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83章下手了

    不过,涵花担心这事是她误会了郭祥山,便没敢告诉张凡,她担心张凡一冲动,闹出大事来。

    听了涵花的叙述,一阵冷笑,心中明白了一大半:看来,郭祥山要向张凡下手,一半是为了钱,一半是为了夺取涵花。

    真是狼子野心!

    三姓家奴!

    打我媳妇的主意,癞蛤蟆要吃天鹅肉!

    此后几天,张凡把这事悄悄放在心里,不动声色,等着郭祥山出手。

    同时,他经常去天健公司,跟队员们闲扯聊天,察言观色,以自己的古元玄清气场,体察周围的恶意,来判断手下的队员是否已经投靠了郭祥山。

    体察的结果,让他相当满意:尚未发现队员有明显的恶意气场。

    郭祥山这几天一直在省城值班。

    张凡估计,他是故意躲避与张凡正面接触。

    估计,他正在暗中进行谋划。

    张凡等了约有五天,正有些不耐烦,却终于等来了动静。

    这天下午,郭祥山突然打来电话,听他的声音,那是相当兴奋:

    “张总,好消息,中介帮我选了一套房子,在江畔小区,环境和格局都不错!价格也适中。”

    “啊,那太好了。多少钱?”

    “90万!银行那边需要首付38万。就像你上次答应我的30万,我再自己拿八万,所以,我没敢要大的,这个也是不错了,我以前住小平房,现在算一步登天了。”

    张凡心里暗骂:

    一步登天?

    想得倒美!

    妈的,我叫你一步登西天!

    “哈哈,郭大哥,江畔小区是模范小区,应该是不错的。”

    “张总,我是穷人,住惯了平房,对楼房一点感觉也找不到,你帮我过来看看这套房子吧,我拍不了板呀!”

    张凡心中一动:是不是蛇出洞了?

    “好,你在江畔小区吗?”

    “对,我在江畔小区门卫室外,和中介在一起,你现在能过来吗?”

    张凡马上回答:“必须的,我马上到。”

    听说郭大哥要买房,有几个队员也嚷着要跟去。

    张凡想了想:如果队员跟郭祥山是一伙的,他们会在现场帮助郭祥山,那样对张凡不利。

    如果队员跟郭祥山不是一伙的,郭祥山便不敢对张凡下手。而张凡希望郭祥山早些下手!

    无论是哪种情况,队员们都不宜在现场。

    张凡便让大家都老实在家呆着,不要跟去,随时听电话,自己开大奔直奔江畔小区而去。

    江畔小区是前几年市里给公务员盖的商品房,因为人文环境好,所以这几年这个小区的房价蹭蹭往上涨,在江清市已经属于价格上乘小区了。

    在小区大门门卫室外,郭祥山和两个房产中介正站在那里等张凡。

    一见张凡,郭祥山一脸诚恳,还有一点不好意思:“张总,这种事我是大姑娘上轿第一回,哪里会看房,还是张总帮我看一看吧。”

    张凡道:“看房这种大事,要多看多问,不要轻易下结论。我先陪你看看,另外,我给天际的周韵董事长打了电话,她在这方面相当有经验,我们先上去,周董最快半个小时后到这里。”

    张凡这样讲,一是为了让郭祥山不产生怀疑:张凡真的以为是在看房呢。二是给郭祥山留下半个小时时间,等他首先出手。

    郭祥山感激地道:“张总费心了!麻烦周董也过来,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郭大哥的事,就是我张凡的事,客气什么,走去看看房子再说。”

    张凡一挥手,四个人进了楼里。

    这套房子位于19楼,是一户小三居户型。

    户主早己不在这里住了,把钥匙给了中介。

    进到房子里后,张凡假装很认真地向中介问这问那,尤其是是仔细查看了下水管道以及洗手间防水的情况,还特地打开中央换气扇,问明换气扇冬天换进来的冷空气是经过加热才进入房间的,便满意地对郭祥山说:“可以,据我所知这一套中央换气系统,就值近两万元呢。”

    郭祥山显得相当兴奋,搓着手:“张总,我不懂,你看好,我就觉得好。”

    四个人在主卧室里看了一会那套硬木床,中介人员可能有些累了,便坐在沙发上歇息一下。而郭祥山拉着张凡道:“张总,我刚才发现阳台那边有点漏水……”

    张凡想:这是不是要下手呀?

    “漏水?那可是大事。走,去看看。”说着,便跟着郭祥山,来到了北边的阳台。

    “你看,张总——”郭祥山指着阳台上面的一块水渍道,“好像是漏!”

    张凡抬头一看的功夫,突然听见郭祥山大喊了一声:“张总,别上窗户,危险!”

    我也没上窗户呀?郭祥山为什么这样喊?

    张凡一愣,半秒钟之内就明白了郭祥山的用意:这小子这样喊,是为了给卧室里的两个中介听呀!

    然后,他会把张凡扔到窗外,事后中介会给郭祥山作证,说张凡自己上阳台的窗台,结果掉了下去!

    何等的阴谋!

    也亏郭祥山想得出来!

    其实,张凡也没有来得及细想,郭祥山已经猛然从后面抱住了张凡的腰。

    若是一般人,这样偷袭张凡,就是找死!

    张凡可以一回身将对方打死,那一巴掌,打掉半边脸没问题。

    可是,他面对的是身怀绝世武功的郭祥山,一个身经百战的斗士!

    张凡的武功虽然在郭祥山之上,但临场经验和发挥,远远不及郭祥山。

    仅仅在半秒之内,张凡已经被拦腰举起来,狠狠地抛向窗外!

    张凡心中一惊,相当后悔:尽管有准备,但还是轻敌了!

    张凡在身体离地的一刹那,回身去抓郭祥山。

    郭祥山反应极为迅速,头一歪。

    张凡抓了一个空。

    郭祥山双手向前一送!

    张凡的身体从打开的窗户里被抛了出去!

    这里是十九楼!

    摔下去基本就是一具肉饼了!

    而此后将发生的事情,将是一个无头案:郭祥山会对警察说,张总自己攀上阳台窗台要查看漏水情况。中介的人也会证明,当时听见郭祥山大声劝说张凡别上窗户。

    肯定会有人怀疑,张凡这等武功的人怎么会轻易掉下阳台去?

    可怀疑毕竟是怀疑,要定郭祥山的罪,可是没证据的。

    张凡的双脚首先出窗外,而后身子也飞了出去。

    他清楚地记得,在妙峰村外的大山上,那一次被仙女给摔下悬崖的事。

    当时,他惊恐地想:完了,大仇未报人己死!

    此刻,他更多的是遗憾:涵花,父母和妹妹,还有那些衷情的女子……他死了,她们会多么伤心!

    张凡没来得及多想,身子已经全部抛出窗外,向下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