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62章可以致病

    张凡内心一热,忍不住又把她揽进怀里。

    温香袭来,两人四目相距,仅有两寸,都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眼里的瞳仁。

    张凡看着看着,眼圈红了,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纠结死了,还是你定吧。”

    包媛一扭,把头深深埋在张凡腋下,喃喃地道:“要是我定的话,还是留着我的身子吧。我知道你有好多女人,也不差我一个,只要你心里有我,不一定非得要了我的身子才算爱。”

    “想要,要不到,这滋味……”

    “那也得分明轻重缓急。上次的教训还小吗?你一旦失去武功,谁来保护我?还有你的其它女人,你的产业,还不都得被别人吞了?”

    张凡默默无语,相当地震惊:她说得有并不是。是呀,毕竟,丛林之中,没有实力,只被被消灭。毕竟,对于张凡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农n代”,没有根基,强敌环伺,想办法生存下来,才是第一要务。

    儿女情长,是生活中的“奢侈品”。

    “那,好吧。”张凡犹豫着,十分不舍地放开包媛。

    包媛一边整理被弄乱的头发,一边含情道:“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常来看我。只要能看上你一眼,我就能高兴好几天,这点要求,你要满足我吧?”

    “好的,我会常来看你的。”

    张凡轻轻捧起她俏脸,十分纯洁地吻了一下。

    从包媛那里出来,张凡赶去素望堂,想找沈茹冰解释一下。

    沈茹冰却是不理睬他,找个借口躲了。

    张凡无奈,对于沈茹冰,他是最无奈的:高知,有主见,只用语言来哄,不太好使。

    缓些天再来,她自然会好一些。

    张凡叹了口气,心情不太好,开车回到江清。

    连续在包媛和沈茹冰两个美女地里吃了闭门羹,张凡几乎产生幻觉,有点怀疑人生了:是不是我没魅力了?

    路过江清,忽然想起韩淑去给配的假益元丸,应该去看看她,表示一下谢意,顺便,也检验一下自己对女人是不是仍有魅力。

    他直接开车来到韩淑云的家。

    一敲门,韩淑云穿着睡衣出来开门,见是张凡,又惊又喜,拥抱上来。

    张凡刚要下手,她却指着卧室方向,声:“嘘,小点声!”

    “谁在你家睡觉?”张凡一看紧闭着的卧室门,马上产生一种雄性护巢的妒火,不快地问。

    韩淑云微笑着,拉着张凡的手,蹑手蹑脚来到卧室门口,推开一条缝,向里面指了指,调皮地道:“谁?你老婆呗。”

    “我老婆?涵花?”张凡吃惊不小,急忙探头向里面看去。

    万万没有想到,床上睡着的竟然是乐果西施。

    “她怎么跑你这儿来睡觉?”张凡不解地问。这两个曾经的情敌怎么和好了?而且好到了这程度?

    韩淑云俏脸如花,微红微羞地道:“还不是你调教得好?把我们俩脖子筋给挑了,搞得妥妥地,成了好姐妹。乐果姐昨天去滨海市玩,坐了一夜车,今天早晨刚回来,我叫她到我家来吃饭,吃完饭她就睡着了。”

    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乐果西施和韩淑云,悍筋被点掉之后,就是不一样!

    想到这,不由得一阵高兴,伸出小妙手,轻轻抚摸韩淑云的脸蛋,道:“谢谢你配的益元丸,我吃了之后,呵呵……”

    “怎么样?”韩淑云迫不及待地问。

    “还能怎么样?恢复了。”张凡无比自豪地笑着。

    “真的?”

    “要不试试,来,要不我举举你看!肯定像举一只小鸡!”

    张凡说着,拦腰抱起韩淑云,像举哑铃似地举了几下,吓得韩淑云花容失色,忙搂住张凡的头。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有力气了。”

    张凡把她放下来。

    韩淑云娇喘吁吁地捂着胸口,嗔怪地斜着张凡:“把人家举那么高,吓死了。我不是想试你这方面,是想试……你那方面……”

    说完,扭过身去,面朝床里。

    张凡微笑走到她跟前,慢慢从后面抱住了她。

    “嗯……”

    这一段时间张凡没来,韩淑云憋得可以,张凡甫一入手,她便把持不住,嘴里却在推却道:“别乱来,那屋有人,让她看见了多难为情。”

    “她睡着呢,来……”张凡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大白天,真的不行……”韩淑云满脸通红,一边说,一边伸手把窗帘拉上,屋子里顿时光线暗了一些。

    “咳咳……”身后两声轻咳传来。

    张凡和韩淑云一愣,回头看见乐果西施正站在身后。

    她笑眯眯地,学着韩淑云的口气,揶揄道:“行,怎么就不行?都这样了,还那样干啥!”

    “哼,哪样了?”韩淑云坐直身子,又斜了张凡一眼,责怪道,“都是你!一见面没说几句话就想办那事!”

    张凡微微一笑,此情此景,两个美女在前,不得不对她们都有些表示吧……

    过了几天,包媛的药膳馆正式剪彩营业,张凡去参加典礼。

    钱亮对这个项目相当满意,因为营业的第一天就卖了好几万,钱亮便对张凡说,这些药膳的配方都是你弄的,我怎么能白白收下呢,不如你技术入股,拿一半吧。

    张凡推却了一阵,见钱亮执意如此,也只好领了钱亮的美意。

    包媛现在忙得脚打后脑勺,店内店外,像一个救火队员,日理万机,甚至张凡来了,都来不及和他单独相处一会。

    张凡和钱亮弄了一桌滋补的药膳,两人慢慢享用。张凡一边吃,一边偷偷地看着她忙碌的样子,心中十分欣慰,也不去打扰她。

    有张凡在身边看着,包媛忙得更起劲,全身上下美滋滋的,偶尔有空闲,抽时间过来到张凡的桌前跟他聊两句。

    钱亮微笑着打量张凡,小声道:“包媛不错,这一当经理更添了几分精气神。”

    “本是块金子。你给她点温暖,她就发光。”张凡赞同道。

    钱亮思忖了一会,忽然神秘地问:“我说张凡,你能不能给我介绍点秘诀?”

    “秘诀?”

    “你是怎么把美女们搞定的?我发现你的女人都是对你相当地铁,是真感情。我怎么就……除了我老伴,没一个女人跟我那么铁?她们都是为了我的钱。”

    钱亮有些失落地说。

    张凡微微一笑,心想:我有小妙手,你有吗?

    不过……张凡想了半天,终于有了主意。

    “钱叔,这个吧,没有什么秘诀,你要想抓住女人的心,你关键在细节上做功夫。”张凡顺嘴胡编起来。

    “细节?啥细节?”钱亮认真地把头探过来,生怕漏掉一个字。

    “比如,她说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你必须非常‘焦急’,她提起她父母的时候,你必须表示对她父母太感兴趣了。有了这两点,没有拿不下的女人。你不用送花,不用买礼物,也可以把她们搞定。”

    “有这么简章吗?”

    “女人本就简单,复杂的办法在她们那儿反而行不通。”

    张凡斩钉截铁地道。

    “噢!”钱亮挠着马巴,若有所思,“你这是迂回战术呀!”

    “对!你归纳得完全正确!迂回,不正面说爱呀爱呀,从侧面偷袭,直取她们的软处,一招致命,拿下没商量。”张凡越说越起劲,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

    钱亮却是深以为然,点点头:“赶明个,我也试试。不过,就怕她们不生病。”

    “呵呵……”张凡开玩笑地道,“如确有必要,我可以帮你。我可以治病,也可以致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