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18章勾结

    张凡悉心倾听师父的指点,牢牢记在心里。

    下午,涵花在地里摘完菜回来,一见到张凡,便问:“师父教你了吗?”

    “教了,专治悍女泼妇的,”张凡含笑道。

    “悍女泼女?”

    “要不要在你身上试试?”张凡幽默地问道。

    涵花一听,脸上一红,道:“我已经够贤慧老实的了,你还嫌我泼妇?!”

    “呵呵,我开玩笑呢。”张凡道,“不过,这个神术相当有趣,我不知自己真正掌握没有,想试一试。”

    涵花白了张凡一眼,嗔道:“又想拿我做试验?”

    张凡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微笑看着涵花轻衫之下曼妙的身体。

    涵花想了想,回身把门掩上,往张凡面前一站:“试吧,不试的话,怎么知道灵验不灵验。”

    “那……我就试了。”

    张凡说着,绕到涵花身后,轻轻掀开衣服,露出雪白腰背,口念“古元五行分神诀”,运气于指,“嗖嗖嗖”,连点了五个穴位。

    这五个穴位,分别掌管金木水火土五行,立时将三魂调动分开。

    五行神力瞬时分神,涵花一缕生魂渐渐自腰背上升,经百会穴离体,浮于空中。

    张凡神识眼看上去,如同面前有两个涵花,双影人,一个实体,一个虚形!

    张凡轻轻扳过涵花,让她面对自己。

    只见涵花秀眼失聪,目光无神,身子微微地前仰,全身一软,向张凡怀中倒栽而来。

    张凡虽然有所预料,但竟然没想到她反应如此强烈!

    他心中有些害怕:可别把她点坏了!

    急忙双手抱住她纤腰,紧紧搂在怀里,张口吻住她的双唇,一口真气向体脉之内度去……

    “你没事吧?”张凡连度三口古元真气,将涵花元神紧紧护住。

    元神既定,但涵花生魂仍然离体半尺,因此眼里跟年小姐一样,空洞无神。

    “涵花!涵花!”

    张凡伸手在她眼前晃着,但她的眼神根本没有反应!

    坏了!

    涵花不会也成植物人吧?

    这一惊,惊出一身冷汗,忙按照师父所教,念了一遍“古元五行合魂诀”,然后以小妙手在涵花头顶、腰间、臀尖各拍三下。

    再看涵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生魂慢慢地缩回到体内归位,眼里重新有了精神。

    “吓死了我!我以为……”张凡余悸未消地说。

    “你以为我会死?”涵花皱眉嗔道,狠狠地伸手拧住张凡鼻子。

    张凡点了点头。

    涵花深深地看着张凡,足有十秒钟,然后也不说话,搂住张凡,热热地深吻了一口,悄声柔情道:“在你怀里,死都是幸福!”

    张凡感动得一股热力自下而上升起,刚要说什么,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叫:“啊!妈呀!”

    回身一看,是孟津妍。

    “哎呀妈呀!我什么都没看见!”只见孟津妍拎着一筐菜,推门进来,见两人正在热吻,张凡的手还插在涵花的衣服里……全被孟津妍看在眼里。

    张凡和涵花惊得不浅,急忙分开。

    孟津妍脸上红得像苹果,羞得咬牙切齿,狠狠地哼了一声,把菜筐往地上一摔,嘲讽地道:“我是来送菜的,没想到有人在这里腻着!以后,这种猫猫狗狗的事,还是留到晚上再做吧。”

    说完,转身走掉了。

    张凡和涵花愣愣地看着孟津妍的背影,尴尬地互相看了一眼。

    涵花轻轻擂了张凡一拳:“都怪你,试什么劳什子验!这下好了,丑态全被她看见了,以后怎么见她!”

    “不就是亲个嘴么!”张凡笑道。

    涵花刚才被张凡一亲吻,心中已经是热得不行,全身有些不自在,却又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便搓着双手,斜眼看张凡。

    张凡对于娇妻这一瞥一乜斜,早已经心知肚明,忙去把静室门闩好,回身抱住涵花,走向卧榻。

    “不行,不行……这里是静室……”涵花无力地推挡着……

    第二天一早,三个人回到江清。

    过了几天,张凡便动身去京城。然后在清明节的前一天,与年丰端一起,开车直奔省南江市高新工业园区。

    工业园区坐落在南江江边上,方圆十公里一大片平原河滩地。

    放眼望去,景象是一片败落。

    到处是施工的烂尾残迹,宽达几十米的八车道公路,修了一半,路边的农舍都被拆了,剩下了断墙残垣。

    田地里的大棚,东倒西歪,早己经放弃,只有风吹来,把大棚破碎的塑料膜吹得像招魂幡一样抖动着。

    “当时设计规划招商几十家高新技术公司来这里落户,所以动迁了大批农户,也毁了大片青苗,但是国家批准投资之后,才发现那几十家高新技术公司原来大多是捕风捉影的事,人家根本没有意向来这里投资,或者只是联系一下,高新区管委会便全当做真事,向上级论证说投资前景如何如何好,结果……”

    年丰端叹了一口气,望着车窗外的荒芜,痛心地说:“现在想来,当时也真是荒唐,本来这里是地肥水美的平原农田,都被糟蹋了。”

    “你们年氏投资之前,没有论证么?”张凡相当地鄙夷地看着年丰端,这样大面积的耕地和地面附着物的破坏,不仅是“决策失误”一句话能遮掩过去的。

    “我们……实话说吧,我们是知道投资前景不妙的,但是为了把这片地的使用权先拿下来,等南江市市区东扩时,这里就会成为商品房的开发地。你想想,如果用有国家政策扶持的工业园区的土地来开发商品房,利润就会高极了。”

    真是奸商!

    原来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那,为什么后来南江市区不向这边发展了?”

    “工业园区的事,被人举报到上级,上级给叫停了,土地征用的事也作废了。”

    “损失也太大了。”张凡不无怒气地道。

    “这事,吃亏的不光是农民,我们年氏也砸进去好几个亿,赔了。”年丰端道。

    张凡心里暗骂:好几个亿,真是便宜你了。

    像你们这种坑害农民的奸商,赔个底儿朝天才好!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