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98章另类降服

    张凡等待他脚步声临近,突然闪身如鬼魅,瞬间跳出来。

    那个人也是身手高强,警觉相当高,听见风声,情知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张凡的速度根本不是人的速度,比猎豹差不多。

    张凡一个大窜步上前,小妙手如鹰爪伸出,抓住对方肩膀。

    “呵呵!”张凡一声冷笑,震得对方全身发颤,闭目等死。

    张凡并没有进一步攻击,将双手一捏。

    对方双肩麻木,上半身顿时失去知觉。

    随后,轻轻一提一揪……

    “啊呀!”对方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张凡低头踏上一只脚,向对方脸上看去。

    “是你?”张凡怒喝一声。

    脚下躺着的,正是沙莎的保镖领班。

    领班根本没有想到张凡速度这么快,自己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拿下。

    领班内心胆惧,连声告饶:“张先生,误会误会!是沙莎小姐让我来迎接你。”

    “不说实话是不?”张凡把脚往他胸膛上一踩,加重一下。

    领班胃里翻滚,差点吐血。

    “没,没,我说的是实话。”

    “你们沙莎小姐,究竟有什么目的?”张凡瞪眼问道,随后,把目光往领班双腿之间看了一下。

    领班下意识地一抖,尿都差点撒出来!

    “她……小姐喜欢张先生,想从沈女士那里把您抢过来。”领班情知张凡要废他的本钱,再顽抗下去,恐怕这辈子就没必要娶媳妇了!

    没办法,只好把实话交待出来一半。

    不过,张凡此刻根本不相信这种无聊的说法了。

    沙莎一定有更大的阴谋,否则不可能把欧阳阑珊也牵连进去!

    “我让你洗洗脸吧!”

    张凡说着,提起领班,打量一下,不远处有一个下水箅子,便把领班拖过去,伸手掀起箅子。

    “来来来!”

    说着,把领班的头往下水道里直摁下去!

    领班半颗脑袋埋在水里,直往外冒泡!

    张凡把领班的头提上水面,厉声问:“说不说,不说的话,把你推进去,盖上箅子,你顺着下水道,游到海里吧。”

    领班是彻底吓坏了,嘴里鼻里直往外冒脏水,喘道:“别别,我说……”

    张凡把他提起来,往地上一挫:“快说。”

    领班抹了把脸:“张先生,沙莎小姐她也是受人胁迫呀!”

    “胁迫?谁?”

    “我们下人哪里知道!只知道是一个很大很大背景的势力!”

    “你真不知道?”

    “我们这些保镖,就是要当瞎子聋子。要是知道的多了,就是死路一条哇!”

    张凡狠狠踢了他一脚:“不想死的话,以后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知道知道。”

    “滚吧!”

    领班得了大赦,转身跑掉了。

    张凡整理了一下衣服,健步走进电梯,来到15楼,敲开了1501房间。

    门开了,沙莎从门缝里露出一张媚人的笑脸,伸手把张凡拽进去,用脚一勾,关上了房门,双臂如蛇勾上张凡脖子,香喷喷地便吻了上来。

    张凡轻轻一推,道:“少扯这个,谈正事儿!”

    沙莎穿一身黑色睡衣,衬得雪白的脖子和胸前开领更加迷人,身上不知洒了什么牌子的香水,很香很暧昧,一阵阵温香气浪,向张凡肺腑里沁来!

    张凡暗道:这是个令人喷血的尤物!

    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变得疯狂!

    沙莎眼角一挑一眯,摆了个“扑死”,嘴里娇声道:“美女在你面前,你难道真的想谈正经事?恐怕心口不一,特别想办点不正经的事儿吧!哈哈哈!”

    她这一笑,浑身抖动。

    张凡看得见她睡衣下的身体曲线动人,极力压抑住内心的冲动,狠狠地咽了口唾沫,道:“说吧,你找欧阳阑珊,究竟要干什么?”

    沙莎把睡衣前襟一抿,收紧纤腰,把腰带在腹前打了一个花儿,一屁股坐到大床上,身子弹了两下,又是咯咯地笑了起来:“张先生,来,过来坐这儿,挨着姐姐……”

    说着,把身子一仰,斜倚在床头,两只眼睛亮亮地看着张凡。

    一阵阵暗香,缓缓袭来。

    什么香气?

    张凡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这香气给感染了,融化了。

    “过来呀!过来,姐就告诉你真相!”

    “一言为定?”张凡忽然心中产生一个想法:即使她是个火坑,也跳进去!

    “床上无戏言!”沙莎一骗腿,把脚和小腿从睡衣下探出来,不停地互相搓着,似乎表达内心的想法。

    办了再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先在身体上把她搞定,精神上,她岂能不屈服?

    张凡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但是,对于这样的贱货,可以另当别论!

    想到这里,嘴唇有些干燥,内心一阵冲动,慢慢地向床前走去……

    一番风雨事毕,张凡穿衣下床,看着躺在面前的沙莎,忽然觉得她没有此前那么可恶,只不过是一个挺渴望男人的女性罢了。

    他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看了半场球赛直播。

    这时,沙莎苏醒过来,爬下床凑到张凡身边。

    “张凡……”沙莎意犹未尽,情意绵绵,百般款曲地爱抚着。

    张凡自信,此时完全控制了这个贱人。

    被小妙手整治过的,全都是这个不能自控的样子!

    张凡狠狠把她搂进怀里,道:“说吧……”

    沙莎本来以为两人一旦过水,张凡就会被她降服,会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不料,恰恰相反,她自己的内心反而有一种向他降服的强烈自愿!

    这个男人,太神奇了!

    有一种让女人“一次顶一万次”的魅力!

    为这样的男人,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要我说什么?”沙莎胆怯而娇媚地看了张凡一眼。

    “说说谁派你来的!最好老实点,因为你的保镖领班已经交待了!”

    一听领班被张凡拿下,沙莎叹了口气,道:“你听说过,米国有一个碎石公司吗?”

    碎石?

    张凡在网上看过。

    它是米国一家百年连锁老店,主营咖啡、茶饮、奶饮、甜酒等高档饮料,在世界各地都设有碎石咖啡店,是全球五大咖啡零售业巨头之一。

    不过,碎石在大华国国内市场并没有打开,只在京城开有一家分店,跟星八壳咖啡的市场占有率比起来,就是十牛一毛!

    “碎石卖咖啡,我跟它有何关系!”

    “可是,他们要跟你扯上关系。”沙莎小鸟依人,头靠在张凡身上,伸手替他理了理衣领。

    “我……他们是国际大连锁店,怎么可能我一个小村医?”

    “他们确实不一个小村医,可是,你是救过省长一命的小村医!”

    “救过省长一命?”张凡一惊:麻地,他们对我相当了解!

    “黄省长!不是你妙手回春吗?”沙莎含笑,眼里满是崇拜。

    张凡倒吸一口气:对方原来是经过缜密侦察、精心设计,才派沙莎出场的!

    “这么说,你是碎石派来的?那天在西餐厅,我们并不是‘偶然相遇’,而是你们一直都掌握着我的行踪?”张凡愠怒地问。

    “碎石派人跟踪你,时间并不长。他们只是想给我们两人认识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没想到的是,在京城,我没能把你……嘻嘻,把你拿下。”

    “没拿下?然后你就偷拍了我和欧阳阑珊的秘会照片,拿这个来要挟她,借此达到要挟我的目的?是不是?”张凡说着,双手环住她的纤腰,轻轻一举,笑道,“跟我说实话,不然的话,还给你来倒栽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