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11章爱德华皮

    “原因哪,说来话长……算了,暂且先不说了吧,说起来伤心。张先生,您能不能屈尊去京城给看看?”年侦探眼光相当恳切。

    张凡轻轻地点了点头,心施耐德想:

    十万元前期诊费已经付过来了,怎么好意思拒绝人家?

    再说年侦探在我的事情上这么卖力,现在他求到我张凡了,我就是再忙也得抽时间去。

    “关于植物人康复方面,我此前没有接触过相关病例,不一定能把人治好。现场去诊断一下,看看病情再说吧。”张凡谦虚地说着,为的是给自己留个后路:万一病人病情太过严重根本没救呢!

    “张先生一定可以!张先生的大名,我是早就耳闻。这次巩梦书先生介绍我来给您做侦探,我本来就是有求您给侄女看病的意思,只是怕求不动您,所以才拖到今天略有微功,才敢表明意思。我个人认为,只有张先生的神技,才可能使我侄女起死回生。所以,我求张先生务必竭尽全力,在我侄女身上创造一个新的奇迹。”年侦探道。

    “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谈何求与不求。年先生别客气,我去京城看过年家小姐之后,一定给您一个交待。”

    “张先生!如果您能把小姐治好,您就是年家的大恩人!年家有的一切,您都会有!”年侦探激动地站了起来。

    三天后,张凡和年侦探来到京城,见到了年丰端。

    年丰端显然是位儒商。

    与张凡交谈半晌,年丰端相当满意,一口一个张神医。

    尔后,年丰端和年侦探一起陪张凡来到郊区一家民营康复院。

    这家康复院是由国际康复联合会及国内民间资金联合开办的,走的是高端护理路线,接待的都是有权有钱的患者,院内的医护人员,都是拥有世界著名医科大学学历的,每一个患者都有一个专门的专家组进行针对性的治疗,都有一套独特的治疗方案,因此,康复的费用极高,不是亿万富豪家庭的患者,根本住不起。

    不过,大华国不差钱的人多得是,所以这里人满为患,没有权势的,再多金也进不来。

    而京城年家安排进来个患者,自然不在话下。

    通过一道道探视人员检查,张凡、年丰端和年侦探走进一间有如五星酒店总统套房的病房。

    年颐静的治疗专家小组的组长正带领着三个医学教授,在给年颐静做每天的例行检查。

    “张医生,里面请,那就是我女儿。”年丰端指着病床道。

    张凡走近前去,从几个专家的身影的间隙里,看见了病床上躺着的年颐静。

    躺在病房上四年,使她的面庞相当地苍白,根本没任何血色。

    但不得不承认,她如果气色好的话,一定是一位极甜美的小美人。

    虽然穿着肥大的住院服,但横亘在病床上的体型,却分明像一条流线型的美人鱼,令雄性不由得产生种种联想。

    “啊,是年总来了,怎么这么早呢。”专家组组长回过头,伸出手和年丰端握了握手。

    张凡惊奇地发现,这个组长年纪五十多岁,是个黄白混血,个头很高,额头很宽,眼眶很深,瞳孔呈现褐绿色,乍一见,给人一种猫头鹰的感觉。

    “是这样,我从外地请来一位医生,给颐静做个检查。”

    年丰端说着,转身给两人介绍道:

    “这位是张凡,张医生,就是上次家宴上巩梦书先生提到的张神医;这位,是爱德华皮,皮主任,世界脑康复协会副会长皮教授,牛筋大学临床医学协会主任。”

    皮主任脸色微微变化,鹰眼里透出一丝不耐烦,看了年丰端一眼:你请别人来给我的病人看病,这不是公开声明对我的不信任吗?

    “对不起,我每周都要参加几场高级社交酒会,接触的高级人士太多了,恕我忘记了巩梦书先生和巩先生所介绍的神医。请问这位张神医,你是哪所长春藤大学毕业的?”皮主任问道。

    “我出身农家,中学时饭都吃不饱,哪里有钱‘爬藤’!呵呵,连国外大学的门都没有进去过。”张凡道。

    “不是长春藤大学的,难道是大华国著名医科大学毕业的?”

    “也不是。皮主任,我是中医中专毕业。”张凡淡然地说。

    “中专毕业?怎么可以是中专毕业?”爱德华皮的口气,好像听见有人从外星球抵达地球。“那么,莫非你是哪位著名专家的高徒?在哪家大医院就职?”

    “我现在省城里与人合作开了一家小诊所,在家乡经营一家村医务室,治一些日常小病,不足为题。”张凡一副没把名利当回事的超世样子。

    “小诊所?村医?”皮教授彻底杯具了!

    他鼻子一歪,声音和表情都是极为鄙夷,然后又怀疑地看了年丰端一眼:

    一个开小诊所的村医,怎么可能进到这样高档的康复院来给病人看病?

    这不是胡闹吗?

    “让皮主任见笑了。”张凡背着手,礼貌地回答,眼睛直视对方,眼神里却是满满的自信,有一种高屋建瓴的俯视感。

    皮主任虽然倨傲,但受不住张凡锐利的古元真气从目光中射出。

    两人对视两秒后,皮主任心虚地把目光躲开,转身对年丰端道:“年总,年小姐的昏迷状态持续四年了,近半年来,经过我们专家组根据国际最新研究成果采取的方案,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我们权威的会诊结果表明,你女儿完全康复神志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也许上帝会给你一个惊喜。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请来的这位张神医先生,恐怕没有用武之地了。”

    皮主任说着,眼里露出十分看不起的神情,轻斜了张凡一眼,意思是说:我是国际专家,你一个村医跑来,算是怎么回事?

    年丰端对于皮主任下的结论,感到心灰意冷,有点相信了。

    但是巩梦书所介绍的张凡的神医神技,又不能不令他怀着一线希望:万一巩公子康复的奇迹在我女儿身上复现呢?

    他神情凄然,微微叹了一口气,道:“皮主任所说,我岂能不清楚?不过,做为父亲,哪怕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想让女儿试一试。”

    说着,又转身对张凡道:“张先生,您就给我女儿看一看吧。”

    张凡点点头,走到年颐静病床前,扯把椅子端坐,从毯子下拉出她的手腕,以食指、中指轻轻搭上,闭目切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