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3章大说法

    “死了?”张凡一惊。

    内心里相当遗憾!也相当痛快!

    本来想会会这位野兽级人物,如果可能的话,给他点颜色尝尝,叫他吃点苦头,好给高新园区的受害农民出口恶气。

    不料这家伙早不死晚不死,张凡一来他就死!

    也好,死了好,免得张凡动手了!

    张凡微笑回头看看年丰端是什么反应。

    年丰端像个死刑犯法场听到大赦,眼里带着激动的泪花。

    虽然泪花没有滚落下来,但看得出,他是相当地谢天谢地!

    前市长死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年丰端那些行贿的罪行,也就会随着殡仪馆的浓烟,消散无形了!

    “嗯,嗯,死得好,”年丰端禁不住脱口而出。

    说完之后,忽然感到不妥当,马上改口道,“死得好……惨!”

    张凡掏出两张大钞,悄悄塞给警察,“小兄弟,拿去喝杯茶。”

    小警察大清早还没吃上饭,便被派来现场警戒,正火着呢,没想到有人一下子给了两张大票,顿时高兴起来,满脸笑容:“先生太客气了!您二位有什么事?尽管说。”

    张凡问道:“前市长是怎么死的?”

    小警察左右看了看,附近没人,小声说:“这事,上面不让真相外传,准备对外宣布他们夫妇服毒自杀。其实呀,根本不是自杀,是他杀!”

    “他杀?”

    “对。我是第一批到现场的,哇,那现场……我干了三年警察,第一次看见这么血腥的现场,妈的今天是别想吃下去饭了……”

    小警察做干怄状,摇着头。

    “到底怎么回事?”年丰端问。

    小警察惊魂未定的样子,眼里现着恐怖:“他们夫妻两人,都是在床上被弄死的。从现场勘测看,不是用刀,也不是用重物击打,而是……”

    他说着,伸出一只手,狠狠地往车窗边沿一抓,颤声道:“是用手抓烂的!凶手的手好有劲!五官……五官全都不见了,身上能揪掉的全揪掉了……奇怪的是,揪掉的东西却找不见了,只是最后在窗台上发现了半只鼻子,那鼻孔里,还淌着清鼻涕呢……”

    “算了算了,别往下说了。”年丰端忙摆着手。

    张凡内心一提:用手抓死的?

    有这么杀人的吗?

    “那么,现场发现什么可疑的证据了?”张凡疑心重重地问。

    小警察摇了摇头,眼里的眼神更是恐惧几分:“怪就怪在这儿!房门、各窗户,所有入口都是紧闭着,没有半点进人的痕迹……我告诉你们一个最最秘密,你们俩人可千万别往外说呀……”

    小警察说着,忽然打住话头,眼光往张凡口袋里看了一眼。

    张凡会意,忙重新掏出钱夹,数了五张大钞,递出窗口,道:“我们不会往外说的,更不会出卖你,你快告诉我!”

    小警察一喜,把钞票接过去,小声神秘地道:“他家里,楼内楼外,总共有十三个监控镜头,根本没有录像死角,而且还装有自动报警系统,可是,录像回放里,什么也没有发现,报警系统也没有响……”

    “你是说……有鬼?”年丰端一愣,脸都黄了。

    一阵寒意,从张凡后背升起,他第一反应是:是小黄干的?

    人有迹,鬼无形。

    录像当然录不到鬼形了!

    难道真的是小黄来报仇?

    张凡回忆起来,昨天晚上捉住小黄时,小黄说过,因为玄阴渡厄符给他增加了鬼力,他要报仇,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找仇人了!

    小黄,真是个恶鬼!

    也真是条汉子!

    死后做鬼也不放过仇家。

    正在这时,小警察肩上挎的呼叫机响了。小警察忙道:

    “好了好了,我得走了,那边在叫我呢。你们也赶紧走吧,别在这儿给自己找麻烦!”

    说着,便匆匆离开了。

    张凡和年丰端相视一会。

    年丰端启齿一笑。

    张凡却是笑不出来!

    内心里满是感触:这世上,人人生来平等,你再牛逼,也不要随便欺负别人!

    被你欺负的小人物,也许无法从正规渠道找到一个说法;

    但三军可夺气,匹夫不可夺志呀!

    小人物会用自己的方式,给你一个大大的说法!

    “走吧,回京城,给我女儿治病!”年丰端此时,突然变得兴高采烈!

    一路开车回到京城年宅,年丰端的妻子已经守在女儿身边,等候着喜讯。

    虽然对于生魂之事,年夫人并不十分相信,但至少让她有了一线希望。

    看见张凡和年丰端走进房间,年夫人从女儿的床边站起来,拉住张凡的手,泪花闪动,双膝一弯,就要跪下:“张神医,这下可好了,你一定要把我女儿救醒过来呀!”

    “夫人,你别着急,小姐的病应该会有起色的!”张凡忙扶着她的双肩,把她扶起来。

    “小姐若能醒来,你就是年家的救命恩人!”年丰端说道。

    “我现在准备施一点小法术,不宜生人在场……年总,你们两位……”张凡示意年丰端夫妇离开这里。

    “张医生,我有个请求,让我留在这里,我要陪着女儿,看到她苏醒。”年夫人眼里的泪花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张凡犹豫了一会,本想拒绝,但年夫人眼里的泪水,令他实在难以拒绝,叹了口气,嘱咐道:“可以,要留人的话,你们夫妇一起留在这里吧,不过,在我施法的过程中,会有一些奇异的现象,你们千万不要声张,不要惊叫,否则你女儿不会醒来。还有,今天看见的事,以后绝不要说给外人听……”

    “张医生,你放心,为了我女儿,我们肯定听从你的嘱咐。”年夫人深深地点头。

    张凡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年夫人,你亲戚来了吗?”

    年夫人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问:“亲戚?”

    “就是大姨妈,就是月信来没?”

    年夫人脸上微微一红,双腿不由自主地一夹,回道:“我今年快五十岁了,身上早就干净了。”

    “好,干净就好,否则的话,法术无法施行。”张凡严肃地道,并且看了年丰端一眼。

    年丰端郑重地道:“张医生,我夫人确实早已绝经,请你放心施法吧。”

    张凡满意地点点头,走到年颐静身边,端祥一会。

    此时,小美女安静地睡着,呼吸均匀,胸部一起一伏。

    张凡深吸一口气,伸出手,轻轻地一颗一颗解开她衣扣。

    两襟被左右分开,露出黑色内衣。

    张凡回身看了年丰端夫妇一眼。

    两夫妇到了此时,也顾不上更多,只是一心给女儿治病,别说解女儿衣服,就是把女儿处子之身献出去,都心甘情愿,便冲张凡连连点头,示意张凡大胆作为。

    张凡手指轻捏内衣,向上一提,内衣之下,雪白扁平的腹部现了出来。

    腰带再被轻轻解开,裤腰向下褪去半尺,整个腹部露在阳光之下。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