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19章孤儿寡母

    汽车开进路边一个小村子。

    村里很寂静。

    只有土路上一条小黄狗,看见汽车开过来,吠了两声,夹着尾巴跑掉了。

    村委会里,黑黑的,六十多岁的老村长袖着手,望着张凡和年丰端,一言不发。

    “村长,”年丰端递过一颗烟,问道,“拆迁时出事的小黄,家里现在怎么样了?”

    村长用干枯的手接过烟,点着了,深吸一口,长长地叹了口气:“他老妈哭瞎了眼,一根绳吊死了。他老婆领着两个孩子,躲债主躲了几个月,春节前才回来。”

    “村里怎么人这么少?”张凡问。

    “大棚都被推土机推平了,菜农没出路,都进城打工去了。”

    “补偿款下来没有?”

    “等着呢,市里说财政困难,明年吧,说是明年给补偿。”村长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嘲笑,看样子,他对补偿的事根本不抱希望。

    在老村长的陪同下,张凡和年丰端走进了黄家的院里。

    家里的景象真是令人落泪。

    值点钱的家具,都被高利贷公司给搬走了,眼下是家徒四壁。

    一张破床上,铺着稻草,一床烂棉被,露出棉絮。两个五、六岁的孩子盖在被子,在啃一只地瓜,你一口,我一口,连皮一起吞了。

    小黄的遗孀正在摘一堆烂菜,这是她刚刚从集市上拣回来菜贩扔掉的菜。

    虽然穿着很“地摊儿”的衣服,但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相当美丽的农家少妇,只不过一脸的忧郁,遮掩了她本来的天生丽质。

    张凡转头,深深地看了年丰端一眼:哼,这都是你造的孽吧?”

    年丰端脸色很沉重,上前一步,弯腰问道:“妹子,现在,家里……还好吧?”

    小黄遗孀抬眼看了他一眼,眼光里十分茫然,甩了一句:“家里就这样子,你都看见了。”

    然后又低下头摘菜。

    张凡低头打量她几眼,目光不经意地从她半开的领口看了下去,心里感慨着:这个小黄,也真是的,怎么舍得抛下娇妻幼子去死?

    年丰端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轻轻地递过去,有些尴尬地道:“这个,给你的。”

    “干啥?又是扶贫?”小黄遗孀抬起头来,皱了皱眉,反感地道,“我家是烂泥巴糊不上墙,扶也是死,不扶也是死,反正是死路一条。”

    张凡轻声道:“大嫂,这卡是年总给您的抚恤金。卡里面有150万。”

    “150万?”村长也惊了。刚才在村委会,村长只听年丰端说要救济一下小黄的家属,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的数额。

    张凡见小黄遗孀不肯接卡,便把卡从年丰端手里接过来,把它送到她的面前,轻声道:“拿着吧,为了孩子,不要跟钱结仇。你用卡里的钱把外债还清,剩下的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吧。”

    “这是……真的?”小黄遗孀愣了,瞪大眼睛,看了看张凡和年丰端,又看了看老村长。

    老村长点点头,道:“苗英,拿着吧,这两位,他是年总年丰端,这一位是张凡医生。他们今天是特地来看望你的。”

    苗英看着那张卡,愣愣的,还是不敢接过来。

    张凡伸手抓住她的手,轻轻把卡塞进她的手里:“收好,别丢了,记住,密码是六个六。”

    苗英把卡拿在手里,反面正面反复看了几遍,忽然泪水流了出来,紧紧地把银行卡捂在双峰之间,呜咽地道:“谢谢,谢谢……”

    说着,从小马扎上移开身子,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

    张凡忙轻舒双臂,扶着她的香肩,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自从小黄出事之后,年总一直想来看看你。”

    “谢谢年总还想着我们孤儿寡母。”

    张凡和年丰端转身出门,又从汽车上取下来大包小裹一大堆,道:“这是年总给你和孩子们买的衣服,还有一些食品。以后,你遇到困难,可以给年总打电话,给我打电话也行,我们一定帮你解决困难,请你不要客气。”

    苗英看着堆了一地的东西,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搓着双手道:“给我这么多东西,怎么好意思?我也不知怎么才能报答你们……”

    张凡不失时机地道:“今天我们来,确实是还有一件事相求。”

    “什么事?”苗英激动地问道。

    “这事有点封建迷信,不宜外传,只有我们在场的四个人知道就行了,好吗?”

    “说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苗英看了张凡一眼,信任地道。

    张凡便把年丰端女儿上次在高新园区奠基仪式上失疯的事讲了一遍,然后道:“我会点小法术,想帮年总的女儿找回失去的魂儿。据我估计,这失魂可能是被你老公给掳去了……”

    “啊?!”苗英惊叫一声,俏脸变得苍白如纸,双手捂住嘴巴,一副受惊小鸟的样子。

    “我建议,明天是清明节,你不要去给小黄上坟。这样的话,到了晚上,他会想家,回家来看看。然后呢,我天黑之后就会来你院子里蹲守,遇到他时,我会跟他交流一下。”

    “交流一下?”苗英面露怀疑,“不是要对他……”

    “大嫂,你过虑了,我不会害他,他死得已经很悲惨了,死后谁再对他下得了手?”

    苗英半信半疑,道:“我经常睡梦中能梦见他,有时睡梦中醒来,好像还会看见他站在床前。我一点也不害怕,我知道,他是惦记我们娘仨个,回来看看的……你们若是把他吓跑了,以后,我连梦他一场也办不到了,一点念想也没有了……呜呜……”

    她说着,耸动香肩,哭了起来。

    张凡和年丰端没辙了,把目光一齐投向村长。

    村长冲苗英点点头,道:“苗英,这两位先生,你可以完全相信。他们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的。他们还要给村里投资,把损坏的大棚全重新盖起来呢。”

    “是吗?”苗英惊喜了:大棚,可是全村人的生命根子。她家里的大棚如果盖起来,那今后的生活又有奔头了。

    苗英一笑,相当地动人,泪花还挂在脸上,看着张凡,道:“没问题,没问题。你愿意什么时候来蹲守都成!”

    “明天晚上,天黑之后,我会来的。我在屋外守着,你不必出来。”张凡嘱咐道。

    苗英看着张凡,深深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