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86章帮他长见识

    张凡手上被无比柔软一握一摩挲,心中一怔:有这么贱的奇葩吗?

    对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她就如此露骨地勾引?

    看来,在北美的“留守女士”,男人在国内花花儿,她在彼岸守得太苦,回国后见到雄性直接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何尔蒙分泌了吧!

    沈茹冰慧眼如刀,早已看到了沙莎的挑逗动作,她嘴角轻轻一挑,“别粘上分不开就好。”

    张凡忙把手往回一缩。

    “那么,方便问一下,张先生在哪里高就?”沙莎不太情愿地从张凡手里把手收回,长睫毛又是眨了一下。

    “我跟茹冰开了一个诊所,呵,规模不大,算是个夫妻店混饭吃吧。”张凡说着,伸手搭在沈茹冰的后颈上,用手指捻着她柔软的秀发。

    沙莎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酸风十里地道:“哎呦,可见张先生又温柔又耐心。茹冰在大学里是有名的小辣椒,脾气大,一般男人受不了,张先生能低就茹冰,再好不过了,我当同学的,也替她庆幸。”

    这话说得……

    张凡不觉心中一紧,看了茹冰一眼,生怕她抡起酒杯砸了沙莎:这个沙莎,不但抢了沈茹冰的男友,而且见面后竟然没一点愧疚,反而句句话里都还着刺儿!简直难听极了!什么“低就”,什么“替她庆幸”,这明摆着是骂沈茹冰是个嫁不出去的女人嘛。

    沈茹冰肯定是内心受到冲撞,表面上没有变化,但她的香肩抽动了一下。

    张凡悄悄把手向她身上摁了一下,示意她不要冲动。

    “那,我们走吧。”沈茹冰已经看够了这个妖精,惹不起躲得起,站起来拉着张凡便走。

    “茹冰,茹冰,着什么急呀,时间才六点不到。老同学见一回面不容易,今晚我请客,找个高档点的地方,咱们好好聊聊。”沙莎道。

    她嘴里是对沈茹冰说话,伸出的手却拦在张凡的胸前,轻轻捏住了张凡的扣子。

    “该聊的刚才已经聊完了,走吧。”沈茹冰见沙莎那只手不要脸地揪住张凡,抬手一格,将她的手格开。

    沙莎没有沈茹冰有力气,腕子被格得生疼,一边揉着,一边看着桌上的西餐,笑着:“茹冰,你看你,你这消费水平也该提升一下了……两份西餐一瓶酒,这也太寒酸了。我领你去‘夸克’吧,那里消费一顿,一般人一年工资都不够呢。”

    夸克是省城一家超级餐馆,接待的消费人群大多是企业界、影视界的名星大腕。

    张凡假装挠了挠头:“夸克?听过没去过。得好几万?咱可无福享受!”

    “享受得起享受不起,你要看你跟对了人没有!跟对了人,世界就是你的。跟错了人……呵呵,走吧。”沙莎轻蔑地说着,狠狠地瞟着沈茹冰。

    沈茹冰再也忍不住了:“沙莎,够了没有!难道你想打一仗?”

    “打一仗?”沙莎表情假装一愣,“咱们两人之间打过一仗,你已经落下风了,再试一次,你还是一样失落。”

    张凡见沙莎太猖狂了,若是不替沈茹冰出出头,她会生闷气气出病来的!

    想到这里,他微笑着伸手出去,轻轻地搭在沙莎的肩上。

    沙莎心中一喜,香肩之上不由得一热,顺势把身子向张凡倾去,胸前侧峰贴在张凡的身上,若即若离,生出无限的妖娆。

    “沙莎,”张凡把她娇躯轻轻一推,推离安全范围之外,笑道,“我突然发现,你特别像好莱坞的一个女星!”

    沙莎一惊一喜,小嘴都拱成圆形了,得意非凡:“张先生,真会夸人。其实,好多人都这样对我说过。”

    “你猜猜你像哪个女星?”

    “他们都说我像梦露。”沙莎冲沈茹冰一瞥:

    哈哈,气死你!

    你的男友都夸我呢!

    死去吧!

    “你其实你特像高保美奈。”张凡认真地说道。

    “高保美奈?”沙莎脸色大变。高保美奈不是好莱坞的演员,而是一个演那种片子的明星,人到中年了,是一个相当老迈、过气的明星。

    “嘿嘿,”沈茹冰差点笑出声来,把身子靠在张凡身上,赞助了一句:“特像。”

    沙莎受到两人的极大侮辱,俏脸含怒,声音不大,却是阴阴地含着威胁:“张先生,见过世面的男人都知道,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

    沈茹冰一撇嘴:“得罪不起也得罪了,你还能咋样!”

    “能咋样?”张凡也跟了一句。

    沙莎回身冲六个保镖一看。

    齐刷刷地,六个高大保镖跨步上前,像六棵大树排在路边。

    领班保镖道:“小姐,有谁对您不敬吗?”

    说着,六双凶光泛滥的眼睛,扫向张凡。

    看样子,只要沙莎一点头,他们就会冲上前教训张凡。

    张凡全然不理保镖们,微笑着道起歉来:“沙莎小姐,你瞅我这张嘴,打个比方都打不准。要是高保美奈听见了,还不得当时气死。”

    沙莎脸上一道紫红浮上来:张凡这是在说,她连一个演那种片的演员都不如!

    “张先生,够了吧!”沙莎颤抖地道,随后对沈茹冰说,“茹冰,没想到你的男朋友档次这么低,那么,做为同学,我就有责任帮他长长见识了。”

    说完,冲保镖一挥手,轻描淡写地道:“这里毕竟是餐厅,修理人的时候,要注意分寸,别打出屎尿来坏了旁人的胃口。”

    “是!”保镖领班一声回答,向前迈了一步,笑眼对着张凡:“这位先生,我家沙小姐照顾你,给你个体面。你现在可以和你的女友一起,从我胯下钻过去,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张凡“害怕”地看着保镖领班,犹豫道,“我女友可以免钻吗?毕竟……”

    沙莎牛气地冲沈茹冰一乐:“你,可以求我。我这人很念同学旧情,会对你宽大处理的。”

    “是吗?”沈茹冰萌萌地一乐,又看了张凡一眼,“小凡,你说呢?”

    “我是有信用的。”沙莎宽大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