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64章上层人士

    仝娆并没有伸出手来,而是把眼皮翻向上,极度不屑地道:“张先生,我可从未听孟市长说小妍有什么男朋友!市长家的千金,就是江清第一公主,我看你也不像名门大户出身,怎么可以配得上孟津妍!”

    “阿姨,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孟津妍很肯定地说着,把手挽住张凡的臂弯,头倾靠在他肩头,做个小鸟依人状,脸上透着幸福。

    “小妍,”仝娆冷笑一声,“他是你花多少钱雇来的?”

    说着,她打开普拉达包,从里面抽出厚厚一沓钞票,举到张凡面前:“小伙子,我尊重你的职业。你不就是为了钱吗?拿去,这五千块钱拿好,立马离开小妍,她可是将要相亲,若是被你给惹得巩公子不高兴了,后果很严重!”

    “严重?”

    “对。相当严重。江清市的大牢里,会增加你这一个人犯!”

    “这么厉害!”张凡微微一乐,“怪不得人家说,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官小,看来,阿姨很有来头,能把我弄进局子里去!”

    张凡说得不错,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得出来,仝娆的气质出众,打扮得体,风姿绰红,举手投足十分有分寸,一看就是大家出身,在上层社会混惯的。

    “哈哈,”仝娆轻声笑了起来,语气极为嘲讽,“张先生你好眼力!不过,我的眼力也不差,我看得出来,张先生刚刚解决温饱,要么是穷二代,要么是农二代,总是是那种混在城市里急于上位的打工族吧?”

    “何以见得?”张凡饶有兴趣地问。

    “自己没车,开着女朋友的车,难道不对么?”仝娆极为高傲地扫了一下张凡的大奔。

    “噢,眼神不错!”张凡轻轻一笑,“不过,我也看到了你身上的一些东西。”

    孟津妍一听,不愿意大家撕破脸皮,忙把张凡拉了一把,叉开话题:“走吧,阿姨一路辛苦,我们赶紧去饭店。”

    三人不一会功夫到达了饭店。

    在包间里坐下,刚刚点完菜,倒上酒,仝娆便举起杯子,冲张凡碰过来,微笑道:“张先生,如果不是看在小妍的份上,我是不会跟你坐在一个酒桌上的。”

    “为什么?难道你有狐臭?怕陌生人闻到?”张凡好奇地问。

    仝娆轻哼一声:“哼,我圈子里的朋友,非富即贵,在京城,副局级以上领导请我吃顿饭,得提前三个月预约,知道吗?”

    “既然如此,那你还不放下杯子,赶紧走人?跟我坐在一起,难道不感觉丢人!”张凡仍然不紧不慢。

    “如果非要走一个的话,那应该是你。”

    “我女朋友小妍买单请客,我不会走的。这点您死心吧。”

    “好,既然坐在这里,我就把事情跟你讲明白!”仝娆提高了声音,眼里一道道倨傲的光射出来,挺拔的胸前一起一伏,显然心里相当地不忿。

    “来一口,边喝边讲——”张凡跟她碰了一下杯子。

    “张先生,每个年轻人都有往上爬的愿望,这是人之常情。但是,要有个限度,比如,农民的儿子,你可以巴结一下城里中产阶级的女儿,这个还算勉强。而你,却是想一步登天,竟然想当市长家的乘龙怪婿,难道不过分吗?”

    张凡扭头问孟津妍:“难道过分吗?”

    “张先生,我正告你,你的野心是不会有结果的!这样吧,你开个价钱,究竟你需要得到多少钱才肯离开小妍?钱,对我不是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开张支票。”仝娆说着,拉开普拉达,从里面掏出手机,点开转帐页面,往桌子上一拍:“输入你要的钱额吧!”

    “真给我钱?”

    “对于我们这个阶层的人,钱不是问题。”仝娆见张凡感兴趣,十分得意。

    “你给我转帐一个亿!”张凡轻轻而清晰地说道。

    仝娆眼睛一瞪,“你……”

    “哼,怎么样?”

    “你,你穷疯了!”

    “既然手头紧,就不要说大话。”张凡微微一笑,把手机一推,轻轻呷了一口红葡萄酒。

    “我告诉你,”仝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指张凡,“你知道,你面对的是谁吗?是什么势力吗?只要我,或者巩公子轻轻一点头,你就像蚂蚁一样被辗死!”

    “哈哈哈,阿姨,您威胁我?那我就明确告诉你,小妍是我女朋友,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你就不要白费心思了!”

    仝娆此次前来替巩乔说亲,是有求于巩老将军。京城一个全国范围的妇女基金协会的董事长人选正在酝酿之中,仝娆是候选人之一。在这关键时刻,她指望巩老将军助她一臂之力了。

    因此,这次来江清提亲,她是势在必得!

    不管将来怎么样,起码眼下,一定要让这门亲事“初见成效”,让巩老将军一家高兴。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张凡这个绊脚石必须一脚踢开!

    “你!真是无赖!”仝娆怒指张凡,转身对孟津津严厉地道,“小妍,阿姨要你马上把他赶走!他不配跟你我坐在一起,更不配做你的男朋友!”

    孟津妍简直对这个霸道的阿姨无语了:别人家的事,你一个外人跑来指手划脚?

    你以为你是哪头蒜?

    但碍于面子,而且爷爷一再叮嘱她,要对仝阿姨尊重,孟津妍只好讪笑一下,“仝阿姨,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你的选择是错的!小妍,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咱们两家是世交,阿姨能不为你着想?如果你嫁给巩公子,你就是将门贵妇人,你的孩子就是将门之后!如果你嫁给这个小子,后代基因倒退五百年!另外,你还不知道吧,京城里有多少世家千金想嫁给巩公子!”

    听着这些奇怪的说法,孟津妍内心十分不屑:这个阿姨怎么这么俗气?还是京城交际花呢,俗得不能再俗了!全身都透出一股臭气!

    张凡见她对孟津妍气指颐使,心中不快,把筷子一顿,冷冷地道:“阿姨说得比唱得好听!其实不过是想给自己捞取正治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