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75章怪蜂

    张凡却是精神着呢。

    自从修炼古元真气达到了聪元层之后,每次行事之后,非但不感劳累,反而真气顺畅,精神百倍。

    此刻见时辰尚早,便坐起来,盘膝修炼,一直炼完几个炼程的古元玄清秘术。

    炼完之后,成果甚大,比往日更添几分奇效。体内的真气汹涌如潮,冲击百会,搞得他睡意全无。

    看看不可能马上睡着,便悄悄爬下床,给包媛发了一条信息:

    “药膳生意还好?”

    “正想给你发信息呢:今晚关门休业了!”包媛发来一条消息。

    “怎么?”

    “出事了!被人举报到《省城晚报》,听说明天就要见报。”

    “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食品卫生出了事,具体的事,你来了就知道了。”

    张凡又给钱亮发了信息。

    大概是为了安慰张凡和包媛,钱亮的回信倒也坦然:

    “听说顾客吃出毛病了,被捅到了《省城晚报》那里,听说准备明天见报。不过,这是件小事,别往心里去,我们樱园山庄本来不是以饮食为主业的,即使这件事影响了生意,也不会伤筋动骨。包媛很着急,哭个不停,我刚才已经劝过她了,你明天过来,再劝劝。”

    张凡心生感动:钱亮是真朋友!

    弄出食品卫生事故,对于一个山庄来说,可以说是毁灭性打击!

    谁都怕吃肚里的食物有毒呀!

    若是这事闹大发了,省城晚报一登出来,以后樱园山庄怎么混?

    而钱亮却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钱叔,都是我荐人不慎,把事情搞砸了,对不起钱叔的信任。”张凡回道。

    钱亮又是满不在意:“再跟我见外,我可是不理你了。”

    “钱叔,我看这样,我先找省城晚报的记者部主任,把报道先压下来。明天上午,我去樱园山庄,看看能不能解决此事,挽回影响。”

    “也好。你明天过省城这边来,我正有件事要找你呢。”

    张凡跟钱亮谈完,马上打通了省城晚报记者部主任晚风清徐的手机。

    上次在省城亿爱医院发生的事,使张凡结交了晚风清徐,两人时不时通信联系,没想今天竟然用上了这个重要人脉。

    “徐主任,你好。我是张凡。”

    “哟,是张神医呀!”晚风清徐的声音相当兴奋。

    “打扰你睡觉了吗?”张凡非常礼貌客气。

    “兄弟,你太高看我了。现在才晚上十点多,我哪有这个福气睡得这么早?我这职业,就是熬夜熬人熬命呀!”

    “也别太累,注意身体。哪天我去你那里,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吧。”

    “那太好了。你的神奇医术,我在媒体上看过多次了。这事就拜托你了。”

    “徐主任,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有件事想求你,不知方便不?如果不方便,就当我没说。如果方便的话,帮我办一下。因为这事对我,对我的朋友来说,简直太重要了。”

    “我说张神医,你这样说话,是瞧不起我怎么的?有事就说嘛,我就一个‘办’字给你。”徐主任相当豪爽。

    “徐主任,是这样。我一个好友办了个樱园山庄,山庄里有一个药膳馆,我在里面也有一些股份。刚才听经理说,今天下午,药膳馆出了食品卫生方面的事故,有人给捅到了你们省城晚报那里,有这事没?”

    “是呀,有这事。我手头正拿着这份报道呢。是一个江湖术士举报的线索,我们记者部一个记者去现场采访了,拍了照,发了文,我正在审稿,准备明天晚报头条呢。”

    “你看……”

    “张神医,这还用看吗?撤了就完了。没事,撤了。别的事我管不了,这事我是主管!谁也不用请示,稿件直接删除掉就完事了!”

    “那太谢谢你了,哪天,我和山庄钱总一起请你吃饭。”

    “哈哈,吃饭,那是必须的,不准失言哟!”

    张凡听了,心情大好,转而又拨通了钱亮的手机:

    “钱叔,省城晚报那边,我找了记者部的徐主任,他把稿件撤了。”

    钱亮大声道:“靠!小凡,你好大力度!这个徐主任,我刚刚找了省里一个厅长给他打招呼,要把报道撤掉,结果这个徐姓的鸟都没鸟厅长。你怎么一说就通?我是服你了。小凡,你知道吗?这事一见报,山庄的生意得损失一大半!你小子可算把我给救了!”

    张凡谦虚地道:“以前,我和他有点交情,所以,刚才一提这事,他挺给面子。这说,哪天我和钱总请他吃饭,他挺痛快地答应了。”

    “岂止是请吃饭,这个,要重谢,知道吗?重谢。”

    第二天上午点钟,张凡赶到药膳馆。

    店前冷冷清清的,门前没有一辆顾客的车辆,门上挂了一块休业的牌子,张凡转到后院,走进包媛办公室。

    办公室里围着几个副经理和大堂经理、后厨大师傅。

    大家都面露愁容。

    毕竟,这饭店如果出事了,这些人的饭碗也都砸了。谁家没有老小等着这点工资养家呢!

    “为什么要休业呢?”张凡问。

    “我跟钱总、孔总商量结果是,担心再出事扩大了负面影响,所以暂时休业找原因。”

    包媛精神有些萎靡,因为出了这件大事故,昨晚一夜没睡好,看上去花容失色,说话声音也没有劲。

    “是药膳中毒吗?”张凡问。

    “不是中毒,张总,你看……”

    包媛说着,打开一只塑料袋,指着里面的东西给张凡看。

    张凡看了一眼,有点恶心:塑料袋里面趴着着十来只黑黄色的大蜂。

    这种蜂不是蜜蜂,甚至不是马蜂,当地人管它叫“地雷蜂”,它一般不吸食花粉,而是喜欢在臭水沟里叮咬污物。

    不过,近些年来,由于城乡卫生状况大大改善,明沟渐渐罕见,这种地雷蜂也很少见了,尤其是山庄这一块,根本没有臭水沟,哪里来的这么多地雷蜂?

    “是在饭菜里发现的吗?”张凡仔细地查看了蜂子,已经被汤水泡得肚皮鼓胀,微微发白了。

    “是的。大部分是从饭菜里发现的,有几只是在空中飞着,被店员用苍蝇拍子打落的。”包媛道。

    张凡倒吸了一口气,拧紧眉头细想:奇怪!

    “昨天的顾客,我们都给退了款。不过,影响已经造成了。我对不起钱总,也对不起张总。”包媛无比痛心地说着,深深地低下了头。

    “先别忙着谈责任,我问你,这地雷蜂,最先发现的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