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67章摊牌属于不得己

    仝娆聊了一会,耐不住性子,直接把话聊到了今晚的正题上:“孟市长,我这次来江清,是专门给孟家带来喜讯的。就像我在电话跟你说的,咱们家小妍,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像咱们孟家这样的门第,一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家庭才对,是不?”

    仝娆说着,把眼光看着孟津妍的妈妈,那眼光亲切得不得了,一双手也轻轻地拉住了孟妈妈的手。

    孟市长自从上午接到仝娆电话后,一直心绪不好,心里暗暗责备:好个仝娆!你明知这个巩乔是个花花公子,而且患过大病差点死了,这样的人品,这样的健康状况,我家津妍怎么可能嫁他?

    不过,上层圈子里的事,牵一发而动全身。

    若是孟市长直接拒绝了,恐怕这个仝娆会恼羞成怒,在巩老将军那里告我一状。

    弄不好,孟市长在京城的人际圈子,会因此受到损坏!

    因此,他和孟老商量后,决定采取的策略是:把球踢给津妍,让她把球踢回给仝娆。

    “娆妹,你这事提得太及时了!今天上午接过你的电话后,我一直挺兴奋,这次你在中间牵红线,要是巩孟两家真的联姻成功,对大人,对两个孩子,都是一件美满的事。”孟市长点点头,脸上的假笑相当丰满生动,像是心里乐开了花。

    孟老对儿子的态度很不以为然。虽然他明白儿子是在迂回,但他很是担心万一被仝娆给捏住了哪句话,那时再挽回,就不好看了。

    “哼嗯,”孟老轻咳了一下,“小娆,你这么关心小妍的事,我很欣慰呀。小娆这个丫头,从小被我和她奶妈惯坏了,任性得很,中学以后,跟江湖上那些人疯跑,学了一身武艺,我,还有小妍的爸妈,已经管不住这匹小野马了。她的婚事,只好由她自己做主了。”

    “那怎么行呀孟老,”仝娆道,“她接触了社会上不三不四的坏人,遇人不淑的话,一辈子就毁在坏男人身上了。儿女的婚姻,家长要给把关掌舵呀,更何况我们孟家这样的人家,怎么能放手让一个江湖郎中把小妍给骗走?”

    孟市长略显惊诧:“江湖郎中?”

    “对,就是那个叫什么张凡的!农民出身,素质根本不够!”仝娆愤愤地说。

    孟老轻轻放下杯子,道:“小娆,张凡这个小伙子我了解,他是省里有名的神医,手里有省卫生厅特颁的特别行医授权书,医术相当不错,巩公子的病,就是他一手包治的。”

    仝娆一想起中午被张凡在西餐厅挑起火来然后他又走掉,便恨不得把张凡踩在脚下跺上几脚:“神医?呵呵,此人上午我见识过。人很烂,出身太低,品德太差。即使真的在中医方面有一点小手段,充其量也就是个大夫,一个给人看病的,他怎么能跟巩公子相提并论!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孟老您想想,巩老将军家的大门,是别人轻易进得的?多少豪门美女排着队等着把姑娘嫁进巩家呢。可是,巩公子眼光高,唯独看中了咱家小妍,对小妍一往情深,您说,这不是小妍的福气吗?”

    孟市长一听,内心相当反感。最初,他本想稍微暗示暗示,让仝娆知难而退,不料这女人却步步紧逼上来了。

    看来,不把话进一步挑明,她是不会罢休的。

    “娆妹,”孟市长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问道,“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小妍跟张凡处对象了?”

    “这个是事实!上午,就是张凡和小妍一起去车站接我们的,小妍明确告诉我,张凡是她男朋友,我一看张凡那张下等人的脸,差一点把我气晕!”

    “小妍有男朋友了?”津妍妈妈兴奋地眼睛一亮,忙问孟市长。女儿一天天大了,婚嫁的事,一直憋在妈妈心上,催过女儿多次,女儿都是不痛不痒地说不急,催得急了,就生气地说:妈,你急着把我赶出家门吗?如果是的话,不用你赶,我自己走好了!

    “我也是今天才有点耳闻,老伴,你把小妍叫过来问问不就清楚了!”孟市长准备把底牌向仝娆摊出来。

    没办法,不摊牌,她不罢休。

    在仝娆来到家里之前,孟老已经事先单独跟儿子商量好了,为了救急,搬张凡当救兵,把仝娆和巩公子挡回去。此外没有别的招儿了。

    “小妍,你过来,跟你仝姨说几句话呀!”孟津妍妈妈冲女儿的卧室喊道。

    卧室的门开了,孟津妍从里面探出头来:“妈,你们跟仝阿姨聊吧,我中午跟阿姨聊半天了!”

    孟市长含笑道:“小妍,怎么,我听说你跟张凡……处对象了?”

    “处啦?怎么啦?不许吗?”孟津妍一皱眉,走出卧室,大大方方地来到沙发前坐下。

    “怎么不告诉爸妈一声?连最疼你的爷爷也不透露点消息?”孟市长疼爱地抚着女儿的头发,一脸慈祥地问。

    “爸,你的意思是不经你批准我就不能处对象?你要是这样的话,我什么也不告诉你,偷偷嫁了,哪天把外孙子抱回来!”孟津妍撒娇地道。

    “啧啧,这孩子,嘴上没把门儿的!一个黄花闺女,说话注意形象!”孟老轻轻教训道。

    “爷爷,就你注意形象?”孟津妍小嘴一呶。

    “得了得了,小妍,你赶快把张凡请到家里来,让大家聚一聚。这个小伙子人不错的。”孟市长说着,轻轻看了仝娆一眼。

    仝娆表情已经完全木然了。

    孟老微笑道:“快叫保姆给饭店打电话,叫他们送一桌宫廷御宴。今晚,要好好招待一下小凡。”

    孟市长操起手机:“喂,孙秘书,我家里有点事,今晚与外商签协议的事,改天再办吧。”

    孟老捋着胡子道:“好长时间没跟张神医一起聊聊了,保姆,去把地下室家里最好的酒都搬上来,问张神医喜欢哪瓶开哪瓶!”

    靠!

    仝娆蒙圈了!

    这孟家一家人,对这个张凡如此重视!

    这不是明摆着打我脸吗?

    她再也坐不住了,眼看巩公子的事就要泡汤,她豁出去了:这事如果不成,她跟孟家也就拜拜了!

    “孟市长,”仝娆严肃地道,“你知道,你的位子是怎么来的?做事如果不注意影响的话,你的位子会丢掉的!”

    仝娆明显的威胁,使孟市长内心一凛,但他的原则是:宁可丢官,也不把女儿往火坑里跳。更何况,他了解巩老将军的为人!巩老将军不会为小小的婚事而影响巩孟两家的关系的。

    “娆妹,话说重了吧!”孟市长到了这个份儿上,也不得不针锋相对了。

    “重与不重,很快就会知晓!看在我们仝孟两家是世交的面上,我不得不警告孟市长,做为一市之长,上面不查你,你没事。上面一查你,你准有事!谁,都要给自己留个后路!”

    仝娆越说越激动,耸胸乱颤,粉面含怒,站起来,大步往门厅走。

    “扑”,迎面撞到了一个人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