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09章你不懂女人

    “你这么一说,我已经猜到了,这个人是你们台里的台长吧?”

    张凡眉头一皱,一字一句地问道,眼里已经是怒火外喷了。

    青莱轻轻地点了点头,见张凡眼里喷火地看着自己,误以为他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急忙含蓄地伸出双手,把搭在文胸上的衣服拉下来,轻轻遮住腹部一半,语调非常凄楚:“是台长,卜台长,卜常顺台长……”

    “卜常顺?”

    这个名字,张凡好像是听说过,是周韵竹无意间说过一句,说卜兴田有个表弟,在省里文宣系统。

    “呜……这个姓卜的不是人,是条狼。他仗着他表哥的势力,仗着他跟上面的关系,在台里一手遮天,独断专行,想整谁就整谁,想睡谁就睡谁。台里的女人,五十岁以下的,都是他的后宫嫔妃!哪个月,没有几个去医院打胎的?台里女人的孩子们,估计不少是他的儿子!”

    “她们就没反抗过?是不是很享受?”张凡不解地问。

    “反抗?谁要是稍有不服,不是开除就是降薪降职,真正敢跟他较量的几个人,都被他弄残或者弄监狱里坐牢去了……”

    “弄残?可能吗?直接把人打残?”张凡问道。

    “他怎么会直接出手?他表哥手下有庞大的打手团队,只要谁敢跟他炸翅儿,准没好。有个副台长,举报他私吞公款500万,上面来人查了一阵,没找到证据。调查组刚刚撤走,副台长就在下班的路上被一群不明身份的蒙面人打成植物人,案子至今未破。其实,谁都心里明镜似的,这事就是卜常顺干的。”

    浩浩宇宙,朗朗乾坤,我大华国之境内,竟然有这样的魑魅魍魉横行街市!

    简直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了!

    一股强烈的怒火,从张凡胸中升起,窜到面门,他脸上涨红起来,仿佛每根毫毛都在呐喊!

    张凡厉声问道:“难道就没人动得了他?不会吧?你们电视台是富得流油的单位,没有硬门子,进得去吗?台里的员工哪个好惹?”

    青莱轻叹一口气,道:“确实像你说的那样,电视台这个地方,没有硬门子,你再大的本事也进不去,里面的人个个都不好惹。可是,卜常顺有黑道背景呀。”

    “黑道背景?”

    张凡暗道:莫非是卜兴田给卜常顺助力?

    “对。他那个表哥,就是省里天际集团的老板,手下有强大的势力,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在咱们省里,除了黄省长,谁都惧他三分!他想整谁的时候,或者派人动手动刀,或者收集谁的资料,真真假假地往上举报,把你的官位给拿掉,谁不怕他?”

    “你说的这个我理解,可是,电视台的女人未必都有官位,也没机会贪腐,怎么会怕台长这些手段?”

    青莱再瞥张凡一眼,感觉他萌萌的好可爱,含笑道:“你白当了妇科医生,对女人你其实不懂。”

    “我不懂女人?”对于搞定了这么多女人的张凡来说,在这方面向来是比较地有些自负的,因此对青莱的评价大感惊奇。

    青莱又是微微一笑:“职场中的女人,被上司潜一下规则,是常态,不必大惊小怪。你想想,哪个女人被外面的男人搞了,会回家告诉自己的老公?她们要么是偷偷乐,很享受;要么是系上裤带忍气吞声。这种事张扬出去的话,吃亏最大的是女人自己!”

    这一点,张凡从未想到过。

    还真的长了点了见识。

    “那么,你也是属于‘系上裤带忍气吞声’的一类了?”

    “不这样,我还能怎样?我父母是公司里的小职员,他们辛辛苦苦培养我,我毕业于咱大华国最高的新闻学府,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在一个街道办事处做杂务,每月开四百元工资,干了三年哪!后来,一个偶然的情况下,省电视台公开招聘播音员,我笔试面试全是第一,这才进了电视台。我的职务来之不易,我就是豁出命来,也不想失去这个职位。我不忍气吞声,我又能怎样?”

    青莱说着,泪水夺眶而出!

    张凡一阵怜惜,用纸巾轻轻替她抹去眼泪。

    青莱闭着眼睛,很享受地让张凡给她擦泪,然而,一串串的眼泪,却止不住继续从长长的眼睫毛里继续滚落出来!

    张凡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美人,忽然感到,人生在世,真是不容易!

    尤其是孤立无援的弱女子,更其不容易!

    她们丽质天成,鹤立鸡群,成为男人的窥视对象,可以说,她们周围群狼环侍,稍有不慎,就落入狼口永世不得翻身了!

    沉默良久,张凡见她泪水止住了,才悄声问:“既然如此,你一个半月前发现自己怀孕,为何不早早做掉,反而去找权总当替罪羊?”

    青莱眼里透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光,咬牙道:“我是打算把这孩子生下来,然后,用这个孩子来控制卜常顺,使我自己在省台里站稳脚根,向上发展。”

    张凡对于眼前这个想法妖异的美人儿,简直无话可说。

    他微笑半天,才问道:“这个胎儿有问题,不宜生下来。你对此怎么打算的?”

    “不宜生下来,那就做掉吧,不过,我真的怕刮宫。”

    “别怕。我给你开一副七星清宫汤,你喝下之后,自然无痛流产。然后,我介绍你去江清市中医院,让苟院长给你清理一下紫宫内壁。她技术娴熟,不会把紫宫壁刮薄了,这样的话,不影响你以后顺利怀孕。”

    “也只有如此了。”

    青莱似乎有点遗憾。

    “有什么伤心的,这样的孽债,流就流了!替卜常顺那样的恶棍养育后代,其实是助纣为虐,你难道甘心?”

    青莱听了,有些受触动,慢慢点了点头,“好吧,你给我开药方吧。”

    张凡刚要提笔开方子,忽然想到:像青莱这种做事没底线的人,一旦掌握了七星清宫汤的药方,说不定拿去做什么事呢!

    不行,不能给她开方子。

    直接给她药,就成了。

    张凡走到诊所的药架子前,从中选了十几味药材,用天秤搭配好,用药碾子碾成末,包成一包,拿过来递给青莱:“拿回去,分三次煎服,每天一次,孽胎自然会在第四天流落。然后,你服用三天抗生素消炎,去江清市找苟院长既可。其中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就成了。”

    “谢谢你。”青莱接过药包,这才慢慢地穿好裤子,下了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