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74章值班

    黑衣人说完,一手提起两只密码箱,另一只手攀上窗框,身子已然如燕子一般跃上窗台,向马路上望了望,然后飞身跃下。

    强番飞窜,抢到窗前,探出头向下看去。

    一只黑影,正飘然而下,如饿鹰扑食,飞落入一棵大杨树树枝之间,攸忽,不见了。

    强番拍拍脑门,倒吸一口凉气:“天下杀手,莫过于此吧!”

    这时,门开了,两个黑虎战队队员走进来,立正,齐刷刷敬礼:“报告部长,楼下楼外,我们巡查数遍,没有任何发现。我们估计,此人今晚是不会来赴约了!”

    强番嘴角现出一丝冷笑,暗道:此事机密,多瞒一人少一份危险,刚才神秘杀手到来的经过,何必跟眼前这两个蠢货讲?

    想到这里,挥一挥手,假装轻松地道:“看来此人徒有虚名,不敢接这次任务。好吧,我们有钱在手,难道还怕雇不到好杀手?”

    “就是就是。”两个队员忙附和道,“现在浪有虚名的杀手太多了。”

    “走!”

    再说,张凡从火车站出来后,送孟津妍回到孟宅,自己驱车回到张家埠。到家时已经九点多了。

    一进门,看见涵花穿一袭轻薄透明的夜装,正坐在沙发上托腮等待老公回来。

    见是张凡,娇美身躯如樱花一般飘了过来,一下子投入到张凡怀里,嘤嘤道:“回来了,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你……”说着,红红的嘴唇,带着兰气,便吻了上来。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张凡抱着娇妻如绵身体,反复地爱抚着,直到涵花从最初的激动中慢慢缓和下来,两人才并肩坐到沙发里。

    张凡微笑眯眼,细细打量着涵花。

    她今晚穿得格外性感,张凡颇觉得趣,不禁笑问:“今天是什么特殊的纪念日子?穿成这样了?”

    “跟你在一起,365天,天天都是特殊的纪念日子。”涵花深情无限地一扭身子,秀眼里透出媚意。

    张凡一听,心头温热,伸出手过去,很不老实起来。

    涵花红脸承受着丈夫的爱抚,心中乱跳,眼里含情,悄然道:“实话跟你说吧,你昨天晚上没回家,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呢,所以,今晚就穿点好看的,让你看看你的娇妻比别的女人差吗?”

    原来如此!

    张凡笑问:“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好?害怕了吗?”

    “前半夜开始有点怕,后来就不怕了。”

    “为什么呢?”

    “我从窗口看见门卫室里没关灯,郭队长和四豹在打扑克,所以,我就安心了。”

    “郭祥山大哥真是尽职尽责,我得去看望他们一下。”

    张凡又把涵花全身上下安顿了一番,叫涵花去卧室等着,他自己抽身出来,来到门卫室。

    轻轻推门进去,只见郭祥山躺在小床上,正在打着如雷般的鼾声。

    也许是困极了,他头歪着,一些口水顺着嘴巴子流到了地上。

    张凡看了一会,轻轻拿过一条毛毯,给郭祥山盖在身上。

    这一轻轻的举动,对于一个武林高手来说,已经足够了!

    郭祥山从睡梦中一下子醒来,眼睛还没有睁开,一只手却是伸向枕头下,抽出一把手枪,一腾身坐了起来。

    “是……张总回来了!”

    郭祥山放下手枪,睡意朦胧,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忙跳下床,给张凡拉了把椅子,“张总,对不起,我失职,值班时不该睡觉的。”

    张总笑道:“你和四豹,昨天晚上是不是一夜没合眼?”

    “没,没有的事。”

    “别瞒着我了。涵花跟我说过了,你和四豹为了让她安心睡觉,在门卫室打扑克,一夜没合眼。郭大哥,真难为你了!”张凡动了感情地说。

    郭祥山一边揩了揩嘴角的口水,相当尴尬地道:“张总,昨天晚上,我看涵花弟妹房间灯始终亮着,猜测是张总不在家,涵花弟妹心不安,睡不着,于是,我俩便没有睡,刚才我打发四豹去镇上弄点酒菜来,我自己却是忍不住眯了一觉。”

    刚说到这里,门开了,只见四豹手里提着一个方形大篮子,里面透出香喷喷的热气来。

    “张总回来啦,太好啦。”

    四豹兴奋异常,把篮子放在桌上,从里面取出四盘炒菜,两瓶白干,还有几只大包子,“张总,一起吃点。这是郭队长出钱请我的客,张总,来来,咱们三人今晚不醉不罢休。”

    说着,扯住张凡便往椅子上按。

    郭祥山冲四豹眨了一下眼,又扭头朝正房那边看了一下。

    四豹马上明白了郭祥山的意思,醒悟地笑道:“瞧我这糊涂虫,要不是大哥提醒,我把张总给灌醉了,嫂子孤枕难眠,明天还不用苍蝇拍子打烂我这狗头!”

    张凡微微一笑,道:“少跟我贫嘴,不然的话,明天真叫你嫂子来打你!”

    郭祥山走过来,把张凡往门外推,指着正房,悄声道:“快去吧,嫂子昨天晚上可是一夜没睡,今晚张总必须好好表现,将功折罪呀。”

    张凡被二人说了一番,更加感到昨天夜里自己“缺岗”的严重性,急忙回到正房。

    关上房门,快步走进卧室,见床上一条红锦大被下蒙着涵花,被面凹凸有致地现出涵花的体形,有如山川秀美,恰似正弦曲线,不由得心中大热,顺手关灯上前,颤声道:“涵花姐,我来了……”

    话音未落,黑暗中已经伸过来两条软软的胳臂,将他脖子紧紧箍住……

    事毕,两人余兴未尽,在窗外射进来的微弱月光下,相拥细语。

    张凡隐去了假扮孟津妍男友的片段,详细地给涵花讲述了巩公子和仝娆来江清相亲的那些可笑事,逗得涵花咯咯笑起来。

    然后,涵花给张凡讲了林巧蒙的养老院里,几个老头为一个八十六岁的老太太争风吃醋的故事,把张凡也逗得嘻笑不止。

    谈到林巧蒙,涵花忽然想起了包媛,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老是记挂着包媛,你想想,现在是大冬天,她一个妇道人家,领着吃奶的孩子,难混哪!你寻找她,有什么消息吗?”

    张凡心中发虚,摇了摇头,把话碴躲开,道:“没事,他弟弟是个大男人了,应该会帮忙姐姐做些事情,我估计没什么事,她临走时不是给林巧蒙留了信,说去n省她亲戚家了吗?没事。”

    涵花听了,稍稍安心,因为刚才过于劳累,便渐渐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