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02章寄人篱下

    威尔逊的一只耳朵被抹平,扁圆的耳朵,飞到了墙角!

    “你敢打洋人!”威尔逊手捂耳朵根,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放不下装洋逼的臭习惯,“你们政府饶不了你的!”

    张凡笑了:“国人我不打,我打的就是洋人!”

    说着,小妙手又是一抹。

    威尔逊的右耳朵又没有了。

    “怎么样?不服的话,下面的玩艺也一起取消吧?”张凡说着,把威尔逊一手提起,摁在桌子上。

    威尔逊拚命挣扎,高大的身躯在桌子上扭曲着。

    张凡把他腿部一推,威尔逊立刻臀部撅得老高,特像农村劁猪时被捆好的猪!

    “我给你做个变性手术吧!”张凡笑道。

    “张先生,张先生,我不敢了,不敢了!”威尔逊这回是彻底害怕了,终于不敢再装逼!

    他胆破心惊地叫了起来:“先生,先生!饶了我吧!”

    “要想我饶你,答应我一件事。”

    “答应,我答应,只要留下我那玩艺!”

    威尔逊哀求道。

    “你,马上退出省里的市场竞争,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回米国去!再让我看见你出现在大华国,我直接劁了你!”张凡一字一句地道。

    “我答应,我答应,我们马上撤走,马上撤走!”

    说着,挣扎着要起身。

    张凡把他轻轻一推,一摁,脸摁在桌子上。

    威尔逊扭头道:“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了,你还不放我?你不守诺言!”

    张凡道:“你用如此残暴的手段,来残害沙莎一个弱女子,跟野兽一样,不给你多留点记性,你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并不食言,我刚才答应过留下你这玩艺,这没错。但是,从此以后,它也就是个摆设了!”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沙莎,她满身伤痕,已经奄奄一息了。

    张凡一怒恶气冲顶而起。

    拿起烟灰缸,向威尔逊轻轻一砸!

    威尔逊只觉得一阵剧痛,眼前一花,直接晕死过去了。

    张凡回身,抱起地上的沙莎,大步走出门去。

    楼下,保镖领班也早已打倒了几个企图逃跑的卫士。

    两人汇合,把沙莎弄到车上,开车离开了。

    当天晚上,张凡开车回到江清市,给了保镖领班一笔钱,辞退了他的保镖工作,然后把沙莎送到苟主任的中医院住院疗伤。

    沙莎的伤,基本是皮外伤,在医院打了两天消炎针,基本就没事了。

    苟主任给张凡打电话,通知他,沙莎可以出院了。

    张凡来到病房,见沙莎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出院,便问道:“你出院以后,怎么打算?”

    这话一出,沙莎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回米国?肯定不行。跟碎石公司结梁子了,回去会被碎石的枪手暴头。留在大华国?我现在是要工作没工作,要钱没钱,脸上一脸伤,怎么过?”

    凤落鸡窝!

    她可怜地说着,完全失去了前几天那个骄气冲天的沙莎的模样。

    张凡见阳光下她脸上和脖子上的伤痕,不禁一阵心疼,伸手轻轻抚摸着,柔声道:“要么,我给你找套房子,你先住一段时间再说。”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没事干憋得慌。你帮人帮到底,帮我找个工作吧,挣多挣少也有口饭吃。”

    张凡想了想,问:“你是中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不干专业可惜了。要么,你去素望堂坐诊?”

    “素望堂,你不是说沈茹冰是素望堂的所长吗?她当所长,让我在她手下打杂,她记得我过去的仇,岂能容得下我?不行不行!”

    张凡劝道:“一时半会,我也不能替你找到更好的工作,要么,你去一家药膳馆,给你找个轻闲的的活?”

    “药膳,想想就吐!不去!”

    “那你还是去素望堂吧。我是那里的股东,也有一定用人权,你不完全是给沈茹冰打工,就算给我打工,心理上能接受吧?”

    沙莎被说动了,媚眼一抛:“给你打工,心甘情愿。而且,还能经常和你见面。”

    “要是你想好的话,我就跟茹冰透露一下?”

