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30章灭煞

    “是这样,京城年家听阴阳先生说,这一带宅基地下常有白气上浮,应该是一支龙脉在地下,便想出钱把这家空宅子买下来。但因为这家的主人死了,所以年家有些忌讳,请我来确认一下阴阳。结果,却大出我所料……”

    万穷说到这里,一脸惊讶。

    “快说,别机八卖关子!”张凡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我说我说……结果我发现这里煞气弥漫,应该是有煞胎在地下闹腾。年家因此打消了购买的主意……”

    “年家不买就罢了,还派你来这里干什么?”

    万穷被张凡这一问,脸上顿时害怕地扭曲起来,闭口低头不语。

    “不说是不?”张凡轻轻地把手放在他的肩上,往下一压!

    万穷感到肩头如负一座山,半边身子歪了下来。

    “我说我说……是年家跟前方宅子里巩家有仇隙,因此花钱雇我,每天夜里在宅子里驱煞气进入巩宅。”

    “怎么样?”

    “目前已经施法半月,再过一旬,巩家便要出大难之事!”

    原来如此!

    “快说,胎煞在哪里?”

    “我已经查明,此煞有数百年修行,埋在门前左侧地下数米!”万穷手指窗外。

    张凡随手点了万穷几个穴道,令他暂时无法施功加害自己,然后挥手道:“跟我去看看!”

    二人走出楼门,来到门前数米远一棵古桧柏之下。

    “这棵柏树,应该就是以前坟头前的守魂树,开发商为了宅子能卖高价,施工时把它保留了下来。”万穷道。

    噢!怪不得玄爷讲过,新开发的楼房,若是移植过来的树可以,若是原本就在的树,刚不可。

    张凡打开神识瞳,轻轻向树下一看:

    果然一团浓阴,寒意逼人!

    看样子,它修炼快成茄子,如果不把它抠出来,它会继续作崇的!

    张凡掏出手机,对巩梦书道:“巩老师,煞胎已经找到!你多派一些人来,带着锹镐,速来挖坟!”

    “好的!”巩梦书相当兴奋,大声回答。

    只过了几分钟,只见二十几个保镖、男佣,带着锹镐,带着铁钎赶来。

    人多势大,挖坟不怕,何况巩梦书已经发话,挖出来东西与否,都是每人赏钱两千。

    这伙人热情很高,叮叮当当地,便开刨起来。

    去除地表的软土,往下面乱石很多,进展慢了下来。

    张凡看了看表,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想到巩乔没有到现场,他冷冷地一笑,对巩梦书道:“你在这里看着,我回你家先养养浩气准备对胎煞施法,一挖到东西,你马上叫我。”

    说完,身影一闪,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中。

    巩宅一楼,沙莎坐在沙发里,正在看电视。

    张凡从窗外向里看去。

    看样子,沙莎内心非常害怕鬼,故意把电视机的音量开得很大,身子却是缩在沙发里,心不在焉地不断调频道。

    而她身边的沙发上,坐着巩乔。

    他手拿手机,假装摆弄,眼神却紧紧地盯在沙莎的身上。

    “沙莎,你看我家还算可以吧?”

    巩乔没话找话搭讪。

    张凡在窗外,聪耳已经打开,听得清清楚楚。

    “不错,将门嘛。”

    “沙莎,你喜欢到京城发展不?如果喜欢,我可以帮你。想进娱乐圈?我投资一部大片,叫你当女一号;如果想进金融界,我给你弄个大私募的独立董事;如果想经商的话,进我公司当副总……”

    巩乔巴结地说着,把身子向前靠近,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摸向沙莎的胸前。

    沙莎轻轻一挡,把他手挡开,道:“别这样!不好。巩公子是大家出身,怎么没说几句话就动手动脚?”

    “沙莎,你太美了,你是我见到的世上第一美人儿……沙莎,来,让哥亲一口……”

    “别别别,这样不好不好,我和张凡……”沙莎急急地拒绝道。

    “一个土村医,你也把他当头蒜?你要是肯跟他分手,我明媒正娶,叫你做巩家媳妇!”

    巩乔说着,身子一倾,双手向她下方探去。

    沙莎无力地躲了一下,却没有躲开。

    不作死不会死!

    张凡微微一笑,弯腰拾起一块小石头,拉开窗户,抛了过去!

    巩乔刚要得手,只觉得尾椎骨上一麻,接着,腰部一下失去知觉,一阵剧痛,从下面向上身袭来,双手一松,身子一挺,从沙莎身上栽了下来!

    张凡一纵身,从窗外跳进客厅。

    冲到巩乔面前,弯腰揪起来,猛地向地上一扔!

    巩乔尾椎骨本来剧痛,经这一摔,几乎昏迷过去!

    张凡再次把他从地上揪起来,摇晃着他的脑袋,骂道:“给脸不要脸?谁的女人你都敢碰?”

    “你……”巩乔怒视张凡。

    “你以为我不敢废了你?别看你出身将军之家,惹到我,天皇老子我都不怕!”

    正在这时,巩梦书来电话了:

    “张神医,快来快来,不好了!”

    声音极为恐怖!

    看来,是那边挖出东西来了!

    张凡再次把半身瘫痪的巩乔扔到地上,转身就跑。

    沙莎也不愿单独呆在巩家,跟着张凡跑了出去。

    一口气来到现场,只见挖坑的都散开在四周,远远地看着树下一个大坑。

    坑里慢慢地向外冒着白气。

    张凡叫众人离开更远一点,自己慢慢地走向前去。

    站到土坑边沿,将手电筒向下一照:

    只见坑的底部,露出一具石棺,从棺盖的缝隙里,不断地往外冒烟。

    “滋呜……”

    一声声细细的啼哭从石棺之下传出来。

    张凡微微一笑,掏出一张玄阴渡厄符,咬在嘴里,一纵身,跳了下去!

    双手扳住棺盖,一用力,连泥带土,掀翻过来!

    棺内躺着一具骷髅。

    骨架子未散,姿态平整,腹部一团白气,在不停地旋转!

    胎煞!

    此女死时,胎儿尚在腹中,数百年孕变,形成胎煞!

    此刻胎煞开棺见天,煞动六甲胎神,己成天地恶煞!

    若不及时扑灭,升空逃逸,则吞人胎,吸胎血,无恶不作……

    张凡运足一口气,扑地一声,将嘴上玄阴渡厄符吐出来!

    符纸被巨大内气推送,直飞而下,不偏不倚,贴在骷髅的肚腹之处,将一团煞气死死扣住!

    张凡刚要念动咒这种事,只见符纸慢慢凸起,升了起来。

    煞气太凶,符纸被顶高到半尺有余,摇摇欲坠!

    张凡暗骂:“死煞!本来想留你一条超生之路,你却要破我符咒!罢罢罢,怪不得我了,为了不使你为害人间,只有如此了!”

    骂完,又一张玄阴渡厄符已经捏在手中,打火机一开,符纸点燃!

    轻轻向下一抛!

    符纸摇晃着,落在前一张符纸之上!

    腾地一下,火苗突然窜起三尺之高!

    十向秒后,符纸烧尽,灰落火熄,胎煞早已经魂散无形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