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93章赵老爷子拒死

    张凡开车赶到镇卫生院的时候,沈茹冰正站在卫生院大门前等他。

    今晚的沈茹冰,似乎打扮得格外精心。穿一件立领深灰收腰长风衣,脚蹬棕色高跟小皮靴,双手插在衣袋里,戴一副深色墨镜,微风吹动,风衣紧贴在腰上,把细腰肥臀衬托得凸凹尽显,整个人显出风雅韵味和知性女子的神秘。

    两片红红的樱唇,唇线画得格外分明,微微抿着,嘴角略一上挑,便有十分扣人心弦的灵动和性感。

    表情虽显平淡,但张凡感觉得出来,她内心其实挺不平静的。

    张凡迎着顺风而来的女人香,走过去,轻轻搂了她一下,拍了拍她肩头,以示慰问,轻声问:“怎么样了?”

    “老爷子三级癌痛,痛得死去活来,后来用了针剂吗啡止痛,睡过去了。我们先别进去了,等他止痛药效过了,醒来再说吧。”

    “那……”

    “上车,我们俩去喝杯茶。”沈茹冰一眨眼,有三分挑逗地看着张凡。

    张凡笑了笑,不得不在内心承认:论起风情,这含蓄的一瞥,轻描淡写,却是最具杀伤力的!

    两人开车来到镇里一家酒店,要了一个单间,叫了清茶和几样果盘,对面坐着,细谈起来。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沈茹冰呀沈茹冰,你心挺冷呀,你外祖父病危,你竟然无动于衷。是吗?”沈茹冰轻呷一口茶,嘴角一挑问道。

    “你只猜对一半。我只是好奇,在你和老爷子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此话一出,如同搅动了一池死水。

    沈茹冰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略低下头,似乎要忍住眼角的泪。

    过了一会,才重新抬起头,道:“这事说来也不复杂。赵家祖传的赵氏十三针,向来被视为赵氏的传家宝,传男不传女。我妈妈从小生长在赵氏这样一个中医世家,耳染目濡,爱上了这行,虽然外祖父不让她学,但我妈妈还是偷偷地学会了赵氏十三针。”

    “妈妈出嫁之后,跟爸爸情深意浓,当然是毫无保留地把赵氏十三针偷偷教给了同是中医的爸爸。二人本想守着这个秘密不让外祖父知道,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后来在一个偶然的事件中,这个秘密被外祖父知道了。”

    “外祖父他大骂我妈妈背祖离宗,骂我爸爸是贼,偷了他赵家针法,非逼着我爸爸放弃中医职业。我爸爸是中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在省中医院任职,事业前途一片光明,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外祖父一气之下,雇了杀手,要断了我爸爸的手筋使他不能再行医。那天夜里,杀手潜进我家,在爸爸睡梦中用刀挑爸爸的胳膊,爸爸醒来,与杀手厮打起来。”

    “两人从卧室打到阳台,最后,爸爸和杀手双双坠楼。而我妈妈见爸爸坠下去,一急之下,也跟着跳了楼……这件案子,本来疑点极多,但是,我外祖父有钱,买通办案警察,最后刑事侦察结果认定,是小偷深夜入室盗窃,引起双方格斗……”

    “当时我还小,不知道事实的真相。过了几年,我渐渐懂事了,也听过我姑对我说过对此案的怀疑。后来,在一个偶然的场合……那是我上中学的一天,我在外祖父家住……”

    “半夜里,听见有人轻声吵架,把我弄醒了,我便偷偷去外祖父卧室门前偷听。结果,听到了一个秘密。原来,那个杀手的父亲来向外祖父要钱,并且威胁外祖父,如果不拿十万块钱封口费,就把事情的真相向警察局举报……”

    “从那天夜里,我眼里的外祖父就不是外祖父了,我恨他,恨不得他死!但是,同时,也因为亲缘的关系,有时也觉得矛盾……”

    沈茹冰说到这里,泪水涟涟,哭成了泪人。

    张凡拿起纸巾,轻轻给她擦去泪水,安慰道:“事情都过去了,别想它。能忘掉,才能快乐。”

    “我能忘得掉吗?”

