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4章反目为仇

    张凡做好这些诊前准备之后,后退一步,静静地站立,屏丹田之气,凝五脉之神,慢慢从怀里取出鬼星骰,双指捏定,在空中划了三个乾坤圈,左手五指飞舞变幻,形成一谱阴阳五行驭魂大指诀。

    这谱指诀,是师父如云道长所授精准驭魂诀,运作起来,百魂莫逃,千魂可辨,游魂野鬼,俱听调遣。

    “不要拍照,不要录像!”张凡叮嘱道。

    年氏夫妇忙道:“我们只看!”

    张凡见年氏夫妇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便赞许地点了点头,脚下步罡踏斗,七罡星煞位当即踩成,手上再做五个手诀,分别是左雷局,右雷局,白鹤杨柳斗姆宫,口中轻轻祝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主魂居中,觉魂位定,生魂生魂,速位其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呔!”

    右手小妙手两指一弹,手中鬼星骰鳞鳞闪光,脱手而出,飞向年颐静。

    在空中一个美丽的弧线之后,鬼星骰不偏不倚,无声地落在她腹部丹田部位之上!

    年丰端夫妇吓了一跳,两人紧紧互相握着对方的手,都惊出一身冷汗:只见那只骰子鳞光片片,似火似荧,诡异非常,在女儿的肚腹之上跳跃不己!

    尽管此前张凡提醒过他们,但眼前出现的景象,足以让他们惊掉下巴!

    只见鬼星骰鳞光闪闪之后,一道灰色气晕,从骰中慢慢溢出,在骰子上方旋转,形成一团涡旋,渐渐如转盘,旋转着,忽然金光一闪,隐入年颐静腹内!

    与此同时,年颐静眼睛一亮,仿佛有阳光一下子浸入她的眼帘,原本沉浊无光的瞳仁,精光闪闪,精神烁烁!

    她柳腰一挺,双手扶床,慢慢地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三人,迷茫而惊异!

    年丰端夫妇心都快跳出来了!

    两人眼里发狂,紧紧盯着女儿,但他们没有忘掉张凡的嘱咐,没有出声。

    张凡走上前去,小妙手在她眼前左右晃三遍,无形真气缓缓注入她体脉之中。

    继而,双手护住她大脑左右,轻轻下压真气。

    古元真气顺体而下,沉到年颐静丹田。

    “啪!”

    轻轻的一拍,声音清脆悦耳,张凡小妙手不轻不重,实实在在地拍在年颐静肚腹丹田之上。

    一股真气,随小妙手掌心进入丹田,将她丹田之气紧紧锁定!

    年颐静腰板一挺,身体绷直,一股热力自下而上,俏脸顿时飞起潮红云霞,眼光向张凡直看过来!

    张凡神识瞳精光一闪,看透她全身魂魄!

    只见三魂归位!各司其职!

    “好了!”张凡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回身看着年丰端夫妇,道:“搞定了!”

    两夫妇已经是汗流满面了!

    他们双双向前,凑到女儿跟前,齐声叫道:“颐静,你好了!”

    年颐静眼里闪着眨着,似乎在极力回忆眼前这两个人。

    年夫人紧紧抓住女儿的手,颤声道:“颐静,看看妈妈,看看妈妈,我是你妈妈呀!”

    年颐静终于恢复了记忆,惊叫起来:“爸爸妈妈,爸爸妈妈……”

    “颐静,你可算醒了,你知道吗,你睡了四年呀!四年啦!”年丰端老泪横秋!

    “我睡了四年?”年颐静惊叫起来,对于四年这个概念,她根本不能理解,因为在她看来,她只是睡了一个大觉而已。

    “是的。四年前,在市高新区的奠基仪式上,你突然昏了过去,你记得吗?是在一个小村庄旁边,很多人在用锹奠基,你突然……”年丰端帮助女儿回忆。

    年颐静眼里闪过一阵迷茫,突然想了起来:“对了,是的,是的,我突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是他,是这位张医生,把你治好的!快,女儿,来谢谢张神医!”

    年夫人说着,拉起女儿的手,要扶她下床。

    张凡吐了一下舌头:不谢也罢!你们之大富之家的千金小姐,我还是离远点为妙!

    想到这,张凡慢慢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也不看年颐静一眼,准备离开。

    “是他治好了我的病?”年颐静惊异地道,若不是父母这样说,她几乎不相信这么一位帅哥竟然会治好她的病,“他,用的什么方法?”

    这一句,问得年氏夫妇无言以对,只好把眼光看了看女儿的肚子,然后看向张凡。

    年颐静低头一看,自己防线崩溃,门户大开!

    不用张凡来解释,年颐静马上明白了:裤腰下褪,内衣尽解,肚腹之上,刚才被他拍的一下在隐隐作痛……妈呀,好羞呀!在雪白的肚腹之上,留下了几道红红的掌印!

    年颐静一羞加一怒:

    这小子,是在借机在我身上揩油!

    “爸,妈,你们不要相信他!他,他刚才对我做了什么!”年颐静一边愤怒地说着,一边害羞地系上裤带,冒火的眼睛,盯着张凡,突然尖声吼道:“滚!你这个流珉!马上给我滚开!”

    张凡微微一笑,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身对年氏夫妇道:“好了,我告辞了。”

    年氏夫妇互相看了一眼:虽然女儿对张医生无礼,让张医生下不来台,但毕竟女儿的病已经治好了,眼前这个医生的用处也不大了,得罪他与不得罪他关系不大,只要不惹女儿生气便是最好!

    年丰端急忙走过来,一边做手势让张凡出去,一边陪着他走到门口,喊道:“管家,过来过来,领张医生去客厅喝茶。”

    “什么?留他喝茶?!”

    年颐静更加愤怒,从床上跳了下来,指着张凡骂道:“滚远点,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立马滚出我家!”

    张凡微笑着对年丰端说:“茶,我就不喝了,我还有急事,得回江清了。”

    年丰端忙笑道:“既然张医生有急事,我也不挽留了。来,管家,拿支票来!”

    管家忙找开随身夹带的提包,从里面取出支票薄和笔,递给年丰端。

    “啊,爸,你还要给他钱?不报警抓他个流珉罪就便宜他了,还给他钱?”

    年颐静跳着脚,要不是妈妈阻拦,她已经冲过来抢支票薄了。

    年丰端苦笑着摇摇头,提起笔,刷刷地在上面写完,撕下来,很豪爽地递给张凡,笑道:“张医生,这是两千元诊费,不成敬意。”

    张凡一惊:

    两千元?

    有没有搞错?

    前后费了这么多心血,费了这么多真气,费了这么多时间,竟然只给两千元诊费?

    你拿我当叫花子?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