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87章饭前洗手

    “那就让我男朋友替我代劳一回吧。”沈茹冰诡异一笑,伸手把张凡往前一推,“看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凡说了一声,被沈茹冰一推,就势向前一步,弯下腰,小妙手如电一般闪过。

    嗖嗖!

    如飞的指法,快速点在保镖领班的腿上。

    “嗯!”保镖领班哼了一声,双眼瞪大,表情如同大白天见鬼,全身一动不动了。

    七星死穴!

    张凡手下留情,只点中下三路七星穴,乃是最轻的穴法,恢复很快的一种。

    “啊啊啊……”保镖领班张着嘴,舌头僵直,说不出话来,身体如枯木桩子一样,呆立着,只要有人轻轻一推,就会倒下去。

    剩下的五名保镖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眼前这对手有神鬼莫测之神功?不会吧?

    要知道,领班可是年薪50万的超一流武术家!

    怎么可能被对方一招就拿下了?

    莫非是领班自己昨晚喊了两个小姐,淘空了?

    对方张凡看起来没什么功力的样子呀,文文雅雅的,那双手颀长白晰,手指像是弹钢琴的手,怎么可能有力气?

    肯定是领班自己身体出了什么“巴咯”。

    “上!”

    几个保镖喊了一声,壮起胆来,一齐向前来扑过去。

    张凡微微一笑,把沈茹冰往后一推,自己绕到沙莎背后,弯腰抱起沙莎。

    好软好细的腰!

    “来吧!”张凡叫了一声,双手紧紧箍住沙莎柳腰,一个倒提,将她下身抡向保镖。

    “啊!”沙莎猛然身体悬空被抱起来,而且是大头朝下,顿时一阵眩晕,尖叫起来!

    她的旗袍下摆从开叉处滑开,落到了腰间,两条白腿全展现在灯光之下,两只高跟鞋不断在空中蹬踢,“啊……”

    保镖们没料到有这个变故,况且张凡的动作根本就是快如眨眼,他们根本没看清,就被沙莎的皮鞋尖一阵猛袭。

    保镖哪敢动手!

    打伤了主人的**,那还得了。

    所以,纷纷后退,站在两米外眼光直直地盯着女主人不轻易露出来的腿部风光。

    “放开我!”沙莎双手抱住张凡腰部以下,声嘶力竭。

    沈茹冰在灯光下看见沙莎旗袍之下的部位,不禁跟着脸红了,忙挥手道:“放下放下!”

    张凡便轻轻一抛。

    沙莎飘落在地上。

    保镖领班这会儿才缓过神来,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如看神一般看着张凡,张口结舌地道:“你,你这什么功法?”

    张凡伸手揪住对方下巴,使劲摇了摇:“什么功法,你也配问?”

    “大师,大师,我不配,我不配。”保镖领班一迭连声地道。

    “记住,要吃保镖这碗饭的话,回去先把功夫练好、练精!要捧着半瓶子醋出来现大眼!”

    张凡讥讽地说着,小妙手向他腰部一托。

    保镖领班被腾空托了起来。

    “走吧你!”张凡向外一抛。

    保镖领班身体划了一个弧线,带着风声,向外飞出去。

    几个保镖忙上前,从空中接住领班。

    沙莎绯红满面,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看了张凡一眼:“姓张的,我指着头顶的灯发誓,我和你没完!”

    然后冲保镖们一挥手,怒道:“白吃饭的废物,还不走!”

    说罢,快步走出餐厅。

    沈茹冰看着沙莎狼狈的背影,心中痛快地出了一口气。

    她走近张凡,轻轻捅了他一下,“心疼她了?快,饭还没吃完呢。”

    张凡这才把目光从沙莎的背影上收回来,重新坐下。

    “别别别,去洗洗手,”沈茹冰摆手道。

    “洗手?饭前不是洗过了!”

    “可是,你的手刚才已经摸到她那里了……难道你喜欢她的臊味儿?”

    张凡这才感觉到手上滑滑的。

    确实,刚才抱起沙莎的时候,手指无意之意碰到了一些禁区部位。

    “好脏好脏!”张凡一边夸张地说着,一边走向洗手间……

    吃完西餐,刚要开车回江清,忽然接到欧阳阑珊的电话。

    这两个月来,欧阳阑珊带着儿子去欧洲旅游,今天刚刚回到大华国京城,听她说话的声音,还带着旅途的疲惫,但味道却是十分的甜蜜:

    “小凡哪,你忙不?不忙的话,来京城一趟。算来两个月了,也该进行下一次治疗了。”

    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欧阳阑珊点到为止。

    因为欧阳阑珊的儿子并不是老公门家庆的亲生,所以,孩子长相的每一点变化,都会引起欧阳阑珊的担忧,担心门家庆察觉到儿子跟自己的“异相”。

    此前,张凡是两个月给孩子进行一次整形,这次也快到时间了。

    两个月,对于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相貌应该是发生一些变化了。

    若是积累时间长了再进行整形,不但效果不好,也容易被门家庆看出来那个孩子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好吧,这两天我抽时间去你那里。”

    欧阳阑珊撒娇地道:“你又在推!我要你明天就到嘛。我在京城就待两天,马上就要回香州参加孩子他姑妈的生日宴嘛。”

    张凡一听,没辙了,欧阳阑珊的约诊是无法拒绝的,不但诊费高,而且欧阳阑珊曾冒着生命危险给张凡透露泰龙团蓝蓿芥子毒气的秘密,才使他在银驼峰事件中逃过一劫!

    想到这里,张凡只好给涵花打电话,说要去京城出诊。

    涵花对张凡出诊的事,从来不阻拦,便嘱咐他早去早回。

    再说沙莎带着保镖走出西餐厅,坐上林肯加长型豪华车里,一颗心还在不停地抖着:

    受此大辱!

    而且是在下人保镖面前!

    脸都丢尽了!

    张凡哪张凡,你个小帅哥,我不把你搞定,我的沙字倒着写!

    还有沈茹冰,情场loser,本是我手下败将,今天拿个小鲜肉来跟我找平衡!

    我要把这块鲜肉从你嘴里夺过来!

    “你,下车去,带两个人,去给我跟踪张凡,24小时跟踪,不论他到哪里,都要随时向我汇报!”沙莎指着保镖领班道。

    “是!”侦察兵出身的保镖领班,正想将功折罪,这个任务是他的专业,便痛快地应了一声,翻身下车,带着两个保镖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