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16章你是第三人

    “我想,这事也许与年小姐失魂有关系,要想找到她的失魂,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张凡道。

    “这……这个不宜说吧?”年丰端眼里透出一阵阵担忧,上下打量着张凡,竟然心中产生了几分怀疑:这个人,难道是来调查我的?

    张凡马上看出年丰端内心的活动,凛然道:“我需要的是实情实话。我不是检察官,也不是上级领导,更是与年家无怨无仇,我只是想给你女儿治病嘛。不了解实情,这病恐怕……”张凡摇了摇头。

    年丰端见状,又犹豫了几分钟,见张凡眼里满是诚意,便下了决心,道:“张神医,你是我女儿的希望,我不把你当外人,我就实话跟您说了。当地那个市长,在征地这件事情上,相当地粗暴,在征地赔付没有谈成的情况下,派推土机把农民的大棚给推平了。有个农民,半年前刚刚东凑西凑,借了当地民间二分利的高利贷,才盖了四个大棚,见推土机要推倒大棚,急红了眼,冲上前去阻止,当即躺在推土机前,喊着‘我借债35万,才盖了这几个大棚。大棚没了,外债我一辈子也还不清了,我不如现在死了!’”

    张凡能够想象出征地的现场惨烈!也能够想象出那个农民当时是何等的绝望!

    年丰端继续说道:“当时,有两个警察上前想把那个农民拉开,但那农民抱住推土机的铲子,死不离开。铲车司机本来不想做这种缺德的事,借这个机会下车要走。可是,在场的市长对县长喝令,‘不躲开就轧死,不能让他一个人搅乱了全市的发展大业’。县长没办法,只好命令推土机司机重新回到驾驶室,并且威胁,如果司机不执行命令,就把他以前开车肈事的旧案扒出来重审。结果,推土机司机就地跪下,给那个农民磕了一个头,道:‘大哥,你死后,别来找我索命,这事与我没关哪!’那个农民喊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乱来的!’铲车司机含眼泪上车。而那个农民就是视死如归了,闭着眼睛,任凭铲斗把他……”

    “后来,这事怎么了结的?”张凡急问。

    “有什么不好了结!那个村的农民闹了起来,又要趴铁路,又要上访的。结果市里派警察,把整个村子控制起来,抓了几个领头的关了起来,给那个死去的农民家属发了5万‘交通事故’救济费,事情就硬压了下来。”

    “5万?轧死个人,就赔5万?”张凡禁不住一腔怒火。

    “这事我也觉得不妥,不过,此事与我们开发商无关,我也不便多言。市长事后跟我讲起这事的时候,还愤愤不平,说,‘赔他5万都算便宜他了!都是省里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我才让步!要是按我的意思,一分钱不赔!是他自己往推土机铲斗下躺的嘛!自杀,纯属自杀。’”

    张凡听了,嘴角忽然挑了挑,带着三分的讥讽意味,含笑问:“年总,这事真的与您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有,根本没有。我们与市里的协议合同上写得清楚,甲方负责征地,乙方负责投资建设。征地中出现的情况,与我们投资方没关系。”年丰端相当紧张地否认着。

    “哈哈哈哈……”张凡突然冷笑起来。

    这一串笑声,把年丰端给弄愣了,他感觉到了,张凡此时内心对他极度不满。

    这……给女儿治病的事不是要泡汤吗?

    现在的情况,就是得罪天皇老子,他年丰端也不敢得罪张凡哪!

    “张,张神医,您……笑的是?”年丰端陪着小心,低头弯腰地问。

    张凡又是接着笑了一会儿,直笑得年丰端汗毛都立了起来,他才止住笑声,傲然道:“年总,你女儿的病,我看哪,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医术浅陋,恐怕治不了这种大病!”

    说着,站起身来,双手一拱:“告辞了!”

    “张神医!”

    年丰端一下子跳起来,双手要去抱张凡。

    张凡一闪身,年丰端摔倒在地。

    他伸手死死拽住张凡裤腿,喊道:“张神医不能走!张神医不能走!”

    张凡回身一看,年丰端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庄重。

    这样一个亿万金主,竟然跪在张凡脚下哀求!

    一丝丝满足感,溢上心头,张凡不觉一乐,轻声道:“年总,别这样,被下人看见,以后你怎么服众?”

    年丰端死死抱住张凡的腿,声音哀切:“张先生,您有所不知,我和夫人生下这一个女儿之后,我就失去了男人的那个……再也不能生育了。我年家数百亿家财,全系在我女儿这一根血脉之上。万一我女儿病治不好,这天大的财产所托何人?岂不是白白地送于他人之手?到头来,全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年丰端说到此,呜呜地哭了起来。

    呵呵,这个财富帝国的国王!

    原来,在他内心深处,这才是他一生中最关心的事情。

    张凡几分无奈,几分鄙夷,更多的是对床上躺着的年颐静的同情:无论怎么说,她才二十多岁,不该就这样躺着一辈子!

    “好吧,年总,你起来……”

    张凡伸手把年丰端扶了起来,两人重新坐下。

    “年总,我并非喜欢打探别人**。这事,要想找回失魂,前因后果很重要。我想,小姐在奠基现场的失常举动,一定是有鬼魂附身。据我所知,鬼魂附人身体,都是有源有因的!现场那么多人,为何鬼魂单单挑选了年家小姐?这个,难道……”

    张凡打住话头,两眼紧紧地盯着年丰端。

    年丰端的眼光躲开张凡,把头低了下去,双手颤抖地互相搓着。

    事己至此,为了救女儿,他只好实话实说了:“张神医,此事天下之人只有我和市长两人知道,您是第三人!我相信张神医的品德,我豁出去了。是这样,其实,这片高新园区,从规划到立项,都是我和市长两人秘密运作的。我是看中了那块地皮,想以建立高新园区的名义把地拿下来,把地囤货囤在手里,等它增值再炒卖赚钱。而市长则是急于出政绩,也……也是为了钱。因为,我偷偷给他送去了几车钞票……至于钞票的数目,张神医,我还需要说出来吗?”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