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68章蛇影毒

    门厅里,张凡刚刚脱鞋,正要往里面走,不想被一副温香软玉的身子撞了个满怀,一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环在了仝娆的柳腰上,不由得有些电感。

    “是你?”张凡一愣。

    “你?”仝娆一见是张凡,而且自己的身体整个地扑倒在他怀里,自他身上传过来的男性气息,令她内心一热,瞬间回忆起在西餐厅被他在后腰上摸了那一把的滋味,但是在目前的场合,容不得她多想,于是,脸上出现一个冷峻的表情。

    两人惊了一声之后,各自松开对方,身体脱离接触。

    “仝阿姨,”张凡如墙一般站住,堵住她的去路,脸上露出嘲讽,道:“你先是威胁谩骂,后来又要给我转帐,然后又……现在又来孟老家里,是不是来逼婚的呀?我说,你昏了头了吧?孟津妍嫁给谁,你决定得了吗?”

    “你……”仝娆被张凡这一席“放屁掺沙子”,搞得嘴唇直抖,手指着张凡,却是骂不出来声来。

    就在此时,她脸色一变出现痛苦的神情。

    她忽然感到后腰不对劲。

    怎么回事?

    一阵极刺极痒,从腰际传出来。

    就像是无数个蚂蚁叮在腰间。

    一阵阵痒意,令她十分难受,神经都绷紧了,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她顾不上现场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把手向后腰伸去,并且插进了腰间,使劲地挠了几下!

    “啊哟!”

    这一挠不要紧,一阵剧痛传来。

    腰际如同被刀割一般。

    感觉手上粘粘乎乎的,伸手一看,脸色顿时煞白:五指之上,全是鲜血淋漓!

    “啊!”

    仝娆极度惊恐地叫了一声,差点倒下去。

    无比的震惊和巨痛,令她向后倒退几步,用双手护住后腰,眼里透出惊恐:我怎么突然腰上出血?

    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孟市长相当惊讶,忙上前问道:“娆妹,你……身上有伤?”

    “没,没有。”仝娆紧摇其头。

    “那,那血是从哪里来的?”

    孟市长问完这话,感到后悔:是不是月事来了?瞧!我问得多么尴尬!

    而孟津妍的妈妈却是刚才看得清楚:刚才仝娆的手仅仅在腰间挠了几下,根本没有向下去探,因此手上的血不可能是月事!

    她走上前,轻轻挽住仝娆:“娆妹,来,让嫂子看看。”

    仝娆转过身,孟津妍妈妈掀开她的衣服,不禁惊叫了起来:“蛇影毒!”

    只见仝娆玉腰之上,有一道一尺多长、一寸来宽、弯弯曲曲的血色道子,把她雪白的细腰环了一半。

    江清一带民间有个传说,遇到毒蛇受惊,毒蛇会把毒气侵入人体,在人体表面形成一道红红的斑,形状特别像蛇身。

    孟津妍妈妈首先想到了这个“蛇影毒”。

    张凡却是微微一笑,他心中当然有数,这是上午在西餐厅,他用金蟾纳财那么轻轻一抹,隔了几个小时,血滋子毒性发作了。

    “小凡,倒底是怎么回事?”孟津妍妈妈瞥见了张凡脸上的笑意,以为张凡看透了病情,便着急地问道。

    仝娆到了此时,也不得不依靠在场的仅有一位医生,于是把恳求的眼光看着张凡。

    张凡没有回答,慢慢走上前去,伸手掀开她的衣襟,低头向雪白纤腰处的血滋道子细细打量一会,然后放下手,用消毒纸巾给自己的手消了消毒,仍是一言不发。

    “到底怎么回事?张医生!”仝娆此时放下身段,终于不再谩骂张凡,而尊称他为医生了!

    张凡皱了皱眉,看着仝娆,以三分鄙夷,七分同情的口气道:“你气急败坏,急毒攻神,神不守舍,乃至血崩外溢,形成血斑,肌肤溃化了。”

    “这……能不能治?后果呢?”仝娆完全被自己身上的病气和张凡脸上的神气所镇住,放下一惯的高傲神态,露出了几分巴结。

    “此毒来历不明,并非一般的病毒,身体自身免疫力对它无可奈何,才导致病气外溢形成血滋道子。因此,非采用特殊方术,无可救药了!”张凡深奥无比地道。

    孟老和孟市长虽然对仝娆逼婚的事情相当生气,但眼见她急病缠身,也不免紧张起来:毕竟,是世交家庭的朋友,怎能见死不救?

    孟老对张凡的神技中一贯信赖,在他眼里,张凡没有治不了的病。于是走上前来,拍拍张凡的肩膀,恳切地凡说:“小凡,你,给诊治一下吧,我知道你可以。”

    张凡还没来得及说话,仝娆却是叫了起来:“病毒?真是病毒的话,你一个土村医怎么可以治疗?”

    在仝娆看来,张凡这个土村医也许经验丰富,能看出一些怪病的原因来。但是,他赤手空拳,根本没有诊治手段和设备,甚至连消毒措施都未必有,怎么可以信赖他呢!

    孟市长忙劝慰道:“娆妹,张凡医生治过无数疑难病例,远的不说,我父亲、巩公子,都是张凡给妙手回春的,你完全可以相信他的医术。”

    “呸!这个土包子,他肯定是走了大运,瞎猫碰死耗子,赶巧碰上了!可我怎么能相信他呢?看他就不像是个好人。我打救护车,去大医院急诊!”仝娆极度反感地瞪了张凡一眼,随后忍着剧痛,拨打了急救车。

    孟市长见状,也不好勉强,便对仝娆说:“非要去医院的话,你就去市中医院吧。对付怪病,中医院苟院长很有一套。”

    原来,苟主任上次配合张凡把天际集团食品中毒事件摆平,孟市长对她十分欣赏,事后立即安排卫生局撤掉了中医院原院长,将苟主任直接提拔为一把手院长。此时,孟市长自然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她。

    “好吧,听孟市长的。”仝娆点点头。

    急救车来了,孟市长夫妇陪着仝娆去了中医院,家里留下孟老、津妍和张凡。

    三人坐在沙发前,谈论今天事情有可能产生的后果。

    孟老对于仝娆在张凡进来之前最后说的那几句威胁的话,不能不有所顾虑:虽然以巩老将军的为人来看,断然不会为这桩亲事而结仇于孟家。但这个仝娆毕竟生活在天子脚下,接触的各方各面的大员极多,真的把她得罪大了的话,她会不会给孟家使坏、影响了孟市长的前途?

    一向无忧无虑的孟津妍,第一次看见爷爷脸色如此沉重,不由得也跟着着急起来,摇着张凡的胳膊道:“小凡哥,你快想个办法吧,不然我爷爷会上火的。”

    张凡沉思一会,略略点点头,操起手机,打通了苟院长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