    “那好吧。你可别说是我求着她的。我可不愿意看她的脸子!”

    “哎呀,都是大学同学,哪那么多穷讲究?没事,我跟他说。”

    张凡接着,便打通了沈茹冰的手机。

    一听说要让沙莎来诊所坐诊,沈茹冰竟然大出张凡的意料,马上痛快地答应了。

    在沈茹冰看来,这可是一个出气的好机会。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好几年了,被人抢去男友的这股窝囊气,始终憋在肚子里没有出来。

    现在,你沙莎竟然投靠到我的门下……呵呵,即使我不修理你,你也低我三等!

    一想到沙莎在她面前夹着尾巴做人的样子,沈茹冰一阵快意!

    没想到这件事一说就成,张凡相当高兴,当即付了沙莎的住院费,办完出院手续,带着沙莎,去了省城。

    两人进到素望堂时,沈茹冰正在给一个病人听诊。

    她用眼角的余光斜了沙莎一下,把下巴一呶,随意地道:“来了!先坐下等。”

    表情和声音,是相当的牛逼。

    张凡和沙莎坐下,等了五分钟,直到沈茹冰把病人打发走,她才正眼看着沙莎,把听诊器扔到桌上,笑道:“没想到沙小姐,跨国公司大白领,竟然到我这小诊所屈就!我这池子太小,您这条美人鱼,恐怕装不下吧!”

    沙莎脸色一红,针锋相对:“沈所长,若是记着前仇,鸡肠小肚的,不肯给我这只饭碗,也不勉强。我来这里,可是张凡求爷爷告奶奶,我才答应来帮忙的。要不是看在张凡的面子,你这小地方,我连正眼都不看一眼!”

    “哟哟,”沈茹冰咯咯地笑了起来,“都落到什么田地了,还说大话给嘴过年?本诊所生意兴隆,想来这里坐诊的名医挤破脑袋,张凡看在你走投无路的份上,介绍你进来,你就感恩吧,别再摆你那世家儿媳的臭架子了!要知道,你现在是世家名门的弃妇,而不是儿媳!”

    沈茹冰这嘴,真够狠的!

    张凡在中医院就职的第一天,沈茹冰和苟主任之间发生的那番对骂,可谓经典,张凡记忆犹新。

    没想到一年多之后,这沈茹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嘴上的功夫相当了得!

    沙莎也不是善碴儿,冷笑一声,反唇相讥:“我说沈所长,你靠着张凡的声名,维持生意,还好意思说生意兴隆?生意兴隆和你有一毛钱关系?谁不知道,来素望堂看病的人,都是奔着张凡大名来的?”

    沈茹冰一听,眼光如刀一样,直向张凡看来,意思是问:是不是你的原话?

    张凡忙嘻笑着摆手:“这话可不是我对沙莎说的!你别拿我煞气!估计是市中医院那帮人对她说的。”

    沈茹冰被沙莎这句话,给搞得气馁了一半,底气不足地道:“张凡算个球!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是没有我在这里坚守,这诊所早就黄一百次了!”

    这话确实是良心话。

    张凡一阵感动:沈茹冰一天到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假日,守在这里。而张凡却是满世界到处游走,一分钱没投入,拿着干肥肉,照样分钱!

    想到这里,觉得亏欠沈茹冰太多了。

    张凡忙道:“对对,沙莎,我跟你说,茹冰确实是这诊所顶大梁的。没有她,这诊所什么也不是。你俩是大学同班同学,我建议,你们别碰到一起就叽叽咕咕的,让人笑话。好不,我求求你们了。”

    张凡说着,又是点头哈腰,又是双手作揖。

    沈茹冰见张凡如此,也不好意思再挑起战争,便斜了沙莎一眼,道:“立柜里有我两套备用白大褂,你去挑挑吧,合身的话就先用着。明天我打电话叫裁缝铺来给你量身定做一套,还有,住宿的话,建议你别出去租房住,就在所里跟我一起挤一张床吧?大学时,咱俩也是一个寝室。”

    沙莎听见沈茹冰如此,心中的气也消了一大半,转身对张凡说:“那……我就在这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