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06章两个火药桶

    这时,有人在走廊里狂吼:“病人呢?病人在哪里?急救车来了!”

    权总征求地看了张凡一眼,问道:“张神医,这事儿你看……张神医,我还是请你帮个忙吧。”

    “救护车已经来了,上车吧。”张凡平淡道。

    “我有点担心……医院能不去就不去。”

    “为啥?”张凡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蒙蒙地问。

    “原因是青莱的身份……这事若被媒体探知,全大华国的小报记者都会涌来省城……”

    对呀!权总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这种文艺圈的绯闻,不正是养活了一大批小报和网站的营养吗?

    “可是,青莱女士的意思呢?”张凡转身问青莱。

    “去医院,去医院!你权老总怕别人知道,我可不怕。我就是让全世界都知道!哼!”青莱刁蛮无比地高声道。

    张凡不禁一皱眉头:这女人好刁!而且无羞无耻无底线哪!

    权总,你钱有的是,找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怎么偏偏惹上了这朵带刺的玫瑰?

    “青莱,青莱!”权总劝道,“张神医的医术,我跟你讲过的,他完全可以应付,求求你,我们还是把急救车退回去吧。”

    权总上前,躬身屈膝地道,然后求救地看了张凡一眼。

    张凡笑道:“权总这么信任我,我只好勉为其难了,只怕青莱女士不信任我。”

    青莱轻瞟一眼张凡,嘴角一笑,然后横眉冷对权总,道:“好吧,看在张神医的面子上,我今天就不叫你出丑了!”

    权总一听,如同大赦,马上回身走到门外,掏出一把钞票,递给急救车的医护人员:“病人已经康复了,没事了,你们走吧。”

    “以后整明白再打120!别瞎机八忽悠!”急救人员一把夺过钞票,骂骂咧咧地走掉了。

    权总长长地舒了口气,回过身,紧紧关上房门,小声问:“张神医,您看,是在这儿?还是换个地方?”

    张凡转脸看向青莱:“这哪是看妇科病的地方?细菌太多!我手头又没有医药和器械。我的意思,如果你能下地走动的话,最好换个地方,去我的诊所。”

    青莱腰肢动了动,美目流盼,轻轻看了张凡几眼,娇声道:“我就听张神医的。”

    到一个私人诊所,悄悄把事情办妥了,神不知鬼不觉,权总是求之不得了,忙上前问道:“莱,你能下地走吗?”

    青莱把他的手往一边一打,微笑对张凡道:“张神医,我现在肚子一阵紧一阵慢地疼,你先给我揉揉,止止痛,不然我直不起身子。”

    说着,娇娇地冲张凡眨了眨眼,眼里闪着水儿一样的光。

    去!

    女主播让我给揉肚子!

    而且是当着权总的面!

    我有那么急色?

    张凡笑道:“止痛可以。不用揉,我先给你点个止痛穴就行了。”

    青莱略有些许小失望,只好重新躺下,“那好吧,张医生,我肉嫩,你手法可要轻一些呀!”

    “放心,止痛点穴都是用内气封住皮下神经,因此不用深点穴位,全都是蜻蜓点水。”张凡笑道。

    “点哪儿?”

    “胸部四穴,”张凡看了权总一眼,征求意思地说,“腰背三穴,七星止痛,你看……”

    权总刚要点头,青莱那边已经把上衣高高地卷了起来,挺胸道:“张医生,快点吧,我痛得受不了。”

    张凡又是微笑道:“不用卷得那么高,四个穴位水道、外陵、下脘、建里,都在中下部,上面露太多也没用,这室内温暖不高,小心着凉。”

    青莱有一点尴尬,把衣服往下盖了盖。

    在肌肤上观察一下,找准四个穴位,伸出小妙手,“嗖嗖嗖嗖”四下轻点。

    指尖带古元真气,指法柔荑如水,虽力浅而穿透,无声而震撼心灵。

    每点一下,青莱的身子就随之一弓,发出一声稍感夸张的哼叫。

    等张凡将她身子翻过去,点完背部三个穴位时,青莱已经一动不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软在了诊台上。

    “怎么样?还疼吗?”张凡问。

    此时,青莱疼痛消失,脸上随之露出如花笑容。

    “张神医,你真神!”青莱伸出拇指,由衷地夸奖道。

    张凡也不说什么,回头对权总道:“你扶她站起来吧。”

    三人收拾一下,走出包间,下楼上车。

    一会儿功夫,来到素望堂。

    进到诊所里,张凡和权总一边一人,扶着青莱,把她安排到诊台上,平平地躺下。

    沈茹冰和沙莎刚刚睡下,听到诊室里有声音,急忙起床,披上衣服,从后面卧室里走出来。

    “谁呀?是张凡!我说你精神好不好?深更半夜的,又弄病人来!你不叫别人睡觉了?”沈茹冰睡眼朦胧,一边走,一边不满地道。

    “讨厌!”沙莎也是娇声地骂着。

    两人走近前,一看,都有点愣了。

    她们两人当然是都见过青莱,她每天在电视上露面,一眼就认得出来。

    妖精!

    原来是一个妖精!

    张凡深更半夜弄来一个妖精!

    沈茹冰顿时气喘吁吁,怒目斜视张凡!

    沙莎更是怒不可遏,叉腰往前一步,像是要打青莱两巴掌。

    两个美人眼露酸气,两个火药桶一点既燃!

    去!

    张凡考虑不周了!

    他意识到自己把青莱到弄素望堂,是有多么低级的失误呀!

    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好好哄这两位辣椒了!

    他急忙冲沈如冰和沙莎一笑,表情坦然地道:“这位是权总,永青制药的权总。这位是青莱,在电视上见过吧。”

    “我姓权,两位医生,打扰了!”

    权总弯腰伸手上前,跟二女打招呼。

    沈茹冰直到这时,才注意到旁边还有权总这么个人。

    有这个权总一起来……沈茹冰想,看来,这个青莱跟张凡没关系,八成是权总的事。

    她转怒为笑,礼貌地伸出手来,道:“权总你好,以前,张凡跟我提过你的大名。”

    权总此时是见谁都叫爷了,见诊所所长伸过手来,马上弯下腰,双手跟沈茹冰握了握手,卑谦地说:“沈所长,深更半夜,打扰您了!青莱的病,有点特殊情况,只能到素望堂来,张神医的医术,我是领教过的,除了张神医,别人我都不敢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