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01章横扫蛮子

    矮壮黑人见状,伸手一把扯住沙莎头发,往前狠狠一掼。

    沙莎娇躯一倾,重重地摔倒在地,头碰在地面上,一阵昏厥,身子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发出极为凄厉的哭声。

    矮壮黑人抬脚踩在她腰臀之际,面露斜光,挥起皮鞭,“啪!”

    一声撕人心肺的鞭响,粗重的皮鞭,落在沙莎的大腿上。

    沙莎整个身体一直,像水里触电的美人鱼一样,双脚双手抖动不止。

    薄薄的裤子,被皮鞭抽出一道口子,先是露出雪肌,然后沁出鲜血来!

    沙莎惨叫着,卷曲身子,左右打着滚儿。

    “噢也!”矮壮黑人双眼血红,再次扬起皮鞭,对准沙莎面部抽了下去。

    “住手!”张凡一个箭步,快如鬼魅,已然冲到黑人面前。

    黑人抬臂抡鞭,向张凡抽来。

    皮鞭带着风声,如一把黑色的剑,向张凡面门直劈下来。

    张凡根本不躲,小妙手迎上去,向黑人拿鞭的手上轻轻一拍!

    “嗖!”

    黑人的长鞭抡了一个空,手臂上感到一阵“轻快”!

    再看皮鞭,已经脱离了黑人,飞出去了。

    它如长蛇飞舞,在空中挽了一个优美的花儿,颓然地落在了地上。

    众人低头向地上一看!

    “啊!”

    “哇塞!”

    “蚂蚁告的!”

    一个个不禁惊得舌头吐出来,长长的缩不回去:

    只见那皮鞭的鞭柄之上,有一只黑黑的带毛的手,仍然紧紧地握着皮鞭不肯放松!

    那只手,是齐腕断掉的!

    断口处鲜血淋淋!

    不像是刀切的断口,而像是生生地扯断的那样惨烈!

    矮壮黑人先是有两秒钟惊呆,不知发生了什么,然后他看到了落在地上的手,再看看自己的断腕,突然醒悟,一阵疼痛袭来,他杀猪般地叫了起来!

    右臂断腕之处,血如泉涌,直射两米血线。

    这人非常狂暴,也不顾手伤,也不顾血会流尽而死,却是左手一插,从腰间拔出一只闪亮的长匕首,没有瞬间的迟疑和瞄准,挥臂一甩,动作极为娴熟,有那种百发百种的自信。

    两人相距一米左右,一道白光,直冲张凡面门而来。

    好快的刀法!

    若是换了他人,这一刀,无论如何也是无法躲闪的。

    但张凡古元玄清秘术日渐进步,身形闪躲进退自如,随心而动,无须判断。

    张凡轻轻把头一歪,刀锋顺着耳边飞了过去。

    若是再晚几分之一秒,就直接贯脑而过了!

    好险!

    匕首飞过张凡,飞向了身后一名卫士。一米九高的一个白人卫生,胸口中刀,刀柄凡乎陷入胸中。他双手一捂,握住刀柄想把它拔出来,却没有勇气,晃了几晃,身体倒了下去。

    能在张凡小妙手一击之后,仍然能还手的,张凡还没见过。

    蠢货,还敢还手,这不是自找苦吃?

    张凡心中一怒,骂道:“死去吧,牲畜!”

    飞起一脚,兜裆踢了过去。

    矮壮打手情知这一脚是要命的一脚,躲闪是来不及了,只有夹住双腿,不让那只脚踢进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他双腿要把门户关上之际,张凡的鞭尖已经踢了进来。

    脚尖向上一勾,借着踢势,用力向前一蹬!

    矮壮打手的身子凭空飞起,沿一个抛物线轨迹,向窗口直飞而去!

    “咣……哗啦啦……”

    一阵碎玻璃如雨飞落下来!

    窗口被砸了一个大洞,窗棂被砸弯,矮壮打手的身体从窗口消失,已然落到了楼下!

    这两个回合,仅仅是发生在几秒之内。

    周围的打手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蒙了。

    这哪是攻击!

    这特么是割韭菜的节奏呀!

    他们也都是身经百战的西方杀手,是碎石公司重金聘来的,大华国已经有半年了,来了不少大华国的武林高手,糟蹋了不少大华国的女子,没想到,今天遇到的张凡,竟然让他们佩服得只顾观战,忘了自己的职责。

    直到威尔逊喊“快上”,他们才醒悟过来。

    虽然心中胆怯,但势在必行,便一拥向前。

    匕首、球棒、拳手……

    十几个人围上来,打击点从各个方面袭来。

    张凡无法一一“对待”了。

    只好来个一锅端吧!

    他身形一矮,脚下打转。

    如一道风,古元真气带着强劲气场,向四外爆发!

    没有激动人心的“轰然”一声!

    只有噼噼啪啪,一阵倒地的声音。

    再一看,十几个匪徒没有一个站着的!

    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掉了鼻子,有的嘴歪到了耳朵根子……不知谁的半条小腿,在空中打着旋儿,准准地砸在了威尔逊的脸上!

    “扑!”

    血水溅了威尔逊一身。

    刚才还一身绅士模样的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他惊慌地把半条小腿扔掉,不顾满脸鲜血,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抓起一把手枪。

    西部牛仔般的抓枪速度,仅仅零点几秒!

    但是,没用。

    晚了!

    张凡已经抢步上前,一把抓住手枪枪管,轻轻一捏!

    “啊!”威尔逊叫了一声。

    手里的手枪发烫,威尔逊的手皮被烫,发出一阵焦糊味道。

    手枪枪管已经成了小麻花!

    威尔逊扔掉烫手的手枪,惊恐抬头,看着张凡,两只眼睛快凸出深深的眼眶了!

    张凡皱皱眉,轻声道:“威尔逊先生,做国际生意的,首先要明白一个原则:谁的地盘谁做主!你来我大华国蹦跶,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们病夫之国,我大米帝国,付出代价的是你们!”威尔逊自从来到大华国半年来,所遇到的华国人,个个对他卑躬屈膝,满脸是笑,好像他是西方来的神。所以,已经养成了他对大华国人的轻视。

    眼前遇到张凡,他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还没有扭转自己的看法,因此,对张凡狂吼起来!

    “是吗?”张凡冷笑一声,小妙手已经发痒了!

    “我是大米帝国的公民,你不知道吗?大米帝国公司的护照上写着什么?看一眼,吓死你!”

    “写着什么?与我有关系吗?”

    “哼,我要向你们的正府告你,我国领事馆也会向你们正府提出抗议!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正府,敢对大米帝国的抗议不害怕的!”

    “是吗?那你就去抗你妈的议吧!”

    张凡说着,小妙手又是一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