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66章逼婚

    仝娆把杯子举起来,身体尽量略略向前倾,以便让张凡能看清自己的身体细节,声音里多了几分温柔甜美,隐隐透过来如兰口气:

    “来,以咖啡代酒,来一口。小张,刚才我们之间的争吵,都不要往心里去。现在,阿姨跟你面对面,冷静地来谈一些事情。”

    “谈吧。”张凡无所谓地一笑,扫了一眼她的身体那部分,暗笑:老成啥样了,还在我面前卖弄海拔高度?

    仝娆见张凡的眼光扫过她的胸部,以为得计,假装羞射地用手把前开领向内遮了一下,却是随手往外扯了扯,结果露出来的更多:“依你目前的状况,想上位市长家的千金,根本没有可能。不如让阿姨给你指条道。”

    “什么道?”

    “去京城发展!阿姨介绍你进娱乐圈。”

    张凡摇摇头:“不会。”

    “不喜欢的话,你可以搞你的专业。京城各大中医院的位子,随你挑选。”

    “噢?”张凡假装动心。

    “至于女朋友,那还不容易!阿姨认识好几个圈里朋友的女儿,只要阿姨牵线,挑个好的给你介绍一个。”

    “说得倒是可以,可实际操作起来,难度能小吗?”张凡摇摇头:“远水解不得近渴,仝阿姨说的事,遥遥无期。”

    “哈哈哈,也是也是,你这个年龄,离了女人怎么可以!”仝娆笑了,笑得有点夸张,花枝乱颤,以手掩口,做处子状,斜眼问道,“你看阿姨老嘛?”

    “不老。”

    “那么,在你没找到合适的女友之前,阿姨陪你玩玩?”仝娆微微扭了一下上身,十分诱惑地把兰花指放在耳垂之上,挑逗地看着张凡。

    “你?”

    “是阿姨我呀!阿姨虽比不上小姑娘嫩,但技术方面可以弥补身体方面的不足!保你爽歪歪,有了第一次,保证以后舍不下阿姨!”

    仝娆十分自信,双眼熠熠闪光,仿佛一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

    张凡差点笑出声来:无耻可不可以有个底线呀!

    为了讨巩将军的好,就这么急切地想立功!

    这个女人,除了泼,还贱哪!

    “阿姨说的可是真的?”张凡问。

    仝娆一听,一下子兴奋起来,一扭肥臀,站起来坐到张凡这边,带着成熟妇人的香气,道:“小张,阿姨是过来人,难道还会拒绝你这么个帅小伙?”

    说着,把一只玉手慢慢伸进张凡衣服之下。

    张凡微微一笑,转过身,把她轻搂过来。

    仝娆自以为得计,柳腰一扭,如绵身子靠过来。

    张凡又是一揽,将她胸器揽向自己,另一只手向后腰伸去,看似有不轨之意,其实却是手里捏着金蟾纳财血滋子。

    仝娆后腰被探进了一只手,不禁一乐:这小子真不抗老娘一个小浪!

    若是老娘在床上来个大浪,他从今以后准得跪在老娘裙下给老娘系鞋带!

    张凡嘴角一笑,用血滋子在她肥而软的后腰上划了一下。

    “哟!”仝娆身子一激灵,只觉得腰臀之间一道热力划过。

    张凡在此之前,已经用神识瞳看准了仝娆这个中年美妇,发现她周身气场凌乱,神志昏迷,内气汹涌不守丹田,若是此时使用血滋子,定然能叫她血肉模糊!

    这就是血滋子的神功:当人神气平和、内气归位时,血滋子可以消除皮肤上的一切疤痕和黑痣。

    当人内气混乱时,血滋子可以破坏细胞,在皮肤上搞出血肉模糊。上次表弟媳的那件事之后,张凡已经完全掌握了血滋子这两个互逆的功能。

    不过,眼下的场合,不适用过强的伤害,张凡自有他的打算,因此,只用了三分力,在她纤纤后腰上,如蜻蜓点水一般划过而己!

    这个力度,不会当场致伤出血,而是潜伏几个时辰,慢慢才见效果。

    仝娆被这一道热力搞得半身酥麻,眼神愣愣地、呆呆地,本来假戏,竟想真做,樱口中嘤地一声:“小张……不嫌阿姨老吗?”

