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04章辜负

    张凡想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深深点头道:“既然省长和段姐这么热情,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呀你呀,总算说了句痛快话!”

    段小茵笑嗔了一句,右手举杯,倾身过来,而左手又是悄悄在张凡身后摸了几抓,临放开之前,还狠狠地掐了一下。

    张凡只穿了一件衬衣,被她尖尖素手一掐,疼得心里一抽,嘴上咧了一下,差点叫出声来。

    黄省长发现了张凡脸上的异样,不禁问道:“小张,怎么了?这酒你不满意?这酒是f国八十年窖藏珍品,味道有点重,要是你不习惯的话,来瓶六十年的?”

    酒好酒坏,对张凡来说都一样,因为他本不是贪杯之人。

    但此时,张凡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马上顺着省长的话,道:“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这酒有点苦,来瓶稍微淡一点的,也许更好。”

    “好!”

    黄省长马上按了按桌边的按钮。

    一个服务员推门进来,双手托着菜谱,躬身向前,极为恭敬地问:“几位,您们……还需要点什么?”

    “f国蒙拿力沙酒庄60年窖藏,来一瓶。”黄省长道。

    “好的,先生,蒙拿力沙60年是3万5千元。不过,这里有女士,要不要再来一瓶3万元的路易二百冰葡萄甜酒?”

    这个服务员一看就是卖酒提成“开瓶费”的,极力向客人推荐,希望客人多花钱买酒。

    “来一瓶吧。”没等黄省长说话,段小茵便道,“不过,不要开盖,我们会带走的。”

    “好嘞,我会把它包装好,给您提过来的。”

    服务员乐得嘴上快憋不住笑了,忙下了单,走了出去。

    不一会,服务员托着两瓶酒走了进来,伸手把蒙拿力沙60年开了盖,把另一瓶包装精美的路易二百递给段小茵:“您看看,满意不?”

    “可以。你出去吧。”

    段小茵看了看酒,挥了挥手。

    “好嘞,各位慢用。”

    服务员赶紧走了出去。

    “张神医,”段小茵把路易二百推向张凡面前,“这瓶酒,是我送给你妻子的。这种甜酒里面,有冰葡萄精华素,很适合女人面部年轻态的。你妻子,我虽然没见过面,但想来一定年轻漂亮吧?啊,呵呵。”

    说着,左手竟然从桌下轻轻地握住了张凡的右手小妙手。

    张凡心中一紧:这个段小茵今天是怎么了?

    当着老公的面,你这么做不是玩火吗?

    万一被省长看见,张凡在他面前从此也就报销了!

    想到这,张凡忙轻轻地握了她的纤纤小手一下,又拍了拍她的大腿,以示安慰,嘴里笑道:“谢谢段姐这么关心,我替我妻子谢谢段姐了。”

    张凡嘴里这样说着,心中却是感慨:

    这个段小茵,也真是人精!

    她当着省长的面这样做,表达的意思是十分的细微:省长老公,看见没有?我对张凡的妻子是一点嫉妒也没有,这说明,我跟张凡之间也是什么也没有,老公,你放心。

    其实,黄省长看人的眼光相当厉害,他能当上省长,肯定在看人这方面有独到之处。不用段小茵撇清,他对张凡是一点也没往那方面想,相当地信任。他接过妻子的话碴道:“哪天周末,你带你妻子一起来我家,尝尝你段姐的厨艺!”

    “好的,我一定前去打扰你们了。”张凡微微笑着。

    又喝了一阵,黄省长起身出门去洗手间。

    包间的门刚刚关上,段小茵便“嘤”地一声,扑了上来。

    双臂紧缠张凡脖子,俏脸烫人,贴在张凡脸上,“小凡……”

    一句未说完,眼泪已经是如断线的珍珠,滚落下来。

    直滚到张凡衣领里,热热的,然后马上又是凉凉的。

    张凡不知所措,忙伸手揽住他纤腰,十指在腰际活动,安慰道:“茵姐,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委屈吗?”

    “委屈,委屈,委屈死了!”段小茵泪眼闪光,抬头嗔道。

    “你……我做错什么了?”

    张凡其实心里明白自己错了什么,但嘴上故意做萌呆状。

    “你真没良心,这么多天不来看看我。我对你怎么样?即使是普通朋友,你也不应该冷落人家这么长时间呀!你知不知道,再不见你一面,我都快疯了!”

    说着,把双手直接探进张凡衣服里,在后背环住不放。

    张凡一阵感动一阵自责:唉,真情女子,倾情相依,我却视若无物,辜负她春心一片,漠视她深情无边……

    唉!都怪这双小妙手,能点火却不能灭火,把段小茵弄得不上不下,他自己和段小茵都无法收场。

    “小茵姐,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叫我过去?”

    张凡下意识地想用这个办法,来给自己解脱一点愧疚感。

    “打电话?叫你过去?哼!你一个妇科男医生,又惯会迷人,你身边的女人能少了吗?我何必硬往上凑合?强扭的瓜不甜,你要是心里有我,你会来看我。心里没我,当然不会来看我了。”

    段小茵松开手,擦了擦眼泪,警惕地向门外看了看,生怕黄省长突然闯进来。

    “好了好了,我已经答应省长,以后每周去一次了。”张凡说着,伸出小妙手,轻轻地在她脸上一拭一抚,那满脸的泪光,顿时消失干爽,一点泪痕也看不出来了。

    “别领你家那位去,我看了闹心!”

    段小茵娇娇地说,那口气像是一个妻子跟丈夫说话。

    两人刚刚分开,黄省长便推门进来了,他脸色有些焦虑,还没坐下,便大声道:“小茵,小张,我刚才在走廊里,碰见一个老朋友,他正在打急救车。”

    “怎么了?”段小茵惊问。

    “省电视台主播青莱,在包间里晕倒了。”

    “青莱?”

    张凡和段小茵当然都知道这个名字,因为她是省电视台新闻节目的女主播,每天都在电视上露面,是全省家喻户晓的美女,在省里甚至省外,都有无数粉丝。

    “她跟谁在一起?”段小茵问。

    “跟权总在一起。”

    “永青制药的权总?”

    张凡和段小茵都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