    沈茹冰又是泪水夺眶而出。

    “那,你决定吧,救他还是不救他?”张凡问道。

    “我也拿不准,心里乱糟糟的。”

    张凡看了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来到抢救室,走廊里不少人站在那里议论纷纷。

    一见张凡到来,有些人面露冷淡,有些人面露崇拜。

    他们对于江清市这位民间神医,有着十分复杂态度,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三者俱全。

    赵院长见张凡到来,有几分意外。

    上次谋杀张凡未能得手,跟张凡结下大梁子。

    没料到张凡却能此时前来。

    “张神医,你来了,我爷爷就有救了!”赵院长有几分真诚地握着张凡的手。

    张凡冷冷一笑:“有没有救,还要看看病情。”

    走进急救室,张凡第一眼就判断,赵老爷子没救了。

    张凡的神识瞳之下,清晰地看见,病床上的赵老爷子身体呈现“双影”:一个是实体赵老爷子,一个快要离体而去的魂魄。

    那魂魄的头部离实体头部约有二寸多远,尚未脱离,而双腿却高高地抬在空中,向两边叉着,已经离开实体腿部有二尺多远了。

    顺腿部看去,只见天花板上,两个黑乎乎的索命鬼,正吡牙咧嘴,伸出两支奇长的鬼臂,一人握住赵老爷子魂魄的一只脚,想把魂魄拉离他的身体。

    而赵老爷子头部周围弥漫着一股焦气,在努力不使灵魂离体。

    玄爷曾经对张凡说过,凡是这种“拒死尸”,都是临终之人有未尽之言。

    看来,赵老爷子有什么临终遗嘱没有说出来吧。

    “张神医,您看……您能否给下一谱医圣七星针?”赵院长哀求道。他曾经数次见过张凡医圣七星针的神效。

    张凡摇摇头,“没用了。他魂不守体,现在下七星针的话,针气驱散魂气,只能加速死亡。我观他气色焦虑,一定是有话未尽,我给他点个束魂七星穴,让他有一刻钟的清醒,有什么后事,赶紧交待一下,然后,他才可安心走了。”

    此话正中赵院长下怀。

    赵院长早己发现爷爷昏迷中喃喃地想说什么,睁开眼睛时看着赵院长,嘴里却说不清楚。

    是不是爷爷有存折藏在哪个角落里?

    或者有罐金埋在地下?

    要是爷爷一闭眼,可就全完蛋了。

    “那就请张神医快点施用七星穴法吧。”赵院长哭丧着脸,“不然的话,恐怕来不及了。”

    张凡回身看看周围那些医界“名人”。

    他们听说张凡要施用七星穴法,个个眼里都透出偷窃神技的无限渴望。

    张凡恶心地皱了皱眉,感觉这些人就像一群等待抢腐肉的鬣狗,不禁一阵厌恶,冷声道:“无关的人都退出去,沈博士留下来和我一起就行了。”

    赵院长只好客气地让大家都退回到走廊里。

    关上门之后,张凡掏出鬼星骰。

    鬼星骰遇鬼,轻轻地在他手里抖动起来,同时发出一道光来。

    沈茹冰看见这诡异的光,吓了一跳,绕身到张凡身后,搂住他的腰,胆怯地道:“你怎么神神道道的!不是说用七星束魂穴吗?”

    张凡被沈茹冰腹部紧紧贴住,感觉相当奇特,心中一喜,便吓唬道:“先把鬼驱了。你别靠前哪,小心鬼把你给误捉走了。”

    “妈呀!”沈茹冰即使是个医学博士,相信的是科学,但此时也不由得毛骨悚然,更紧地抱住了张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