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9章万穷

    张凡看了巩梦书一眼:“你家的宅子在哪儿?”

    “在京郊,远郊,新买的大宅,建筑面积在京城还算排得上号。”巩乔抢着回答,并且骄傲地看了沙莎一眼。

    “玄爷,宅基地在远郊。”张凡也懒得搭理巩乔,冲着手机道。

    “既然在远郊,是山野荒芜之处,就有土坟茔的可能了。你晚上去宅子里,查查罡气、煞气和鬼气,只要这三气有一气乱纲,就是有问题了。”玄爷道,“有问题如果你应付不下来的话,我会直接赶去京城帮你。”

    “好的,听我电话吧,玄爷。”

    张凡放下手机,表情变得凝重,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巩老师,你家宅子附近有没有坟茔?”

    “咦?这个倒是不知道。这个小区是去年才建好的,我们去看房的时候,即使是原来有坟地,也都平掉了。”巩梦书忧郁地道,“要是有坟茔的话,这个宅子恐怕不宜继续居住,传出去的话,要卖,也没人买了。”

    “此事当然不能外传,你放心吧,今天晚上我过去看看再说!”张凡道。

    “房子底下有坟?妈呀,吓死人了。”沙莎面色一惊,把身子不由得向张凡靠了靠。

    巩乔对于坟茔一说,倒是不在意,他的注意力全在沙莎的身上,眼光不停地一眼眼向她胸前瞟:她那两座傲人峰巅,快把他的眼珠子给吸出来了,他淫笑着讨好她,道:“没事儿,我家里佣人、保镖多着呢。”

    张凡看见巩乔眼里的东西,不由得心中一笑:想占沙莎便宜?我叫你偷鸡不着蚀把米!

    四人吃完早茶,开车来到巩宅。

    这里是京城北郊,距离京城市区有四十公里。

    一幢幢豪华别墅,坐落在绿树之中。

    山水环绕,如世外桃源一般。

    不用说,这里住着的人家非富即贵,普通人是住不进来的。

    巩宅占地面积约有几亩地,处于一个小山凹的底部,靠山临水,看样子风水不错。

    不过,风水不错,也同时说明古时候被阴宅风水师看中过……

    张凡默默不语,登上巩宅楼顶,向四下里观望。

    远远近近的山水,尽收眼底,巩宅背后的一片树林,引起张凡的注意。

    这是一片松柏林,看样子很有年头了,深绿色的林木,笼罩着一片灰色的气息,像雾,又像是空中结了一层冰。

    张凡神识瞳眨了一眨,发现眼前煞气一片,滚滚如潮水,在林子的上空翻腾。

    “林子旁边那幢楼,里面住着什么人?”张凡指着树木近前的一座宅子问道。

    “噢,原先住着一家三口。半年前车祸,全家都没了,那房子现在空着呢。”

    “噢?”张凡一惊,若有所思,默默看了半天,回身下楼。

    夜里十点,张凡一切准备就绪,穿一身黑衣,借着月色,悄然走出巩宅。

    今天晚上是上弦月,此时半轮月牙儿爬上了树梢,清清冷冷地贴在天幕之上,月光自树叶之间透洒到草地上,到处班驳一片,像镭光灯照射的一样。

    夜风徐徐,摇动树枝,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群乌鸦栖在树上,被张凡的脚步声惊醒,扑拉拉振动翅膀,发出“哇哇”的鸦叫声,听起来毛骨悚然。

    路上没行人,更没车辆。张凡一路走来,走到树林子旁边。

    林子里阴森森地,隐隐约约有月光在林地里晃动,像是跳舞的灵魂。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来一阵阵细细的叫声,像是女人,又像是婴儿。

    初时听起来很清楚,可是再仔细一听,又听不见了。

    过一会儿,那声音又开始叫起来……

    鬼叫声就是这样:好像听得到,又好像听不到。

    张凡手捍鬼星骰,慢慢走近那座宅子,站在铁栅栏外边。

    宅子里一片寂静,没灯灯光,可以确信没人。

    张凡看看周围,然后一翻身跳进园子里。

    他快步猫腰,跑到楼前,躲在窗外。

    探头向里面望一望,黑洞洞的,模糊糊什么也看不清。

    只是从古元真气气场,遥感出凶险阵阵!

