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82章别人的媳妇

    “好吧,方姐,我……”张凡喃喃地说着,赶紧低下头,生怕眼眶里那两滴眼泪,在乌蝶和两个特警面前落下来。

    邹方直起身,冲两个特警道:“把他押下去,案子没结之前,一定要严密保护,以防郭祥山对他下手灭口!”

    “是!”

    两个特警立正回答,然后提起乌蝶,走出了办公室。

    门关上之后,邹方伸出手,轻轻扶起张凡:“走,小凡,去里间休息一下。”

    说着,搀起张凡,慢慢地进到了办公室里间的卧室。

    “来,先眯一觉,醒来就好了。”

    邹方把床单拉了拉,整理好枕头,拍了拍,道,“来,躺下。”

    邹方坐在他身边,看他闭眼休息的样子,突然张开双臂,一下子把张凡的头搂在自己的胸前,颤声道:“小凡,我理解你。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不甘沉沦,要在世上混出个样子,太多太多的委屈,太多太多的挑战,太多太多的不容易……小凡,哭吧,在姐怀里放声哭,把心里憋屈的东西都哭出来!”

    “方姐!”

    张凡叫了一声,把头紧紧地拱在她胸前,泪水如泉水一般,洒了出来……

    两个小时后,邹方和张凡走进关押室。

    两个特警看守着乌蝶,见邹局长进来,她脸上春风得意,比刚才在办公室里滋润许多,心想,在刚才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局长办公室里一定发生了不少的旖旎故事。

    两人便互相挤了一下眼,忙站起来,笑道:“邹局长,辛苦了!乌老头怎么处理?”

    这两个特警是邹方最信任的人,都是邹方最好的朋友托邹方办进警察局的,所以算是自己人。

    邹方狠狠瞪了二人一眼,训道:“想端警察这碗饭的话,嘴就把严点!你们先出去,我跟乌老头有几句话要说。”

    两个特警忙站起来走了出去。

    “乌蝶,你到人家饭店往菜里下污物,涉嫌下毒罪,而且要人家一半股份,涉嫌敲诈勒索罪。这两条罪够判你十年八年了。”邹方板着脸道。

    “我知道罪过,罪过,邹局长,可是我已经举报了郭祥山,立功赎罪了,就放了我吧。”

    张凡走过去,轻轻把手放在乌蝶肩上。

    乌蝶立刻感到了如山一样的压力,双腿不由自主地弯了下去。

    张凡声音虽低,却是狠狠地道:“给我办件事,事成之后,我把你体内厉鬼驱除,把你元阳恢复。否则的话,即使放你走,你也活不过三个月,因为你体内脉络己腐掉了。”

    乌蝶吓得脸色煞白,“张先生,我愿意给您办事。”

    “好!此事也不难办。你出去之后,跟郭祥山说,张凡武功尽失。至于怎么让郭祥山相信,你自己编谎话吧。就这么简单。”

    “好办好办!”

    “不过,你若是跟我玩心眼——”张凡说着,小妙手轻轻一拍。

    乌蝶肩上一阵酥麻,感到刺痒无比,忙把领口掀开向里面看:

    半个肩膀都成紫色了!

    “你若是跟我玩心眼,这块风毒将在一个月后发作,到时候它蔓延起来,你全身青紫而死。若是你乖乖照我说的去做,我自然会在它发作之前帮你解毒。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不敢。”

    “滚吧,从后门悄悄滚出去,别提你进过局子的事。”

    “是是是,张先生,您听我的好消息,我一定让姓郭的相信您没武功。”

    乌蝶说着,像兔子一样窜了出去。

    邹方望着走廊里乌蝶的背影,小声对张凡说:“目前,你要尽快弄清郭祥山到底拉拢了多少狂狮战队的队员?若是好多队员跟着他一起对付你,你好虎斗不过一群狼,没多少胜算。记住,需要的时候,警察局特警随时待命支援。”

    张凡点点头,“嗯。你不用太多担心,我相信大多数队员还是好人,肯跟他郭祥山走的不多。”

    张凡离开警察分局,默默地开车回到家里。

    涵花正在包张凡最爱吃的芹菜猪肉饺子,见张凡一脸严肃地回家,有些不解地问:“小凡,省城那边有麻烦?”

    张凡没有回答,去洗了洗手,坐在涵花身边伸手包饺子。

    “涵花,我有点不明白,上次为了仝娆的事,我一夜没回家。你当时说你有些害怕,我问你,你却不说,直到现在,我还是在纳闷:你到底怕什么?怕谁?”

    涵花玉手一抖,停下来,眨眼看着张凡,眼里透出惊疑:“你问这干啥?”

    “问问还不行吗?我感觉你当时话里有话,你在向我瞒着什么?”

    涵花把擀面杖轻轻放下,“小凡,姐一颗都扒给你了,还能向你隐瞒什么?那件事,不是想瞒你,是怕你知道了上火,生气,也怕是我误会了人家。”

    “你说吧,其实你不说,我已经猜到了几分,是关于郭祥山的事吧?”张凡直截了当地问。

    涵花惊叫了一声:“你,你怎么知道?”

    张凡便把乌蝶的事讲了一遍,当然,把其中包媛的事隐瞒掉了。

    涵花听得俏脸煞白,胸口起伏喘着,几乎不敢相信!

    “果然是这么回事!”涵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长久以来压在她心里的一段郁闷,终于解开了。

    原来,在郭祥山第一次见到涵花时,涵花就感觉这人瞅她时特别专注,特别是他的眼光总是往她胸前溜。

    她以为他是个单身汉,喜欢人家的俏媳妇,也是人之常情,多看几眼算什么,便没有往心里去。

    不过,后来,渐渐地,郭祥山到张家埠来值班次数越来越多,而且她发现一个规律,张凡不在家或回家晚的时候,郭祥山大都来张家埠值班。

    她不能相信这是偶然,只能认为是郭祥山故意这样做的,因为安排值班的事,是郭祥山一人说了算。他是队长,全权负责张凡家人的安全。

    每次张凡不在家,郭祥山总是安排另一个队员去镇上买这买那,而他总是找理由进到正房里跟她说话,有一次,他借口过来给她送东西,竟然把手摸到了她的腕子上,他眼里赤红赤红的……

    当时,她吓了一跳,脸上红红地,马上甩掉了他的手。

    而他忙道歉,说是不小心碰到了她。

    从那以后,她对他相当警戒,每次他来值班,她都是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