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81章心如死灰

    “我要是真的说了,你能保护我吗?因为那人武功不可思议,他想弄死我,也太容易了。”乌蝶忧心忡忡地道。

    “你受人驱使,不是元凶,我自然会放过你。但是你要明白,能保护你的最好办法就是说出那人,然后我把那人清除掉。”张凡朗声道。

    乌蝶一听,感到张凡讲的有道理:是呀,那人不清除掉的话,早晚会杀了乌蝶灭口!

    想到这,咽了口唾沫,慢慢说出三个字:

    “郭祥山。”

    静了两秒。

    “啪!”

    张凡一个耳光搧过去。

    “卧槽泥马老乌,死到临头了,还跟我玩轮子!”张凡怒不可遏。

    “我说的是真话!”乌蝶委屈地捂着脸。

    “真话假话我还不清楚吗?郭大哥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和兄长,你说别人,我还有几分相信,你说郭大哥……小子,你是不是吃过郭大哥的亏,跑我这里来陷害他!”

    张凡说着,揪住乌蝶,又要暴打。

    “慢慢慢!”邹方突然站起来,上前拦住张凡。

    “别拦我,老乌这小子,不打他个七佛出世他肯定不说实话。”张凡怒道。

    邹方对张凡温柔一笑,“小凡,你冷静一下。”

    “冷静?”张凡仍然是怒气冲冲。

    邹方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

    根据她多年的审讯经验,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乌蝶说的是实话。

    “不能感情用事,”邹方一边劝导张凡,一边问乌蝶,“你说是张先生手下的郭祥山指使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他给我的十万块钱就是证据!”乌蝶喊了起来。

    “钱能说明什么?那些钞票上又没写郭祥山的名字。”邹方笑道。

    “我有录音!我不傻,我和姓郭的见面时,我偷偷用p3录了音,为的就是将来他如果要杀人灭口,我也好给警方留下破案的线索!”

    “咦?”邹方忍不住乐了,“你还有点头脑!我以为你是头猪呢。快把p3交出来。”

    “哼,我这么多年江湖,是白混的吗?”乌蝶得意地把嘴角一挑,弯下身去,用长长的指甲在登山鞋后跟上一揭!

    一块皮子被揭了下来。

    他用手指在里面抠了几下,抠出一只黑色的小u盘,递给邹方:“局长,我立功了!你可不要把我送检察院哪!”

    邹方接过小u盘,看了张凡一眼,两人忙来到邹方办公桌前,把u盘塞进电脑usb插座里。

    立刻,乌蝶和郭祥山的对话清晰地播放出来:

    “……十万少了,起码得二十万!”乌蝶的声音。

    “现在这市场价,取颗人头也就五万,你的任务只是试探他是否真的有武功,给十万已经相当可以了!”郭祥山的声音。

    “那……”乌蝶的声音。

    “干不干?一句话痛快点。”郭祥山的声音。

    “……干吧,不过,如果我现场能把他解决掉的话,你给多少钱?”乌蝶的声音。

    “嘿嘿,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想动张凡一根毫毛?”郭祥山轻轻地笑了几声。

    “我功夫不行,但我有盅道扫帚术法!”乌蝶的声音颇有几分自信。

    “如果真能现场干掉他,我给你五十万!”郭祥山道。

    “五十万太少,一百万!”乌蝶狠狠地道。

    “大神,狮子大开口了吧!哼!”郭祥山冷冷的声音。

    “天际集团那边给你的钱何止千万!可你给我的只有一个零头!”乌蝶提高了声音争辩道。

    “八十万,爱干就干,不干滚蛋!”郭祥山斩钉截铁地道。

    “好,八十万就八十万。”乌蝶终于妥协了。

    随后,就是一声碰杯的声音。

    “干!”郭祥山道。

    “干!”乌蝶的声音。

    录音到此结束。

    张凡身子发软,顺着桌子慢慢往下滑。

    邹方伸手搂住张凡的腰,扶着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又倒了杯茶水,尖起嘴吹了吹上面的茶叶,送到张凡面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小凡,喝口水,没事……我爱你!”

    张凡死死地控制着,不让眼泪滚落下来。

    “方姐,这……”张凡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世界竟然是灰色的。

    在毕业前受到由鹏举陷害,蹲了拘留,出狱后失去了中医院的好工作,妹妹面临没钱上大学,家里外债还不上,妙峰村的医务室也被查封了……那一串串的打击,也未能将张凡击倒!

    眼下,一段录音,却是彻底摧毁了张凡!

    郭祥山,张凡同窗密友董江北的舅舅。

    第一次见面时,郭祥山万分落魄,住在贫民区一间小屋里,不蔽风雨的小屋!

    他从非洲狂狮战队失败之后,身受重伤,武功基本全废,生活无着落,穷病交加,几乎到了人生的绝境!

    张凡录用他当保镖,亲手治好了他的绝症,使他重新恢复了功力,有了立足社会的一技之长!

    张凡是何等的信任他!任命他当了天健公司狂狮战队的队长,把全部的权力都交给他一人,下面的八个队员都归他辖制。

    每月,别的队员开六千元薪酬,而郭祥山总会额外收到张凡的一份大红包,或是一万,或是八千!

    每次完成任务之后,别的队员分到一万两万不等的奖金,而张凡总是会给郭祥山的账户上拨过去翻倍的钱!

    知短的几个月,郭祥山从一个贫民棚户区的穷人,变成了威风八面的保安队长、开上了自己的新汽车,而且就在上个星期,张凡还答应替他垫付30万元首付,在江清买一套房子,为的是他年纪四十多了,没个房子,无法娶上媳妇!

    张凡对郭祥山几乎是仁至义尽!

    可换来的却是血淋淋的一个“杀”字!

    这世界……有没有搞错?

    最能让人大跌眼镜的,就是社会,就是人生,就是人生中遇到的人!

    张凡呆坐不动,目光如死灰。

    邹方有些担心,轻轻用手碰了碰张凡的脸,低下头,凑近张凡的脸。

    张凡从警服的深开领里,看见了两道温柔的雪白,一刹时,那片雪白似乎隐隐地幻化成一道港湾:无风无浪无声,静静的可以泊下心灵的船帆!

    一只柔柔白白的手,带着温度,轻轻地放在张凡头上,邹方口里的兰气,如花香浸入他的肺腑:“小凡,你先休息一下吧。”

    张凡是累了。

    很累。

    累得灵魂都快昏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