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84章阴狠心理

    就在头部刚刚落到窗台玻璃的滑道附近时,张凡一伸手,双手抓住了窗户下面的塑钢金属滑道。

    巨大的惯性向下而去。

    换作他人,根本无法在空中抓得住。

    但张凡办到了。

    他的手劲有超然的神力,如八爪铁钩,紧紧钩在滑道的沟槽里。

    这样一来,身体吊在空中,双手攀在窗台上,悠悠荡荡几下来回,终于停了下来。

    郭祥山猛然一惊:张凡不是失去了武功吗?为何能抓住窗台?

    莫非我上当了?

    他来不及多想,因为卧室里的中介人员听到声响之后,会很快赶到这边来的,他必须在中介赶过来之前致张凡于死地!

    “张总,死去吧!”郭祥山低吼一声,随手抓起阳台上的一只铁钩子,向张凡抓着窗台的手砸去!

    张凡稳住身体之后,一只手足可以承受住身体的重量,见郭祥山向他右手砸来,他一瞬间把右手抬起来。

    郭祥山又向左手砸来,张凡又把左手躲开,右手攀住窗台……

    郭祥山左右不断砸着,张凡交换着双手躲闪着……

    郭祥山一连砸了几下,“当当当”,清脆的声响传开,引起邻居阳台上一个人的注意,忙掏出手机,把这边的情景录了下来。

    张凡躲了几下,心中焦急:不行,这样下去,万一被他砸到一只手,就会掉下去了!

    生死关头了!

    张凡运动丹田古元真气,全身气场汹涌沸腾!

    双腕一用力,大吼一声:“来了!”

    整个身体从窗外腾空而起,斜刺里飞进了阳台之内。

    郭祥山断然没有料到张凡竟然“飞”了进来,吓得惊叫一声,后退半步,顺手用铁钩子向张凡脸上捅来!

    张凡在空中未尝落地,小妙手已经随手一挡!

    正打了铁钩子上。

    “啪!”

    铁钩子随即断掉!

    张凡接着再顺手一掌!

    正正地拍在郭祥山脸上!

    “啊!”

    郭祥山闷声一哼,高大的身子向后仰倒。

    张凡借着惯性,收不住身子,跌落在郭祥山身上。

    郭祥山半边脸被拍到,血肉模糊,耳朵齐根被扫掉,看起来样子相当怪异,像一头驴一样在地上挣扎。

    “郭大哥,我给你止止痛!”

    张凡说着,从他身上跳起来,飞指点穴,嗖嗖嗖七下。

    医圣七星死穴谱,将郭祥山全身脉道死死震住,一丁点也不能动弹了!

    张凡轻轻拍了拍双手,蔑视地踢了他一脚,笑道:“郭大哥,我以为你身手不错呢,怎么一个回合就跪了?看来,武功还差那么一截呢!”

    郭祥山躺在地上,全身动弹不得,只有眼睛不停地眨着,似乎不认识眼前的张凡!

    这时,两个中介听见动静,一起从卧室里跑过来,见客户躺在地上,以为是张凡把他打倒的,便喊起来:“你凭什么打人?你把我们的客户打死了!我们要报警!”

    张凡笑道:“报吧!”

    两个中介掏出手机便报了警。

    而张凡也给邹方拨了个电话:“蛇出洞了,已经捉住,你快来,江畔小区a座一单元19楼。”

    不一会儿功夫,楼下便响起了警笛声。

    先是一群警察冲进来,然后邹方带着人也来了。

    警察把郭祥山绑了个结实,拖到楼下,带上了警车。

    碰巧的是,刚才十九楼一家邻居,把把张凡被扔出窗外,到两人搏斗的全过程都录了下来,见警察来了,便过来把录像传给了邹方。

    在警察局,郭祥山倒是没有抵赖,承认了全部事实。

    张凡问他: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会产生害我的想法?

    郭祥山对此一字不吐,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张凡。

    张凡摇了摇头:大概,有阴暗心理的人,都不愿意曝光吧。

    想想没劲,便也没有多问,考虑到郭祥山是一只猛虎,以后下山还会害人,张凡便点了他四肢断筋穴:从此以后,郭祥山四肢如同常人,再也不会有神力了!

    送检、起诉、罚款……一连串的事儿将会接踵而至。

    等到几年后,郭祥山出狱时,将仍然是一个棚户区领救济金的人——他直接被打回了原形。

    不过,郭祥山虽然交待了天际集团保安部长强番与他会面的经过,警察局据此传唤了强番,但强番矢口否认,说压根就没那么回事,他也根本不认识郭祥山。

    警察局也苦于没有进一步的物证人证,只好放过强番。

    这件事,在狂狮战队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队员们最初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他们心目中的郭大哥怎么可能企图谋杀张总?!

    但是,当队员们观看了审讯录像,还有郭祥山与乌蝶的对话录音之后,个个大跌眼镜,都不断地感慨人心隔肚皮。

    张凡心里却是非常清楚郭祥山的动机:让张凡消失,郭祥山取而代之,然后,或用强力,或用诱惑,软硬兼施,把涵花据为己有……夺人财产占人妻,最古老的丛林法则,在郭祥山身上体验得淋漓尽致。

    令张凡奇怪的是,郭祥山既然有此狼心,平时却是伪装得一丝不露,任何与他交往过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很憨厚、很义气的正人君子。

    看来,正应了那句话“人无完人”。

    郭祥山是个完人,因此,肯定是装出来的。

    不过,张凡把这事向郑芷英谈及,郑芷英却有她的独特观点:“不是郭祥山伪装得好,是你看错人了!”

    张凡忙问:“难道,你早就看出他有问题?”

    郑芷英回忆道:“上次,在天际商城的地下车库里,我们遭到了枪手的袭击,后来,郭祥山出现,直接将两个杀手的脑袋拍成了大饼子……”

    张凡猛然醒悟,拍拍自己的脑袋:“也是,他手法确实毒辣了点。”

    “你想想,杀手只不过是受人雇佣,为了几个钱才来行刺。即使可恨,也不至于让人家有那种下场呀!哎哟,这些天,我一想起那些流出来的脑浆,就想吐。郭祥山心狠手辣到了什么程度!”郑芷英愤愤地说。

    张凡默默地想:也许,非洲丛林里那段血雨腥风,使郭祥山精神变态了?

    也许,贫困的低端生活使郭祥山异化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有一个真理倒是颠扑不破:极个别人,天生穷命,不配过上好日子!

    经过这件事,张凡突然醒悟:手下人团结一致是好事,但也是坏事。一但有坏人控制了手下人,就会把张凡自己架空。

    古代帝王擅长操纵朝党之争,原来很有必要。

    吸取这次教训,张凡把八个队员分成两组,由一象带一组,二狮带一组,两组实力平均,既配合又有竞争,而张凡居中调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