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97章更大的阴谋

    她倾身起座,给张凡倒了一杯爹马利。

    见张凡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她优雅一笑,把自己胸前毛绒睡衣的领口紧了紧,勉强遮住两样傲人的存在,重新坐下,低声问道:“小凡,你感觉,如果门家庆知道了我儿子不是他亲生的,他会怎样?”

    张凡对于这个问题,相当地不感冒,反问道:“我不是正在定期给你儿子矫型吗?难道,你不相信我能把你儿子整得跟门家庆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你的小妙手我领教过,怎么可能不相信!我的意思是说……”欧阳阑珊四下看了看,四周无人,警惕地把头凑近张凡,小声耳语:“如果有人向门家庆举报,说咱俩有那种关系,门家庆肯定开始怀疑我不忠,然后就会怀疑我儿子的血统,那时,dna一验,就真相大白了。”

    张凡嘿嘿一笑:“举报?举报咱俩啥?”

    欧阳阑珊拿起手机,翻了几下,从里面翻出一张照片。

    “你看看这张照片!”欧阳阑珊把手机举到张凡面前。

    张凡一打眼,眼光顿时直了!死死地钉在屏幕上。

    脸色大变,只觉得双腮火辣辣地烧了起来,内心暗道:这……特么又见鬼了?

    这照片,难道是鬼拍下来的?

    照片上,张凡刚刚从一个酒店的房间里走出来,而在他身后,欧阳阑珊身穿纱睡衣送他出门……

    这不是前些天在京城给欧阳阑珊儿子整形时,从她房间里出来时的情形吗?

    怎么?

    难道被人跟踪拍摄了?

    “这照片从哪来的?”张凡惊问。

    “一个女人传给我的。”

    “女人?”

    “你得罪过一个叫做沙莎的女人?”

    “沙莎!”张凡已经想到了是她!

    他把拳头往桌子上一敲,怒不可遏:“是她!?这婊子!果然跟我玩轮子!”

    “她跟我说,她派手下人一直在跟踪你,这是那天晚上他们偷拍的。”

    “她要怎样?”张凡咬牙低声问。

    “她没提要求!可是,最麻烦的却是她不提出要求!什么也不要,这才是最可怕的。如果她提出具体的想法,我们可以想尽办法来满足她。现在她缄口不谈条件,恐怕……是怀有天大的野心!”欧阳阑珊担忧地道。

    去!

    这个沙莎,那次在餐厅偶然见面,然后就对张凡紧追不舍。

    难道,她真有这么浪?

    不会吧!

    这里面确实有一种夸张的、不正常的东西。

    张凡托腮思索,良久,才慢慢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由我而起,我来解决。我必须见她一面!”

    欧阳阑珊点点头:“我请你来滨城,也是这个意思。”

    “怎么联系到沙莎?”

    “我有她的手机号。她正在滨城。你打电话问问她!”

    张凡拨完沙莎的手机号,深深地吸一口气,按下了发射键。

    沙莎那边一听是张凡,马上吃吃地娇笑起来:“嘻嘻嘻嘻,张凡,你总算肯理我一理了!”

    “少废话,你想干什么?痛快地说。”张凡声音简短有力。他从未对一个女人这般严厉。

    “一个女人,找一个男人,还能有其它的目的吗?喜欢他帅呗!”沙莎又是娇笑起来。

    “胡扯!明说吧,要多少钱?”

    “哎哟哟,你太俗气了!钱对我,难道真的那么重要?告诉你实话,我就是看不上沈茹冰那副德行,就是想证明给她看:她的男友,我想抢就抢。上大学时抢了,现在还要抢!”

    张凡皱了皱眉,无法相信她的话是真的:就这乱七八糟的理由?

    听起来好浪漫!

    简直有点“q”味儿!

    这像是一个经历复杂的女人能做出来的事么!?

    扯吧!

    看来,不见她一面,弄不清她的真面目!

    “你在哪?我这就去!”

    “海观天酒店!1501房。你快来吧,我叫前台把茶饮送到房间,你来到后,我们细谈。”

    沙莎嗲声嗲气地道。

    张凡放下手机,看向欧阳阑珊:“我得去一趟。”

    欧阳阑珊本意是叫张凡跟沙莎通通电话而己,没想到两人竟然在酒店房间相约!

    欧阳阑珊眼里掠过一层浓浓的妒意,把半杯酒一饮而尽,往桌上一顿,生气地道:“在酒店房间跟美人儿幽会?你一定很激动吧?”

    “已经到了什么节骨眼上了,还说风凉话!”

    欧阳阑珊红着脸,道:“你说,你说句良心话,我欧阳阑珊哪儿不如她?一次次地,我给你机会,你都视若无睹!可是那个姓沙的姐儿,一声呼唤,你就直接蹦高跑过去了!”

    “你……唉!”

    “我怎么了?我不如她?我老了?”欧阳阑珊说着,把睡衣的前襟一扯。

    “算了算了,如果你这样的话,我也不管你的事了,我回江清去。”张凡科如触电一般,忙把眼光从她胸前移开,起来要走。

    “坐下坐下!”

    欧阳阑珊伸手拦住张凡,重新把他按在竹椅上,轻轻擂了他几下,嗔道:“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我送你一套大别墅,都打不动你的心。你想在那个妖精那里得到什么?”

    张凡无言以对,只好拍了拍她的香肩,意味深长地道:“别胡思乱想,是你的终归是你的。”

    这句话,含糊不清。

    但在欧阳阑珊听起来,竟然像一根定海神针。

    “小凡……”

    “珊姐,有些情意,我身不由己,只能记在心里……但是,我也是不想辜负珊姐一辈子……”

    欧阳阑珊抬头,看见张凡眼里的真诚,相信了他的话,用力地点点头。

    张凡到达海观天酒店时,天蒙蒙黑下来。

    不是旅游季节,酒店车库里很静,静得像庙宇。

    张凡把车停到停车场,下了车,转身向出口走去。

    刚刚走几步,身后……一股不祥的气场袭来。

    古元真气已经感觉到了:有人在不远处跟踪盯梢!

    张凡微微一笑:又是一个找死的!我今儿个心情不是特别好,正想找个人顺顺气儿。

    他继续向前走,走到拐角后,贴在墙边。

    果然,随后一个人悄然而来,借助汽车的掩护,快步向这边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