    非妖即鬼!

    张凡伸手捏住窗子,轻轻向两分一拉!

    “吱呀!”

    一声摩擦声,一扇窗子的闩销被拉断,两扇窗户生生地从中间分开了。

    他双手扳住窗台,身子一纵,跳了进去。

    可就在他双脚刚刚落地之时,一声低沉阴森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别动!”

    张凡虽然早有准备,可是还是免不了一惊,把汗都惊出来了:

    中了埋伏?

    这老屋子里怎么可能有人?

    张凡慢慢地顺声音扭身看去,眼前几米处,立着一个黑影。

    月色朦胧之下,只见此人高个子,戴着一副大墨镜,遮住大半脸面,身型很瘦的样子,下巴上留着一撮桃形小胡须,左肩上挎着一只背囊搭裢,穿一套灰色道袍,头上带着一顶明黄色的方巾道帽,扎着两寸宽的一件青黑带子,把道帽上的黑白阴阳八卦鱼图案遮住了一半。

    “你是世间之人,还是阴间之鬼?”张凡从最初的惊慌中慢慢镇定下来。

    他捉鬼已经不止一次了,根本不怕鬼。何况他已经从神识瞳中看到了对方的肉身:不是鬼,是人。

    只是不知道此人为何深更半夜在空房子里有何贵干?

    那道人在月光下向前走了两步,然后站在离张凡两米远的地方,伸手摘下墨镜,眼里放出狠狠的目光,问道:“你是怕人呢?还是怕鬼?”

    去!

    张凡差点笑出声来:

    这小子靠近来,一张嘴说话,一股酒气夹杂着肉食的味道,忽地一下子传了过来。

    张凡用手搧了搧酒气,皱眉问道:“道士?方士?”

    “在下毛岭道士,道号万穷,你可以称我为万穷道长了。”道人提高声音,非常倨傲地道,气势相当地逼人。

    “现在什么人都自称道长。”张凡呵呵地笑了一下。

    “我问你,深闯民宅,你要干什么?”万穷问道。

    “哼,难道你不也是夜闯民宅?怕不是想顺点什么值钱的东西吧?”张凡冷笑一声。

    “胡扯!”万穷挥手骂道,“哪里来的小贼,敢对我无礼?!”

    万穷这一挥手,张凡感到身体里一阵寒意,强大的气场从万穷的袖口里涌出,直逼张凡面门。

    妖道!

    还有武功呢!

    张凡冷笑一声,“贼喊捉贼!”

    说着,小妙手一甩,一根银针激射而出!

    万穷身子一挺,向后倒退两步,背靠在墙上,身子一动不动了。

    张凡这一针,出手极快,直接钉在万穷胸口死穴之上。

    他全身僵直不倒,却只有眼睛能动了。

    “我说你是假道长吧!这么不禁打!”

    张凡一边嘲笑,一边走过去。

    万穷以为张凡要结果了他,吓得闭上眼睛等死。

    张凡轻轻拔出万穷胸前银针,收入怀中,伸手往他裆下一拍,往上一托:

    一股内气,被这一掌拍得汹涌向上,一下子贯通了刚才被封的死穴。

    万穷喘了一口气,缓了过来,眼里惊恐地看着张凡,但不想丢面子,结结巴巴地道:“你,竟敢对毛岭道士出手……”

    张凡拍拍他的脸,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来这里干什么?不说的话,我直接把你谷道封了,叫你十天不大便而亡!”

    说着,小妙手往他肚腹之下一点!

    万穷身子又是一挺,隐约感到括约肌死死地绷了起来,谷道有如被真空吸空,谷口紧闭,如灌了铅一样被封死了!

    一阵恐惧,令万穷双腿打抖,本来想抵抗几句,这下子全崩溃了!

    “大师,大师饶命!”万穷深知,若是谷道不解开,肯定要像肠瘘患者术后那样,去医院在腹上开个洞用来流粪了!

    “快讲!谁派你来的?有什么目的?”张凡厉声道。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