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7章抢人

    “什么意思?我这当然是正规诊所素望堂呀!”

    “哼!我司寇家明媒正娶的妻子沙莎,失踪多天,原来是被你控制在黑诊所里!关于这点,你可以给我、或者给警察一个合理的解释吗?”司寇龙一脸阴气,威胁地道。

    “沙莎是我聘请的坐诊医生。”

    “不!沙莎更是我的女人!我今天专门来带她回家的。我想,张股东不会阻拦吧?”

    张凡想了想,一丝冷笑袭上脸庞:“带走可以,但你首先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带她去米国,后来把她抛弃了,如今为什么突然又来找她?”

    “哈哈哈!”司寇龙仰头大笑起来,“张股东,你要是有幸出生在名门世家,你就不会问这样愚蠢的问题了。告诉你,她沙莎如果呆在国外,我根本不管她死活!她只要回到大华国,我们司寇家就不会容忍她在社会上败坏我家名声,我今天就是要把她抓回去,即使关在家里当一辈子女囚,也不许她打着我司寇家的牌子到处招摇!”

    张凡忽然明白了:司寇家一定是听到了一些消息,比如沙莎跟碎石公司混在一起的事,所以要把沙莎抓回去。因为两人现在仍然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她是司寇家的儿媳妇!不可以在社会上做有损司家名誉的事。

    “理解!”张凡轻轻一笑,很“诚恳”地道:“我劝司寇先生放过她。双方和平离婚,各走各的路。”

    和平离婚?

    这正是司寇担心的。

    他担心沙莎在外面混得势力大了,时间久了,那时再跑去法庭要求离婚,弄不好,法官会判给她一大笔财产!

    所以,把她弄回司寇家看管起来,让她永远也没有机会提出离婚,老死家中!

    对于司寇龙来说,这才是最经济的途径。

    “哈哈哈哈,”司寇龙突然狂笑起来,“进了我司家的门,就是我司家的人!我司家只有逃出门的鬼,没有放出去的人!”

    “噢?很牛气的样子!要是我不同意呢?”张凡脸上已经是蒙上一层霜气。

    “张大股东,你以为你的意见很重要么?”司寇龙一脸嘲讽,挥挥手,冲保镖喊“带走!”

    两个保镖一听,脸上一喜,淫笑着把手从沙莎腋下探进去,两边一托。

    沙莎的身子被提了起来。

    “张凡,救命!”

    沙莎惊恐地叫道,拚命扭着身子。

    两个保镖借机把手袭向她胸前,在两峰上狠狠抓住,把她整个身子举了起来,脚尖离地,迈步就往门外走。

    “慢!”

    张凡轻轻走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抓住袭在沙莎胸前的两只大手,轻轻一捏!

    “啊!”

    两个保镖同时大喊一声,松开沙莎,向后倒去。

    “扑通!扑通!”

    两声沉闷,两个保镖重重地摔在地上。

    “手!我的手!”

    “啊!手!”

    只见他们各自的一只手已经变形:长长的,像被扭曲的大香肠,整个掌骨已经彻底粉碎!

    “啊!”司寇龙惊叫一声,心胆俱裂!

    没想到,这个张大股东有神鬼莫测的神功!

    看来,今天是栽了?

    司寇龙后退两步,冲保镖喊:“还不给我上!”

    几个保镖喊了一声,挥起电棍冲过来,纷纷向张凡打去。

    这时,只见八鼠发出一声尖厉的冷笑,如鬼魅一般闪身而进。

    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见眼前有如一只风车在旋转!

    搅起阵阵狂风!

    “噼噼啪啪!”

    几秒钟过后,见平浪静:几个保镖全部躺在地上。

    他们全身除了眼睛会眨,其它的地方没有会动的!

    “呵,”八鼠嘲笑地冲司寇龙一指,“以后,雇保镖时把眼睛睁大,别花钱雇些送死的货!”

    司寇龙一步步后退,退到了墙根,全身发抖,眼睛发直,“张,张先生,你……”

    张凡没有理他,回身抱住沙莎,用手轻轻一挑,弄断了沙莎胸前的绳子,顺手在受伤的丰硕上揉了两下,柔声问道:“疼嘛?”

    “啊!”沙莎委屈不己,张开双臂,扑到张凡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沈茹冰鼻子已经歪了,狠狠地一跺脚,大声骂道:“太煽情了吧?至于吗?”

    张凡慌忙把沙莎推开,回身过来,一步步走到司寇龙跟前。

    司寇龙双腿发软,声音颤抖:“张,张先生……”

    “你好威风!打上我家门来了?呵呵呵,”张凡伸手揪住他的下巴,摇了摇,“你求我呀!求我,说不上我一高兴,就饶了你。”

    “饶什么饶!刘总,把这家伙筋挑了,蛋踹了!!”八鼠道。

    “张先生,都是我错!我不敢了!”司寇龙膝盖一弯,跪在地上,双手不由自地护住蛋的所在地区,却又是忘不掉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

    八鼠飞窜上前,伸手揪住司寇龙头发,笑道:“嘻嘻,小子,我发现特爱这顶狗毛!老子今天给你递递头吧!”

    说吧,手上寸劲一耸!

    滋啦!

    一绺长发,带着血丝,掉了下来。

    “啊呀妈呀!”司寇龙捂头大叫。

    “宝宝,剃头不要哭,啊!”八鼠嘻笑着,再扯一把。

    又一大绺油亮的乌发掉了下来。

    “泥马,老子干脆给你剃个秃子,省得上火呀!”

    八鼠左一把,右一把,一绺绺头发在司寇龙的惨叫声中被扔到地上……

    “爷,饶命!张爷爷,饶命!”司寇龙抱住张凡的腿,苦苦哀求。

    “行了行了。”

    张凡见差不多了,出了心中一口恶气,便阻拦道。

    八鼠把最后一绺头发揪下来,往司寇龙嘴里一塞:“给你娘的,这狗毛很有嚼头!”

    司寇龙此时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一头乌黑头发不见了,只剩下东一块西一块的斑斑驳驳的头发,三分像人,倒有七分像鬼!

    “爷!张爷爷!”司寇龙把嘴里的头发吐出来,哀求道,“放过我吧!”

    张凡冲八鼠一点头:“清理一下战场吧。”

    “是!刘总。”

    八鼠应了一声,扯起一个个保镖的两脚,把他们纷纷扔到门外,然后蹬了司寇龙两脚,骂道:“爬出去!”

    “我爬我爬!”司寇龙完全吓蒙了,这个时刻,就是张凡叫他吃泡屎,他也会吃得干干净净!

    说完,司寇龙四脚着地,一步步地爬出诊所。

    门外几辆车上,下来几个保镖和司机,把一伙受伤的保镖和司寇龙弄到车上,一溜烟地开走了。

    沙莎捂着脸,不住地哭泣。

    沈茹冰冷冷地道:“心疼你的丈夫了?心疼的话,你跟他走呀!哭什么哭!”

    沙莎把手从脸上放开,尖声顶撞道:“你才心疼你的前任男友呢!我哭,我是这里疼……”

    说着,“滋拉”一下扯开前襟,露出两只文胸。

    两只文胸中间的深谷内,现出两道紫红色的勒痕,细白的皮破了,渗出片片血丝……

    “你看——”她双手用力扯着双襟,把胸脯亮给张凡。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