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77章奇门盅道

    “求你的药膳方子!求你药膳馆的三分之二股权!”

    乌蝶轻描淡写,似乎在谈论一件锅碗瓢盆的小买卖,但声音却是透出不可商量的口气。

    张凡一阵鄙夷:

    靠!

    生意一开张,就有狼来要咬上口肉!

    对于地面上这些“惯例”,张凡已经不足为奇。

    张凡把烟头轻轻地一弹,弹到了乌蝶的脚面上。乌蝶一激灵,抬起手把烟头打掉。

    张凡微微一笑,同样轻描淡写地道:“这世界上有些人,有些势力,总是把自己看得太邪虎,以为可以拿走别人的东西而不用付出代价。”

    乌蝶揉着被烫的脚面,冷笑一下,“年轻人,不要口出狂言,你知道我背后的势力是谁吗?”

    “不管他是谁,想夺我产业,基本可以说是活得腻歪了吧!”

    “呵呵,你这样说话,说明你还不了解我的手段。”乌蝶面露阴险,吃吃冷笑着,“昨天,我稍稍施了一点小法术,就把你这药膳馆搞得休了业。若是我拿出五分手段,你的药膳馆里就会有食客中毒而死。你,还有你的合伙人,都要坐大牢去!”

    “哈哈哈,什么小把戏,不过就是扫帚仙那点小技俩,我早就领教过,没想到如今还会有人拿出来玩!”张凡嘲笑着。

    “啊?你竟然知道是扫帚仙?”乌蝶脸上现出十分的惊诧:餐厅现场留下的痕迹,除了十几只死蜂子之外,没有别的呀?这个张凡怎么判断出是扫帚仙?难道他有看透阴阳两界的神识眼?

    “哼,那位老太太,是不是你的师姐呀?”张凡联想起上次省城街道上发现的老盅妇扫帚仙。

    张凡对她可是耿耿于怀:

    那天个老杀才!

    可惜当时被她给跑掉了。

    “难道,你也是我盅宗扫帚门门内之人?”包蝶神秘地问。

    “你们是怪门邪道,我岂能同流合污!”张凡把手一扬,“赶紧收起你那些小妖小鬼小虫子滚远点!”

    “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可以在一瞬间,叫你的药膳馆化成灰!”乌蝶极怒地道,顺手掏出一只小扫帚,口中念出几句咒语,然后,手一挥,小扫帚腾地一下子燃烧起来。

    那团火瞬间升腾,约有两米多高,直向屋顶而去。

    “儒子不可教也!”张凡也是一怒,从怀里顺手摸出金星骰。

    只见一道金光,自金星骰中喷出。

    一下子将那团大火罩住。

    俗话说火克金。

    克金之火必自损。

    而金星骰金气满溢,任你是漫天大火,也无法克尽其金气。

    乌蝶手中的扫帚阴火,哪里是金气的对手,心行被金气消耗、吸尽。

    而乌蝶手里,只剩下半只黑乎乎的扫帚把儿!

    张凡小妙手一抖,这回祭出的是鬼星骰。

    鬼星骰自从开光之后,一直“养”在张凡身边,被古元真气所熏陶,灵隐法力骤增数倍,如今更胜当初一筹,大鬼小魔,二十步之内可以通吃!

    随着鬼星骰亮相,一道无形的光,直向乌蝶身上罩去。

    乌蝶脸色一变,身子向后仰去,借势飞出几米,逃过了鬼星骰的第一波攻击。

    “什么鸟物?!”乌蝶惊叫一声,一掀衣角,抓出一把东西来,随手向张凡一撒:“五鬼缠头!”

    五只黑黑的地雷蜂如箭镞一般,向张凡飞来。

    “几只臭虫,也好意思拿出来冒充神器!”张凡站立不动,嘲讽地说着,手中的鬼星骰向地雷蜂一挥。

    这些小蜂子,虽然被盅咒所驱使,颇有些灵属,但遇到了鬼星骰,就犹如飞蛾扑火了。

    只见鬼星骰之中蓝光一闪,扇形的光芒自骰中射出,仅仅一瞬间,群蜂断翅折腰,纷纷落到地上,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成了焦糊的黑灰一团。

    “卧槽泥马!”乌蝶所放出的这五只地雷蜂,是他咒祷五年才铸就的蜂王,本想抛出去取张凡耳目,不料落此下场。

    他急切之中想施出吸魂**将五只蜂鬼收回,却没来得及。

    “什么乱七八糟的!就这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试法?”张凡伸出脚,把落在地上的几只小蜂碾成碎末,很“无奈”地看了乌蝶一眼,“要到别人家找碴,最好自己有两样硬件!”

    “我他妈遇到师爷级的人了!”乌蝶叹了一声,心下明白:七十二策,跑为上策。

    他急急一收手,转过身,一个鱼跃,飞出了窗外。

    这个逃跑的动作,张凡不得不佩服几分,笑道:“逃功可以呀!”

    随后,也是一个鱼跃,飞出窗外。

    窗外不远处,是山庄的一片林木。

    更远处,连接着郊区的山脉。

    乌蝶是一位行巫养盅之师,全身阴柔,战斗力根本不行,但唯一可圈可点的是跑路相当快,即使张凡身轻如燕,也还是难以一下子追上他。

    两人一前一后,穿行在树林之中。

    一群在此练功的老头老太太见状,不禁议论开了:

    “快看,这两人跑得好快!”

    “精神病院门没锁好吧?”

    说话之间,乌蝶已经越跑越近了,他要穿过老头老太太所占据的一条小路,向山脉那边逃遁。

    不料,当他跑过一个老头面前时,老头心生不忿:泥马练长跑有你这么练的吗?

    你这不是破坏性运动嘛!

    想到这,扬起手里的桃木剑,向已经跑过身边的乌蝶背后一拍。

    “哎呦!”

    乌蝶惨叫一声,滚倒在地!

    老头愣了:妈的我也没使劲呀!这小子碰瓷的吧?

    正在狐疑的功夫,张凡已经如风而至。

    老头以为张凡是乌蝶一伙的跑来打仗的,忙向后退一步。

    而张凡根本没有理睬老头,直奔地上的乌蝶,弯腰伸手,就要把他提起来。

    不料,乌蝶早已有准备,就在张凡俯身的一瞬间,他的手向后一扬!

    “扑”地一声轻响。

    一张黄色的盅符贴在张凡胳膊上。

    张凡只觉得左臂一紧,有如被绳索勒住一般,冷、麻、胀、酸、痛,五味俱全!

    随后,眼前天地骤变!

    周身白雾泛起,寒气逼人!

    什么树林,什么练功老人,都被浓雾所笼罩,天地好像倒置过来似的,到处都是虚空!

    中了奇门盅道!

    张凡暗道不好。

    玄爷给他讲过,这是一款上古**阵!

    当年由三国诸葛首创,后来历代有高人不断发扬光大,成为江湖上一种极为阴厉的幻术!

    应用得心应手之士,可以致人昏厥,受制者精神完全幻乱!

    张凡情知不好,内心惊惧,忙挥起小妙手,下意识地向白雾击去!

    “卡啦啦!”

    一棵小树被张凡拦腰拍断!

    “去,好力气!”一个老头喝彩。

    张凡顺着声音看去,却是什么也看不见,眼前只有浓浓的雾!

    突然,雾从中间散开,裂成一条道!

    张凡顺道看去,只见十几米外,乌蝶正在向前逃跑!

    “哪里跑!”

    张凡低叫一声,大步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