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2章惊噩

    张凡取出打火机,点着火,慢慢将玄阴渡厄符点燃,口中轻念“大怨归西咒”三遍。。

    三咒过后,恰逢符篆烧尽,只见烟火升腾之际,小黄慢慢从鬼星骰中脱身而出,身形变大变黑。

    “法师,谢谢您大恩。我受你大咒拘禁,感觉魂气精神,力大无穷了!我可以报仇雪恨了!”

    报仇雪恨?

    张凡眉头一皱。

    转而心中又是一阵轻松:若是小黄不报那血海深仇,即使他到了地府,也难得静心修生,来世仍然是个短命鬼!

    算了,随他去吧!

    报仇与不报仇,不归我张凡管辖!

    我只管驱走小黄,只管把小黄夺走的年颐静之魂给找回来。

    想到这里,张凡一挥手,示意小黄走罢!

    小黄冲张凡一拱手,绕空三匝,忽然窜出窗外不见了……

    “哎呀!”苗英叫了一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身子几乎无力,瘫软在张凡身上。

    张凡这才来得及回身看着苗英,见她身上的被单已经掉到地上,冻得瑟瑟发抖,忙道:“快回屋盖上被子吧。”

    苗英却是双手抱着双肩,看着张凡不动。

    张凡忙弯腰拣起床单,紧紧地替她裹在身上。

    “你……”苗英低头红脸,不好意思地喃喃着,柔软双臂再次搂了上来。

    “没事了,从今以后,他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张凡很理智地推开她,安慰道。

    苗英见张凡没有那层意思,心中十分不舍,依旧把身子依偎在他肩头,伸手拉住床单,在胸前遮了遮,轻轻道:“谢谢你。让你见笑了。”

    说着,大大地打了两个喷嚏。

    “好了,以后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必须走了。”

    苗英摇了摇双肩,似乎表示阻拦,眼神水汪汪地仿佛要说什么。

    张凡知道,此时把这娇躯拦腰一抱,走进西厢房,一切就顺水推舟了,也不辜负了她一片柔情蜜意。

    可是……一个男性,如果到处撒尿圈地、扩散基因,那岂不是……想一想,都觉得太低级了。

    想到这里,张凡微微一笑,声音里添了几分温柔关切,却是不容动摇:“你先休息吧,后会有期。”

    说完,一转身,义无反顾地走出门外。

    踏着如霜月色,穿过村中街道,直接来到村东头。

    村边河畔,果然有一棵大槐树。

    树很老,树干很粗,树冠参天遮月。

    张凡走过去,向树上看了看,茂密的树叶遮住了树枝,哪里有喜鹊窝的影子!

    爬上树去找?

    不行,弄不好被树上的蛇给咬了。

    想了想,忽然有了主意。

    他向后倒退两步,助跑两下,飞身而起,一脚向大树干踢去!

    这一踢,是带着内劲的一击。

    “扑扑……”

    顿时,树身震动,摇摇欲坠,树叶纷纷落了下来。

    随即,一团黑影也直落下来。

    就是它!

    张凡飞身上前,从空中一把接住。

    拿在手里的是一个空巢,巢内枯枝横竖,中间缠住一缕可怜的幽魂,看样子,弱息奄奄,已经快散魂了。

    若不是挂在巢内枯枝之上,早就被风把魂气吹散了。

    多亏张凡来得及时。

    张凡忙念动收魂咒,把幽魂收在鬼星骰内……

    悄悄回到村里,正要走进村委会大院里去开自己的车,忽然又有些不舍。

    此前看见苗英在堂屋里洗浴的一幕,怎么也无法从眼前忘记。

    张凡脚步不由自主地拐了弯,重新回到苗英院里。

    院里仍然静悄悄,只不过这会儿月亮升了起来,月光如水照在院子里。

    她应该在西厢房!

    张凡蹑手蹑脚地走到西窗前,向里面张望。

    西厢房大床上,月光如水,苗英盖着被子,凸凹的身形,在月光的映衬下格外迷人。

    她正枕着双臂,望着天花板,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叹息。

    月色照美人,此情此景,张凡犹豫起来:前进一步,便是极乐胜境;后退一步,便是一夜无眠……

    小黄已经走了,把娇妻抛在世上,渴得她今夜为了张凡,进行了好一番准备,结果却仍然是一无所获!

    想到这里,脸热心跳,已经是无法控制了,迈步向门前走去。

    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刚要推门,忽然手机响了!

    张凡忙转身向大门外跑去,一品气跑到街上,打开手机。

    是年丰端打来的。

    “张神医,我急得受不了,问问你,搞定了吗?”

    关键时刻这一个电话,使张凡有点感激年丰端,使他总算没在苗英身上犯错误。

    “呵呵,年总,已经把年小姐生魂找到了。”

    “啊!太好了,太感谢了!”年丰端叫了起来。

    两人又谈了几句,张凡刚要开车,听见年丰端叹了口气,声音忧郁地道:“张神医,有一件事……”

    “什么事?”张凡警觉起来。

    “我快完蛋了。”

    “完蛋了?”

    “刚才有个朋友打电话说,市长,不不,应该说是前市长,因为高新区的事被捅出来之后,他已经被停职检查了。今天下午,省里开会研究决定,对前市长立案检查。”

    年丰端极度恐惧的声音。

    张凡明白,年丰端送了前市长数百万大礼,要是他把年丰端交待出来,年丰端就会被以行贿罪起诉!

    恐怕,要大牢侍候了!

    “你怎么打算?”张凡问。

    “我想跟前市长私通一下,看能不能把那笔贿款说成是投资。可这话又无法在电话里说,他的通讯肯定被监听了,我想,明天清早,我们两人去一趟前市长家里……”年丰端心虚地说。

    “好吧,我倒是想亲眼看看这个贪腐分子长得什么模样。”

    张凡说完,放下手机,发动汽车,出了村委会大院。

    路过苗英家门口,情不自禁地向院里看去。

    只见大门前,站着一个女子,柔美的身姿沐浴在月光之中,正在冲他挥手……

    张凡身上一热,把脚刹一踩,忽然又摇了摇头,换踩油门,汽车立刻从她面前快速闪过……

    第二天清晨,张凡和年丰端从县城酒店出发,直奔市区。

    前市长的家,处于市区一座公园山的山脚之下。

    这里是几十幢豪华独楼的高贵小区。

    年丰端很熟悉这里的路,他曾经多次来前市长家送钱。

    “就是那幢红色的小楼!”年丰端指着远处路端一座独楼道。

    张凡眼尖,一看,失声道:“不对劲呀,门前怎么那么多警车?”

    年丰端一听,把头朝前探出,使劲看了一会,“哟,出事了。快,我们过去看看。”

    张凡把车开到独楼几十米远的一个路口附近,刚要停车,一个小警察跑过来,冲他们喊道:“别在这停车,出大案了!快走快走,一会省领导就到,这里要清场!”

    张凡从车窗探出头,伸过一颗香烟,问:“小兄弟,楼里发生什么事了?”

    警察神色相当慌张,接过烟,小声地道:“前市长夫妻两人,昨天晚上全死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