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8章豪门闹鬼

    好惨!

    那一片珍贵艺术品一般的肌肤,竟然受到如此重创!

    真是暴殄天物!

    张凡浓眉一皱,心头一抖,生起一阵怜爱。

    “那……”张凡搓了搓手。

    真想就此出手,以小妙手给她疗伤。

    但是沈茹冰眼里的东西,令他一震:转念一想,沈茹冰在场,我若是施行小妙手,她岂不会气爆?

    看看手表,火车开车的时间也快到了,疗伤也来不及了,忽然心机一动:不如把沙莎带去京城,顺便单独给她疗伤。

    “沙莎,你跟我去京城吧,我正需要一个帮手。”

    沙莎一听,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表面装作平淡道:“随便,我在哪儿也就只是混口饭吃!既然能帮上你忙,我就只好去了趟了。”

    沈茹冰冷冷地哼了一声:“心里巴不得贱卖,嘴上还喊高价!什么人哪!”

    说着,转身离开。

    沙莎莞尔一乐,冲着沈茹冰的背影道:“贱卖也比窝在手里没人要强得多!走,张凡,你陪我去京城逛一逛大商场!哼,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只配在家里坐诊!”

    沈茹冰猛地回身,手指沙莎,破口大骂:“姓沙的,你有能耐,天天去逛商场,永远也不要回来坐诊!”

    张凡一见二女掐起来,生怕事情闹大,忙冲沈茹冰拱拱手,陪笑道:“冰姐,你在家辛苦了,我一定让沙莎帮你挑只钻戒回来!”

    见张凡还想着自己,沈茹冰内心一喜,差点乐出声来,脸上却是绷得像冰冻三尺,一翻白眼,“谁稀罕!”

    说罢,转身去药库房了。

    第二天早晨,京城一家金碧辉煌的大饭店,雅致的包间里,巩梦书父子请客张凡、沙莎吃早茶。

    四份粤式早茶端上桌来,色香味俱全,真是吊人胃口。

    张凡一边吃,一边把年丰端的事情讲给巩梦书。

    巩梦书饶有兴致地听完,微笑道:“最近,巩家和年家在生意上出了一点摩擦。年丰端这样不给你面子,原因就在于此。”

    “摩擦?”

    “是的。我家巩乔与年家争一块地王,准备盖地座地标式建筑。”巩梦书淡然道。

    坐在一边的巩乔,最近身体恢复得不错,脸色油光发亮,不过眼角上的细纹,也说明了他近色过多。今天,他故意打扮得相当地富贵,一身名牌不说,单就是手上那颗大钻戒,就值上百万。他故意搓了搓手,把钻戒在沙莎眼前亮一亮,启齿一笑,道:“这个项目建成之后,别说以后每年收的办公间租金有多巨大,就是空着等它增值,都会是个天文数字。”

    说着,又斜了沙莎一眼,多情地眨了一下眼睫毛。

    “跟巩家做对?跟巩公子抢生意?这……听起来难以置信。我想,在京城,谁敢不给巩老将军面子?他年丰端算哪路孙子,也配跟巩家斗?”张凡实在是不明白。

    “小张,不不不,事情完全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年家在京城,背后有相当大的势力。”巩梦书道,“这块地标的事,本来是我家巩乔在前,先跟有关部门规划的,不想半路上杀出个年氏,而且好像很有获胜把握似的。”

    “是的。我半年前就在运作筹划此事。”巩乔一边说,一边偷偷地瞄着沙莎的胸部,他故意把运作两字说得特别重,以此来表现他的不凡。

    沙莎今天穿了一件薄薄的职业衫,深深的前开领,令男人昏迷地高挺着。不过,刚刚在火车上没有机会,张凡还没替她医治胸前的伤口,因此,从那儿传来阵阵丝丝拉拉的疼痛,而此刻巩乔的眼光落在那上面,使她在疼痛之上,又加了一层微痒,很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

    巩乔却以为她对自己有意,更加兴奋起来,热情地给沙莎添茶水。

    张凡早己看见了巩乔的丑恶表现,不过,当着巩梦书的面,不好表现出来,便微笑道:“巩老师,你这次召我到京城,有什么打算?需要我帮忙的话,没说的!”

    巩梦书道:“实不相瞒,最近家里遇到了点状况……”

    欲言又止。

    “爸,你不好意思说,我说吧,”巩乔接过话碴,道,“半个月来,我家经常半夜里有怪声音,弄得大家寝食不安,已经请过几个术士,都没发现问题。”

    “有这种事?”张凡皱眉向巩梦书看去。

    巩梦书慢慢从包里取出手机,打开一段录音:“你听听,这是我半夜里录下来的。”

    “呜哇……呜哇……”

    一声声叫唤。

    声音断断续续,凄惨无比。

    像春猫叫,也像雨后的蛤蟆鸣叫。

    也像一个饿坏的婴儿在叫……

    张凡浑身一激灵:叫声里充满了阴气和煞气!

    听起来,力量充沛,不像是一般的阴盅厌胜之物!

    张凡接过手机,放在耳朵边,辨听片刻。

    “你把录音传到我手机上。”张凡把手机还给巩梦书。

    巩梦书接过手机,点了几下,传到了张凡手机上。

    张凡拨通了玄爷的手机。

    这老爷子前段时间在江清呆了一些天,闲着没事干,觉得在城里憋得慌,又回他自己的镇上老家住了。不过,由于张凡的资助,他现在已经不用天天摆摊了,只是偶尔手痒,才逢大集出来一次。

    接到张凡的电话,玄爷思索良久,又是反复听了几遍那段录音,神秘地道:“这声音里有二气,煞气和怨气。听起来挺远的,估计是从宅基地地下传出来的。”

    “地下?”巩梦书从旁边听见玄爷如此说法,看了巩乔一眼,冲张凡点一下头,“有可能。”

    玄爷接着说:“从声音上听,一半像人,一半像鬼,这就非常严重了。”

    “为什么?”

    “这叫鬼煞胎。”

    “鬼煞胎?”张凡一惊:听起来怪怪的,好可怕。

    “对,是一种最凶恶的恶鬼,威力极为强大,煞气若是涨起来,附近方圆十里的人家都受到影响:体弱者病重,病重者夭亡。因此,我初步判定此事起因在于宅基地。”玄爷道。

    “宅基地?”

    “对。不知他家宅子处于何处?附近可有坟茔?”玄爷问。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