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03章省长的礼物

    “好好干吧,这里,你专业对口,还有一个同班同学跟你志同道合,工资也差不了你的……”

    张凡说着,看了沈茹冰一眼,意思是在问:你给她多少工薪?

    沈茹冰嘴角微微一笑,嗔道:“你鬼头蛤蟆眼地瞅我干吗?我是那么抠抠索索的人吗?沙莎虽然没有坐诊经验,但大学本科、医学学士的学历放那儿放着呢。我看,一个月先拿七千基本工资,月底看效益高低,再分奖金,总体每月不会少于一万的。”

    沙莎一想到月薪过万,在省城生活根本没问题,便非常高兴,伸手搂住沈茹冰肩膀,拍了拍她的脸蛋,笑道:“谢谢老同学,我的沈大所长!”

    张凡倒是有些顾虑,他想到了张村医。犹豫地道:“沙莎刚来,就比张村医工资高,这样的话,会不会……”

    “没事没事,我已经很满足了。”张村医此时刚刚从洗手间出来,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忙说道,“我没什么学历,起薪五千已经很高了。前几个月沈所长又给我提到六千,还有奖金,已经很满足了。”

    张凡满意地点点头,告辞离开了。

    走到车边,回头见两个美女站在诊所门边向他招手,他心里笑:好,两个女人一台戏,以后就有热闹可看了!

    离开素望堂,张凡开车径直去赴段小茵的酒局。

    原来,碎石公司这件事,不仅是张凡给自己和欧阳阑珊解了围,也把黄省长从左右为难的境地里解脱出来。

    段小茵听说碎石被张凡直接给废掉了,便邀请张凡去吃饭,说黄省长要当面感谢一下。

    这场酒宴是在一家高档饭店顶层一个秘密包间里进行的。

    整个顶层,便都是商务包间,是政商要人会面谈事情、做交易的场所,因此,走廊里没有杂人,显得特别肃静。

    张凡走进包间,段小茵夫妇已经等在那里了。

    段小茵的黄省长两人均是春风满面,一见到张凡,热情地跟他握手。

    黄省长最近身体状况恢复还不错,脸色也正常。张凡替他把碎石这块压在他心头的石头踢掉了,令他心情轻松,大家坐下来,他便跟张凡谈笑风生。

    不过,张凡身边的段小茵,却是更加吸引张凡的注意力。

    段小茵今天穿戴显得素雅得体,淡妆轻抹,前开领的“v”形也不像平时见张凡时开得那么深,不过,惟其如此,胸前两处海拔不低的存在,却更有一种满园春色关不住的诱惑,张凡趁黄省长低头点烟的机会,深深地往她胸前多看了几眼。

    段小茵的眼光正往张凡身上溜,两人的眼光在空中相碰,似有火花一闪,她红唇微抿,给张凡偷偷送了一个辣辣的媚眼。

    这段时间两人好久没见了,因此段小茵一见张凡,心中便有点激动,身子早已经悄悄发热,当着老公的面,又不好表达,只好一边倾过身来给张凡倒酒,一边用手暗暗在张凡腰上抚摸了几下,算是给自己解解馋。

    张凡后腰上被她一摸,如同火烤一般,一股电流沿后背直达百会穴,鼻子里又是传进了她身上的女人味,不由得不自在起来。

    不行,今天这个场合,必须挺住,不能让段小茵这个小妖给坏了大事。

    张凡担心黄省长察觉段小茵的动作,忙站起身子,挡住段小茵的半个身子,冲黄省长举起杯子,“黄省长,段姐,我是农民家庭长大,就一穷孩子,以前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能和省长一家坐在一起喝酒,来,我提一杯,祝黄省长身体健康,祝段姐快乐幸福……”

    “好好。”黄省长把杯子碰过来。

    三人举杯同饮。

    黄省长自从上次心脏住院被张凡妙手回春抢救过来之后,已经基本不喝酒了,今天陪着张凡,也是开了酒戒,两口酒下肚,脸上红光满面,笑道:“小张,多谢你呀。要是没有你,我现在这把老骨头都成灰了!”

    “就是嘛,张神医那天在省医院里,顺便把我的病也给治了。真是妙手神医呀。”段小茵感叹地道,一边说,一条**慢慢从桌下伸过来,搭在了张凡的腿上。

    张凡被这一条柔软轻滑的腿给搭住,自己的半条腿立刻麻木了。

    他想把她的腿从上面移开,又怕动作过大被黄省长察觉,只好一动不动地忍着。

    难忍哪!

    身子半边都慢慢地燥热起来,张凡心里直叹:段小茵呀,你胡整什么?难道真的贱到了这个地步?再贱也不在这一时半会儿呀!

    唉,都怪我!当初在省医院里,给段小茵治病时,用上了小妙手,把这段情给埋下了种子!

    如今,半年多过去了,尤其是省城郊外段小茵别墅那次情意绵绵的相会之后,张凡无时不刻地在担心:这颗种子,在慢慢地发芽儿,说不上什么时候,一阵春风吹过,它就会破土而出!

    那时……后果是什么?

    想都不敢想:一个小村医,跟堂堂省长夫人有染……

    去!

    弄不好身败名裂了!

    黄省长猛然间发现张凡表情有些不自然,乐了一乐,用牙签扎了一块清蒸海参,递过来,“小张,你尝尝这个,这个是从北极打捞上来的野生十年海参,营养价值极高,抗癌,也保持年轻,我和小茵每周都吃两只。”

    “谢谢!”

    张凡这才从刚才的思考中转过神来,忙伸手把海参接过来,轻轻放到嘴里。

    味道属实不错。

    入口绵软,一嚼就化。

    张凡早就知道海参里面的胶原蛋白有抗皱的功能,不过也没有想起来每天去吃它。

    原来黄省长家里天天吃哪。

    怪不得段小茵三十多岁了,乍一看却像二十多岁的大学生。

    “不错,不错。”张凡一边嚼,一边连连点头。

    “这种高级野生海参,市场上买不到,黑市价格约在一万元一斤,我有个朋友,做r国和大华国之间的海参贸易,常年给我供应这个。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两箱冰冻的和几袋干的,你带回去,给你夫人吃,坚持长年吃,会很美容的。”黄省长道。

    “那,那太不好意思了。”张凡这样说着,但并没有推却。

    因为他知道,省长这个级别的人物,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都是不花钱来的玩艺。

    既然省长诚心赠送,张凡就不需要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