加了什么?”

    “真的吗?”

    “等我有空时教你熏蒸浸泡方法,以后你就可以自己动手了。”张凡说着,又是忍不住把她双肩扳住,向前吻下去。

    包媛不好意思地把头一偏,张凡吻偏了,没吻到嘴上,反而吻在她耳后。

    耳朵后面更是不堪热吻,甚至摸一下都不得了,此时被张凡猛然吻住,包媛全身几乎酥掉了。

    “你真傻,这么信任我,要是我叛变你呢,你的秘方不是泄漏了?”包媛歪着头,使张凡吻得更方便,一边有气无力地道。

    “我不傻,你不会的。”张凡忽然想起沈茹冰两个小时后会来到,便说,“另外,我把素望堂的沈茹冰博士请来了,她忙完手头的活就到。”

    “噢……”包媛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下,轻轻从张凡怀里挣脱出来。“噢,大博士呀,那一定相当有水平了,你请她来……”

    张凡已经看出她脸上布满妒气,便重新把她揽到怀里,又是一阵热吻,吻得包媛妒火稍减,喃喃地道:“没事,你不用安慰我。我就是个打工妹,是低端,我一定好好跟沈博士学习,不会让你为难的。”

    虽然嘴里这样说,但眼睛里的醋意仍然能看得出来。

    张凡微微一笑,突然把她紧紧地揽过来,一只手搂住纤腰,使她不能挣脱,另一只手则掀开衣角,在身上胡来乱来。

    “别别,这里是办公室……”包媛俏脸醺红,紧张地往窗外看,同时身体完全软掉。

    她越是挣扎,越是激起张凡的征服愿望,索性把她向沙发上一摔,俯身抱住。

    包媛半推半就,最后的理智促使她喃喃说道:“你好了伤疤忘了疼!前些天失去武功,被人家虐得像狗,刚刚恢复功力,就要乱来。我看,你还是留着我的身子,留着我,先别用,万一你再次失去武功,我还可以随时给你配制益元丸……”

    “顾不得那么多了,就是想和你……”

    “小凡,小凡……”包媛声音越来越弱,仅有的一点形式上的推拒,也已经完全变成奉迎,身体放松不再挣扎。

    “吱呀!”

    一声门响,一脸喜气的沈茹冰一步迈了进来。

    “啊!”

    只见大沙发上,张凡和一个年轻美女正在纠缠……

    沈茹冰尖叫一声,“张凡,你……”

    张凡和包媛刚好要进入角色,被这一声惊得坐了起来。

    只见沈茹冰站在面前,眼睛睁得圆圆的,脸色苍白,进不得退不得,呆立不动。

    张凡有一万分地尴尬,急忙放开包媛,站起来。

    包媛也趁机扭过身去,将刚刚被张凡扯开的衣扣系好,理了一下上衣襟,脸上红得像苹果,低头着不敢看沈茹冰。

    “你们……干这事怎么不闩门?”沈茹冰手里的提包掉在了地上,她弯腰拾了起来。

    包媛更加后怕:万一刚才有手下员工进来看见这一幕,以后她这个经理怎么服众?想到这,不由得偷偷在张凡后背拧了一把。

    沈茹冰眼尖,立刻观察到了这一细微动作,又看见包媛脸上红透的云霞和眼里那未来得及消除的媚态,不禁醋意大发,同时,身上也产生一阵热浪:毕竟,她也是一个花季女子,看到这个场面,不可能不勾起心中的怀春情愫。

    “张凡,你不是要我来看看药膳吗?怎么让我看到了一场好戏!”沈茹冰脸上烧得如火,眼里却是冷冷地放出嘲讽之意。

    张凡根本没想到沈茹冰来到的这么早,被她当场给撞破了,太尴尬了。

    他本是个老实人,今天,是第一次主动要和涵花之外的女人办事,不料竟然被当场撞见。

    从今以后,沈茹冰莫不会认定张凡是个花花公子吧?

    那可太冤枉了。

    不过,张凡明白,此时此刻,什么解释都没用,他搓搓手,招呼沈茹冰过来:“沈大夫,你看看,这些药材……从药理学角度看,食用起来,有没有毒素?”

    “毒素?”沈茹冰冷笑一声,“我已经中毒了!”

    说完,一扭身,大步走了出去,狠狠地把门一摔。

    张凡和包媛面面相觑,做鬼脸,吐舌头。

    张凡遗憾地想:这事整的!怎么把这么一只老醋坛子给打破了!

    从今往后,沈茹冰可算有了把柄,没事儿就会把这事拿出来挤兑他!

    沈茹冰的突然到来,把两人的兴致都打散了,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苦笑一下。

    上次在京城酒店,加上这次,再次都是关键时刻死机了,包媛情知张凡心中不好受,颇有些过意不去,拉着张凡的手,轻轻抚摸着,柔声说:“你仔细想好,这事你来决定。要么是留着我的身子将来给你配制益元丸,你要是实在想要我的身子,我也随你便。反正,我这副贱身子,这辈子就交给你了。别的男人我想都不会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