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08章惊胎

    “没那意思!我只是个医生,我管得着患者滥不滥?我劝你你尽快给肚子里的孩子找到主儿,把孩子生下来,否则的话,只好去做刮宫手术了。”

    “刮宫?”青莱玉体一缩,又是一抽,双腿不由得紧张,面容露出极度紧张,声音颤抖,低声问道:“张医生,那……是不是很疼?”

    “我没给妇女刮过,但是我听说是很疼的。”张凡微笑摇头。

    张凡在江清市中医院工作时,听到过妇产科手术室里传出来的尖厉叫声,那声音透着极度恐惧,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特别凄厉可怕,那种绝望的声音,令人听了身上起鸡皮疙瘩。

    张凡的惜香怜玉,大多是听了那些惨叫之后产生的!

    做女人不容易!

    男人,快乐完就完了。

    女人快乐完,回报的是比快乐多几倍的痛苦:妊娠反应,十月怀胎,痛苦分娩,或者忍受着精神和**的双重折磨走进引产室……

    想想,女人也是怪可怜的。

    眼下的这个青莱主播,虽然性格刁钻蛮横,但毕竟她肚子里的事,是男人做下的,而她却要替男人来承担这些痛苦。

    有些不公平。

    想到这,张凡再看青莱,忽然觉得她不是那么刁蛮了,而是一个很美丽又无助的女人。

    “那怎么办?我怕疼,我一想到手术,就想跳楼!”青莱双手抱肩,双眼里透出无限恐惧,像一只小绵羊,抬眼看着张凡。

    “你别太害怕。我先给你彻底检查一下,弄清了情况之后,也许,能无痛引产吧。”

    这一说,如同一剂镇定剂,令青莱安静下来,渐渐地有了一些信心。

    “那好吧,你仔细给我检查一下。”青莱重新平平地躺下来,驯服地看着张凡。

    “检查的话,需要把衣服去了。”张凡轻轻地道。

    “衣服?”青莱内心里相当情愿,但表面上故作忸怩,红着脸,轻声道:“这室内有点冷呀!”

    张凡转身,搬过来一只电吹风对着青莱,开足开关。

    红红的电丝立刻把青莱照得像个桔色人,反而增添了几分美丽和诱惑,阵阵热气扑面而来。

    “这回可以了吗?”张凡问道,又加了一句,“我是医生。”

    青莱开始脱,她动作犹豫,遮遮掩掩,像洞房新婚,装三分羞涩,怀七分急切,曲起腿,一点一点,把腿上的武装解除,然后似乎意犹未尽,接着把上衣也是大大敞开,使劲向上扒了扒衣服。

    “可以了。只检查腹部以下,上面不检查。”张凡微笑道。

    青莱只好把衣服向下拉了一拉,遮住文胸。

    张凡暗念“我是医生”两三遍,然后悄悄打开神识瞳,目光立即穿透她的肌肤,深入身体内部。

    看了一会,已然全部看清,不禁倒吸一口气,心中暗道:

    奇怪!

    胎儿不正常!

    她身体内部的结构,如三d画面,尽入张凡眼中:

    神识瞳之下,胎气缕缕,却是从未见过的异常胎气。

    正常的胎气,男胎偏浊,女胎偏清,萦绕渗透于紫宫壁的内外。

    而她肚里的胎气,却大不尽然:白里透黄,浊气弥漫,前后左右移动,时起时伏,好像有冷风在胎气之中产生惊风驿动,整个胎气显得凌乱无序。

    “凡胎气不清不浊,白如寒霜,浊如艾灸,驿动不止者,为惊胎,四足月,胎死腹中……”

    《玄道医谱》中的一段话,闪现在张凡眼前。

    何为惊胎?《玄道医谱》另有解释:

    “凡男女合和受孕,女受恐懗不从,而男强暴施行者,暗结珠胎之际,阴阳气不和畅,浊气凝滞,胎气乃散,是为惊胎……”

    张凡曾经从现代医书上看到,男女交合之时,须恩爱相濡以沫,才能生下健康聪明的宝宝。

    原来,古人对此也早有定论了。

    可见,青莱这个惊胎,乃是被男人强歼后怀下的。

    “怎么了?”青莱发现张凡面色大变,情知不妙,急忙惊问。

    张凡打量着她,许久,颇为同情,不禁拉起她的手,轻轻问道:“有件事,你可否向我如实诉说?”

    “那要看你问的什么事?问我银行密码,我也如实告诉你?”青莱的手被张凡拉着,内心一热,禁不住媚笑起来,眼神含情,深深地向张凡一瞥。

    “我问你,这孩子的爸爸……怎么说呢,就是说……”

    张凡这句话真是难于启齿,他怕伤了青莱的自尊心。

    “你直说吧,有什么顾虑!”青莱也是被激起了好奇心,追问道。

    “那个男人,当时是不是强……强迫你?”张凡没有好意思把“强歼”两字说出来,改成了强迫。

    “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认识他?”

    青莱这一惊,可是不小,身子一弓,坐了起来。

    “因为,你的胎有问题。”

    “有问题?”

    “你怀的是惊胎。”

    “什么?惊胎?”青莱声音颤抖,“我听说过死胎、葡萄胎,惊胎,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它是怎么回事?”

    “惊胎就是……你受惊受强迫时怀下的胎儿,受孕之时,你心怀恐惧和愤恨,那个男的也无惜怜你的感情而且心怀恶意,你们二人这些‘毒气’合在一起,伤了正常胎气,形成了惊胎。因此,我推测,你是被人强歼之后坐下的胎儿。”

    “啊!”

    青莱掩口,失声叫道。

    “我猜的有错?”张凡轻声问道。

    青莱美丽的眼睛眨着,以一种遇到了神明的眼光,看着张凡的脸,哆哆索索地问:“你……莫非是神医?”

    “呵呵,过奖了。大家都这么叫我,我自己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多看了几部医书而已。”张凡谦虚地道,然后问,“你的意思是,三个月前,真的有一个男人把你……”

    事己至此,青莱只好吐出真言,她面露痛苦:“张神医,这件事我不敢对别人说,说了,我就毁了。”

    “谁做的?这人这么厉害?能把你拿下,然后叫你闭口?”张凡愤怒地问。

    “他手眼通天,势力太大,台里的女人,凡是有点姿色的,都必须给他过过水,几个长得好看的女主持人,必须随叫随到去满足他的兽……不然的话,立马叫你滚蛋!”青莱又羞又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