    “老,很老!”张凡厌恶地将她推出怀中,悄悄把血滋子揣进怀里,端起咖啡,咕咚两口喝完,放下杯子就走。

    “小张……”仝娆被刚才这一酥麻搞得热血沸腾,欲上不能,欲下不能,捶胸顿足,四下张望,恨不得找个男侍应生,甩给人家一万块,两人马上去酒店!

    张凡离开西餐厅,推开包间门。

    孟津妍已经和巩乔谈完话了,此时恰巧往外走。

    而巩乔则垂头丧气坐在那里,像一只被抽了筋的鸭子。

    孟津妍迎着张凡,上前挽起张凡的胳膊,轻柔一笑,意思是说:他被我搞定了。

    然后回头道:“巩公子,我劝你一句,感情的事上,最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说完,紧紧地挽住张凡的胳膊,把身体斜靠在他身上,走出了包间。

    身后,巩乔见自己心上的美女竟然在别的男人怀里走掉了,气得怒火上升,抓起一只盘子,狠狠地扣在桌子上!

    孟津妍小声问张凡:“仝阿姨跟你说什么?”

    不问则己,一问,张凡忍俊不住。

    “你傻笑什么?”孟津妍问。

    “我笑那个姓仝,还以为自己挺有魅力呢!”

    “怎么?她勾引你了?”孟津妍不禁警觉道,然后用手在张凡身上到处拍拍,揶揄地笑问,“你没损失什么吧?”

    “去去去,”张凡轻轻推了孟津妍一下,小声道,“我送了她一条红皮带!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

    “红皮带?”

    “别问了,到晚上你就知道谜底了。”

    仝娆在餐厅坐了半天,回到包间,见巩乔一脸土灰地坐在那里不动,便轻轻走过去,“怎么?没进展?”

    巩乔刚才被孟津妍燃起的火,正在燃烧,见仝娆凑近来,没好气地道:“仝姨,你整的什么事?”

    “小乔,我不是为了你好吗?”

    巩乔气愤地道:“你这不是玩我嘛?给我介绍对象?你连人家处没处对象都没搞明白,大老远的就把我从京城带到这里受辱!”

    仝娆见公子生气了,心虚地道歉:“小乔,都是阿姨的错。阿姨对不起你。”

    说着,伸出手在巩乔头上轻轻抚摸着,同时,把他的头轻轻地扳向自己的胸前,心里道:这个巩乔,可以暂且解我的燃眉之急。

    巩乔的头部被挤在那里,一片热度从脸上直向全身蔓延……

    刚才被孟津妍的美貌所燃起的大火,此时腾地一下烈焰升天了,他突然张开双臂,一下子把她抱起来,不由分说往沙发那边走。

    “仝娆,老子我今天拿你泄泄火!”

    巩乔说着,像一只暴怒的狮子,三下五除二解除了自己的衣服,向焦急等待的仝娆低下身去。

    恰巧服务员进来送果盘,一推门,看见沙发上两人正在缠斗,样子十分丑陋,吓得她轻叫一声,忙退了出去,随后把门关上,在门把子上挂了一张“请勿打扰”的牌子,一边小声地嘟囔:“孙奶恋呀!这么贵的饭菜吃得起,连个房间也不开就直接开战?疯子吧!”

    事毕,仝娆一边做着“善后”工作,一边娇声道:“小乔,阿姨老了,侍候你不到位。阿姨一定帮你把那个小妍弄到手,你别急,你看阿姨的。”

    巩乔心满意足地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吸了一口,往她衣领里吐了口烟气,问:“难道,你还有大招儿没出?”

    “今晚我去找孟市长。我会把利害关系跟老孟头和孟市长讲清楚,相信他们爷俩不会不顾忌巩老将军的势力的!”

    “好好,你随便,可以打我家老爷子的旗号!只要事情办成了,你当协会会长的事,我亲自去跟老爷子说。”

    当天晚上,孟市长家中会客室,孟老和孟市长夫妻正与仝娆聊天。

    聊到孟市长从副市长扶正的事情,仝娆反复强调自己父亲在世时,对孟市长的升迁下了多大功夫,找了什么样的硬人,从她的口气里,似乎孟市长的当选,完全是仝娆父亲的功劳。

    孟老虽然慈祥地笑着,但脸色微微有点变化:儿子的事,仝家是帮过忙,不过并没起关键作用。而现在仝娆竟然把功劳全揽到她自己身上,看来下一步就是要以这个为人情,逼孟津妍嫁给巩家了。

    啥时代了,还搞这一套媒婆说亲的把戏?!

    孟老不动声色,慢慢呷着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