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80章他是你身边的人

    张凡一阵惭愧。在樱园山庄那儿,确实不堪回首。

    更没意思的是那事邹方竟然也知道了?!

    好丢人哪!

    也是奇怪了,最近接连两次在邹方面前丢人现眼了!

    张凡转而迁怒于乌蝶,恨不得狠狠踢他几脚解解恨!

    “邹局,这小子昨天好猖狂!”张凡上前,一把揪住乌蝶头发,狠狠地搧了一个耳光。

    两个特警相当得意,详细给张凡讲了活捉乌蝶的过程。

    原来,张凡的功力恢复之后,要求邹方撤掉身边的两个特警保镖,邹方表面上答应,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便暗地里叫两个特警继续给张凡做警戒工作。

    昨天上午,两个特警在药膳馆外警戒,见张凡追赶乌蝶,便跟了过去。后来见张凡中招,在树木里绕圈儿跑步,两人便没有顾得上张凡,而是继续跟踪乌蝶。

    这小子一路跑出樱园山庄后,躲进省城一个大酒店,那里,早有人给他预订了两个小姐。

    两个特警守在门外偷听,当房间里传来那种有节奏的声音时,两人突然闯了进去。

    乌蝶正在女人身上努力,全神贯注,根本来不及施法,被两个特警直接拿下了!

    “说吧,你背后的支使者是谁?”张凡问道。

    乌蝶仰头死死盯住张凡:“不,知,道。”

    邹方乐了一下:“这小子还挺坚强!吊起来!”

    两人特警一听,左右手揪起乌蝶肩膀,轻轻一提,提到空中,三下五除二,双手绑上绳子,吊到了暖气管子上。

    “哎哟,膀子断了!”乌蝶夸张地嚎叫起来。

    邹方双目含情看了张凡一下,给张凡添了杯茶水,自己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继续批文件,平静地道:“先吊他一天再说。”

    乌蝶倒背双臂吊着,非常难受,嘴里却大骂:“张凡,你死了心!别想从我嘴里抠出半点东西!”

    几个人谁也不理睬乌蝶,有说有笑。

    过了半个小时,乌蝶终于坚持不住了:“放下我,我告诉你们!”

    “说出来再放下你。”邹方笑道。

    “是天际集团!”乌蝶喊道。

    天际集团?

    张凡内心倒是毫不意外。

    不过,有点疑问:天际集团和由氏,跟张凡搞过好多回合了,连泰龙这样的大杀手团都雇来了,今天怎么会雇来乌蝶这样一个三流水平的杀手?

    张凡走上前,扯住乌蝶一只耳朵,道:“天际集团?叫什么名?长什么样?”

    “嗯……名字不知道,长得……大高个!”乌蝶想了想,道。

    “他没说他是天际集团什么职务?”

    “保卫部长!”乌蝶回答得挺痛快。

    天际集团的保卫部长的相片,前几天周韵竹已经发给了张凡,名叫强番。

    张凡想了想,掏出手机,从里面翻了一翻,翻出一张钱亮的保镖张一民的相片,把手机送到乌蝶面前,问:“是这个姓强的人吧?”

    乌蝶不知是计,忙点头道:“就是他!”

    “去泥马的!”张凡随手一拳。

    “呀呀!”乌蝶疼得眼前冒金星,又叫了起来。

    “不说实话?那你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邹方笑着。

    张凡想了一想,又把强番的照片翻出来,问:“是不是这个人?”

    这回,乌蝶不敢乱说了,摇了摇头:“不……是……”

    “去泥马的!”张凡又是一拳!

    看来,乌蝶根本没有见过强番本人。

    一个特警道:“局长,这小子相当不老实,看样子,身上的案底不少,送审讯室吧,叫那帮协警审一审,保准不到十分钟,屁都放出来了!”

    “别说让协警审,你就是找阎王爷来审,老子也是没什么说的!”乌蝶尖声叫了起来。

    张凡微微一笑,打开神识瞳,上上下下在乌蝶身上看了一遍。

    心中已经有底了。

    “老乌,你身上有块病,知道不?”张凡笑问。

    “你才有病呢!老子修炼盅功三十年,百病祛除!”

    “你不信我的话?”张凡伸手捏了捏乌蝶的左腋下,“这里,是不是经常不热而冒汗?”

    乌蝶一惊,身子抖了一下:这小子怎么知道?我这里确实经常湿湿的。

    “还有,你每次跟女人做那事之后,是不是眼前总有一个骷髅冲你乐?”张凡问。

    乌蝶身子一挺,差点背过气去:张凡是神人!

    那个骷髅头困惑他足有两年了!

    他做过法,驱过鬼,全没用!

    “还有,最近半年来,你的头部经常在午夜失去知觉?”

    “啊!”乌蝶惊得叫出声来。

    “哼,那叫‘鬼噬头’,你末日到了!”

    乌蝶这回是彻底蒙了,哆哆索索:“张,张先生,那,那怎么办?”

    张凡回身对两个特警道:“把他放下,慢慢说。”

    乌蝶被放了下来,张凡取了把椅子让他坐下:“你如果不想在三个月内死得很惨的话,就跟我配合。”

    “三个月?”乌蝶有些不相信,“我就有三个月阳寿了?”

    “你修炼盅道扫帚奇门,阴毒之气聚集脉道之中,又不知时常以新元换旧元,久而久之,腐气沉积,腐化脉络,元阳已经快散光了!而有一只厉鬼,在野坟地穷炼数百载,不知何故被你碰上,沾身不下,每日午夜吸你骨髓,以至于你头部昏厥。我估计,你最多还有三个月时间。”

    “厉鬼?”

    “是的。你肯定是在三个月前去过百年以上的老坟!而且,我还知道,这个厉鬼只有上半身,腰部一下什么也没有……他可能是在前朝被腰斩的死囚!”

    张凡此话一出,乌蝶汗如雨下!

    他每每看见过的那个鬼魅,正是面上骷髅头,下半身没什么……

    这个张凡……神通变化,比我要强百倍!

    乌蝶是彻底服了。

    “张先生,您……您能救我吗?”

    “救与不救,全在你自己。老实跟我说出真相,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乌蝶想了想:事己至此,再抗着只有死路一条!

    罢!

    罢罢,为了活命,连老子都可以出卖,何况是一个花钱收买他的陌生人呢!

    “他……”乌蝶欲言又止。

    “快说!”张凡喝道。

    乌蝶眨了眨眼,“张先生,我要是说了,你会不会不信?”

    “少扯犊子,快说,再不说,你没机会了。”

    “那我说……”乌蝶沉吟一会,慢慢抬起头,一字一句地道:“张先生,他是你身边的人!”

    “我身边的人?”张凡一惊,“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