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1章道个别吧

    玄爷曾经跟张凡讲过,凡游魂野鬼不肯去阴府报到投生,而滞留人间修炼者,不外乎走两个修炼途径:

    一为夜里吸食天地精华,积累数十年以后成精,自身显形,俗称白骨精、骷髅人;

    二为夜里吸食活人魂气,移魂固本,立即显形,而且功力大增,俗称复人。

    世上之人,多有在路上碰见一个早己死去的人,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人,其实没有看错,那人其实就是死去的鬼,吸食了别人的人魂而显形混迹人间。

    眼下这小黄竟然要借结发妻子苗英之魂!

    莫非此鬼极毒?

    若她魂离体外,必然昏迷不醒,除非法师替她招魂归来,否则十日死!

    苗英此时感到脖子上紧紧地勒着两条胳膊!意识到情况不妙:是鬼丈夫回来了?

    这个勒脖子法,她相当地熟悉,是小黄对他惯用的手法。

    他生前脾气暴燥,对她并不惜香怜玉,夫妻同房之时,视她如奴,天长日久,她受虐惯了,甚至很是惬意被他这样勒着脖子,承受着他的肆意蹂躏……

    他死后,难道又要对她……

    一时间,她想起了有人曾经说过,与鬼交,阳气受侵必死!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上身!

    她这一惊,如兔子一样,一下子从盆里窜了起来,全身水淋淋地,跳出水盆,双手扯着毛巾遮住身体下半部部位,回过身来,却是什么也看不见,张口惊问:“是你吗?”

    鬼丈夫并不回答。

    他把头紧紧地贴在她后脑上,拚命吸着,两条腿勾缠在她的腰上,生怕她把他甩掉!

    那样子非常贪婪,也非常可怕!

    苗英惊恐万分,抡起湿毛巾,向自己后背甩打而去。

    “啪!”

    打在小黄的身上。

    但这种抽打,对于虚无阴魂的小黄来说,并没有着力在身上。

    他仍然四肢紧紧地箍住她的身子,如蜥蜴般贴在后背,并且加大了吸力,滋滋有声地吸着她的魂气。

    张凡神识瞳看见,有一缕缕魂气,从苗英的体内,不断地向鬼小黄体内漫去……

    危险!

    再不出手,苗英恐怕不行了!

    张凡惊得手都出汗了,举起鬼星骰,对准小黄,口中轻轻念道:“天道地君,摄鬼伏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言毕,只见一道白光,自鬼星骰内激射而出!

    白光一闪!

    小黄应声落下,从苗英玉体之上滑到地上,接着,魂体顺着白光,向张凡这边飘过来。

    张凡小妙手一抖,魂体变成细细的一缕,慢慢被收入骰中。

    苗英背上的鬼丈夫掉了,身体一阵轻松,忽然想到自己并未遮体,不成样子,便急忙跑进卧室,抓起一条床单,胡乱地裹在身上,重新跑进堂屋,冲窗外小声:“张先生……你进来吧!”

    张凡把鬼星骰捏在手里,推门而进。

    看见张凡进来,苗英有如见到了救星,一下子扑过来。

    张凡鼻子里闻见了一股皂香气,连带着床单未裹严露出的半截香肩以及浴后红润水嫩的脸,令张凡差点鼻血狂喷,忙后退半步。

    “有鬼,有鬼!鬼是我们家孩他爸,他要掐死我!”苗英惊恐满面,伸手向脖子上比量一下,表示刚才有鬼搂脖子,不料却忘了手中拽着的床单,手一松,床单一下子落到地上,自己落得个原形毕露。

    她脸色一红,却不急,只是看了张凡一眼,磨蹭了两秒钟,然后才慢慢蹲下身拾起床单,带着几分羞色地重新披在身上。

    张凡四下里打量一下,除了小黄没有其它鬼魅,便放下心来,晃着手里的鬼星骰,笑道:“你的鬼丈夫,呵呵,已经收了。”

    “收了?你真是法师?”

    “你怎么会怀疑我不是法师?”张凡惊奇地问。因为昨天已经告诉过她,今夜来捉鬼。

    此前,苗英半信半疑,她以为张凡夜里来蹲守,八成是对她有些想法,因此才故意在堂屋洗澡,亮给张凡偷看。

    苗英长长舒了一口气,“是法师就好。”

    “苗英,你看,怎么处置他?”

    苗英看着那只骰子,对鬼丈夫已经没有半分留恋了,挥挥手,“把他带走,走远点,不要他再回家祸祸了!”

    “那好,我送他上路!”

    张凡微笑着,举起鬼星骰,冲着它念了几句咒语,然后轻轻把骰子往桌子上一磕。

    只见鬼星骰里慢慢冒出一股白烟。

    白烟散去,小黄的脑袋露了出来。

    “妈呀!吓死人了!”苗英吓得尖叫一声,一转身,躲到了张凡背后,把软身子紧紧贴在他后背上,全身瑟瑟发抖,颤声骂道:“姓黄的,你个死鬼!死就死了,死了就去坟地好生躺着,不要来拖我!我还要活着,要养两个娃娃呢!”

    张凡打量了一下,沉声问:“小黄,你为何清明之夜来害你妻子?”

    小黄此时已经被鬼星骰法力缚住,完全没了刚才的厉鬼厉气,落入法师之手,也只有认栽,低声道:“我本来没有害她的心,今天,看见别的鬼都有家人来烧纸上坟,我一气之下,想把老婆魂气吸了,壮壮自己魂气,然后去……”

    张凡厉声道:“混帐!你死后,你妻子含辛茹苦抚养孩子。你不但不感谢,她仅仅一次不给你烧纸,你便要害死她!你这等恶残,比下令碾死你的人还残忍,看来,你也是死得其所、做鬼不冤枉了!今天既然落入我手,岂能容你继续为害人间!”

    “法师饶命!”小黄摇头鬼头哀求。

    “饶他么?”张凡回身问。

    “饶了他吧,好在他是为了家人而死。”苗英害怕地躲开小黄的眼神,把眼睛使劲闭上,身子更紧地贴在张凡身上,一阵阵发抖。

    “好吧,看在你老婆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你粉魂碎魄,但你要交待一件事,你把年小姐年颐静的生魂摄到了哪里?”

    “在村东大槐树上的喜鹊窝里!”

    “好了,从今以后,你不要在世间游荡,我给你找个出路,你好好修行超生吧。”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玄阴渡厄符,对小黄道:“跟你妻子道个别吧。道别之后,赶紧上路西去,记住,若能脱到来世做男人,不要再不顾家人的生死,轻易轻生,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

    小黄连连点头。

    “快,快点送他走,我……怕!”苗英在张凡耳朵边颤声道。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