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5章美丽弧线

    张凡很优雅地微微一笑,摆着手拒绝,很认真地谢道:“年总太客气了!朋友之间嘛,帮点忙算什么?怎么还谈起钱来了!”

    年夫人此时跟年丰端的心情是一样的,眼前这个小医生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女儿的情绪要紧。要是把女儿气到了,再昏迷了,怎么办?

    她上前一步,扭着很肥的腰胯,好像真能把男人吸引过来似地,笑得像哭,很恶心地道:“这笔钱,张医生务必收下。张医生这两次来京城,为了我们家小静的事,前后共花费了四天时间,按每天五百的专家出诊费,共是两千。张医生应该荣幸,你是我们年家请的最高诊费的医生了。”

    “这么高的荣誉!我真是受宠若惊!既然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张凡又是一笑,礼貌地把支票收起来,“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破费了这么大一笔钱。”

    “应该的,应该的!”年丰端的话语里已经很不耐烦了,恨不得马上叫张凡离开这里。

    张凡微微一乐,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年颐静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几乎看不见的冷笑,然后拱手向年氏夫妇告辞:“那么,没我的事,我就走了。”

    “管家,替我送送张医生!”年丰端道。

    说完,夫妇两人一头扎回卧室,把门关上,去哄女儿。

    管家一脸倨傲地走过来,看着走廊里被关在门外的张凡,他心里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幸福感。

    管家是个白眼狼,主人对张凡如此不客气,连送都不送,这说明张凡在主人眼里已经完全没意义了。

    所以,管家自然也可以轻视张凡了。

    “走吧,张医生,年总让我送客了。”管家声音酸酸地道。

    张凡根本没把这个小管家放在眼里,视若空气,转身便走。

    走出楼外,张凡穿过摆满印花的小径,向停车场走去。

    回头一看,管家仍然紧紧地跟在身后。

    张凡道:“不用你送了,你回去吧。”

    管家冷笑一声:“我还是陪陪你吧。这院子里名花很多,每盆都值几万块钱呢,万一被人顺手牵羊搬走一盆,我在年总面前可是失职了。”

    这是明摆着污辱张凡!

    “呵呵呵……管家,我有那么贱吗?”张凡停下脚步,阴冷地笑了起来。

    “呵呵呵……管家还以同样的冷笑,嘲讽道:“你个江湖医生,到处骗点钱,也不容易吧!贱与不贱,自己知道好啦!”

    “哈哈,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张凡眉头一皱,双拳握紧,杀心顿起,两道浓眉中间,阴冷阴冷的。

    管家忽然看见了张凡眼里的杀机,心中一惧,想转身逃掉,但又一想,这是在年宅,我怕谁?

    便马上指着张凡的鼻子,大声吼道:“赶紧给我滚出年宅!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一个江湖郎中能进来看看,就等于是过年了!赶紧走!不然的话,叫保安打断你腿!”

    “是吗?保安?我很害怕呀,呵呵呵……”

    张凡轻轻笑着,突然飞起一脚!

    正中管家胸膛!

    “咔咔……嚓!”

    只有管家自己,能听到身体内部骨头碎裂的声音!

    他的身体,如一段木桩一样,腾空飞起。

    一条美丽而凄凉的弧线,在花园上空划过。

    “啊!”管家只来得及轻轻叫了一声,身体已经摔落在一簇巨大的玫瑰丛之中。

    玫瑰的尖刺,划破了他的手和脸。

    一口血水,从口中狂喷而出,落到玫瑰丛下面的泥土上,像一团红色的落瓣!

    张凡只轻轻看了一眼,便转过身去,打开车门,坐进大奔里,向年宅大门口开去。

    门口几个保安,惊得嘴闭不上:这人一脚把管家给踢飞了!

    张凡轻轻按了一下喇叭,保安吓得急忙打开了大门……

    张凡走后不久,年侦探的车开进了年宅。

    看见侄女完全恢复了健康,年侦探非常高兴,乐得直搓手,道:“大哥,小静的病,一病四年,多亏张神医呀!看来,巩梦书的推荐真不是空穴来风,张凡确实是神医!我们年家可得好好感谢张凡一下。”

    年丰端非常满意地点点头,“小静的病好了,也是托我年家祖上的福荫。至于那位张医生,我已经把诊费给他结清了。”

    “噢,结……清了?”年侦探见表哥不说数字,他也不便过问,便笑道,“哪天,我和大哥一起请张神医吃顿饭吧,把巩梦书也请去,表达一下谢意?”

    “没有必要了!”年丰端冷笑一声,“我为了给小静治病,这一次整整付出了150万!这个数目,能买条人命了,不是小数目吧?在巩家那边,我们也对得起他们的推荐了!“

    “150万?”年侦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大哥出手真大方呀!谢谢大哥,这样的话,我在巩梦书面前,也很有面子了。”

    年丰端把嘴里的烟抽出来,狠狠地按在烟灰缸里,眼里如鹰一般,看着年侦探,沉声道:“三弟,我提醒你一句,以后,没有必要的话,少跟年家来往!”

    “为什么?”年侦探一惊。

    “你不要问为什么!这是高层的事,你就不必要知道得太多。你只需要知道,我们年家的人,不能站错了队!”年丰端以训斥的口气道。

    年侦探挠着头皮,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解地问:“巩家,巩老将军的势力,在京城……我们年家也不比他巩家强好多呀!”

    “闭嘴!”年丰端不满地提高了声音,“今后,你只管少跟巩家来往就是了,至于为什么原因,这不是你一个小侦探需要知道的事!明白吗?”

    年侦探历来慑于大哥的威严,忙弯腰道:“大哥,小弟明白了。”

    年丰端转身抽开柜子,从里面提出一个提包,往桌上一顿,道:“拿去吧,50万!这次在小静的事情上,你跑前跑后,功劳也不小,这些钱是赏你的!你用它去把赌债还上吧。记住,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去赌场,小心你的狗腿!”

    年侦探眼睛一亮,如获至宝,冲过来,一把拎起提包,弯腰对年丰端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去吧去吧!”年丰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再见,大哥,有用得着小弟的时候,招呼一声。”年侦探谦卑地说,然后退了出去。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