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34章大人物

    “哼!我怎么会关心一个村医?我关心的是沙莎小姐这样天生丽质的美人,竟然不能享受男人应该给她的财富!”年柯道。

    略停一下,年柯叹了口气,似乎非常替张凡和沙莎惋惜,忽然道:“张先生,我们年氏旗下有年氏连锁药店,要么,我安排你去药店站柜台?或者,出去跑跑业务?”

    “咸吃萝卜淡操心。年总以为自己很有本事吧!”张凡一阵鄙夷,鼻子都差点歪了。

    年柯被张凡堵得无话可说,尴尬地一耸肩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时,闻欢欢已经从洗生间出来,女生们又重新开始巴结她,有的求她安排工作,有的求她联系业务。

    闻欢欢根本不想帮别人任何一点忙,但却是很豪爽地一一答应了大家的请求。

    这样一来,整个宴席上,闻欢欢成了中心人物,沙莎却是没人问津,好像今天的宴会是给闻欢欢接风。

    这时,年柯的手机响了。

    他打开手机听了一会,神色紧张地站起来离开包间。

    过了一会,房门重新打开,年柯站在门外,十分恭敬地往里面让一个人。

    “彭处,请!”年柯弯腰道。

    一个挺胸昂首、牛逼得不成样子的年轻人,大步走了进来。

    而年柯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脸上的表情相当谦卑,跟小跟班似的。

    显然,年柯是有求于这位牛逼人物的。

    “各位,我隆重给大家介绍,这位是国家药监局药品市场管理局市场规范化管理处彭天勇处长!大家鼓掌欢迎!”年柯说着,带头鼓起掌来。

    满房间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女生们生怕鼓掌不响,得罪了年柯和闻欢欢,恨不得把小手拍肿!

    而张凡和沙莎始终坐着不动,反而互相看了看,碰一下杯。

    既然是药监局的,那么,张凡已经想象年柯为什么要巴结他了。年柯刚才说过,他做药品生意。

    药品生意要进步,步步离不开药监处!

    介绍完之后,年柯又叫了几道大菜,便跟彭处连连碰杯。

    彭处看样子很有酒量,说话声音也极高,旁若无人地吹着牛逼,说他昨天去政务院如何如何,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国家领导人跟他是老朋友……

    而年柯则不断地给彭处的话“溜缝”,看那样子,恨不得跪下给彭处倒酒。

    张凡冷眼旁观,渐渐看出门道了:彭处是来这里找女人的。

    只见他一眼一眼,不断地把房间里的女人都打量一遍,眼里不断地放出失望的眼色,还微微地叹道:“一般般啦,一般般啦,会所里,随便拎一个,都是绝色……年兄,呵呵呵,你这眼光境界,需要进一步提高呀!”

    “呵呵呵,彭处,您批评得对!我这眼光确实赶不上国际潮流。不过,彭处,这里即使有美女,也是好菜都被猪给拱了……”年柯含笑说着,轻轻捅了捅彭处,示意他往沙莎那边看。

    沙莎一直把脸朝着张凡,只给了彭处这边一个侧影,彭处起先没注意到她,经年柯一示意,他眼睛一亮!

    绝对有味!

    彭处身体某个部位顿时兴奋起来!

    差点错过!

    年柯观察彭处眼色,已经得到答案,马上笑问:“彭处,您喜欢的话,我叫她过来陪您几杯!”

    “这样不好吧?”彭处含笑谦虚道,眼光却是已经红了,恨不得立即扑上去把沙莎放倒。

    年柯站起来,小跑着转到沙莎背后,“沙莎女士,你的机会来了。彭处看你气质好,想跟你认识一下呢。你过去陪彭处几杯,想进国家机关的话,他一句话的事。”

    “咦?一个小处长,这么厉害?”沙莎半笑半讥讽地问。

    “彭处级别不高,但他是身在朝廷呀!京官,能量极大,省里的省长见了他,都得弯腰让路。”

    “是吗?”沙莎嘴角向上一挑,“进国家机关?当然是好事,求之不得!不过,这事得听我老公的。他不愿意的话,彭处给我个部长当,我也不敢干。”

    说着,把眼光看向张凡。

    张凡却是不动声色,慢慢地呷酒。

    “张老弟,你若是干别的职业,我不便说什么。你既然是开诊所的,那我跟你说,这个彭处你可是得罪不起!药监部门,从国家到省到市,是垂直领导关系,你的诊所……呵呵,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年柯威胁道。

    “我在村里开个诊所,难道和彭处长有什么关系?年总,别拿鸡毛当令箭了!”张凡故意提高声音,让彭处听见。

    “姓张的,实话告诉你,惹彭处不高兴的话,他一个电话打给市里,市药监局准给你小鞋穿!要想关掉你的小诊所,就跟弹掉烟灰一样简单!”

    年柯咬牙切齿地说着,而彭处则配合地把手里的香烟,向烟灰缸里磕了一磕,他相当自信,一个乡下人,经过这样的威吓,肯定服软跪舔。

    “噢,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女朋友必须送给彭处玩弄,不然的话,就把我的诊所关了?”

    张凡抿了一下嘴角,为的是压抑住暴打年柯的冲动。

    年柯误以为张凡软了,“明白道理就好,在这个世界上,你最好明智……”

    “按照这个道理,你是不是已经把你的女朋友送给过彭处?否则的话,你的药品公司不是早就关门了?”张凡一脸坏意地看了看一边的闻欢欢。

    大家对于这个反驳,相当地想要爆笑,但都忍住了,只是有人捂住嘴,假装咳嗽。

    “村医,卧槽泥马!在京城,还没人敢骂我年公子的!”年柯怒目而视,情绪快要爆炸了,紧握双拳,看样子马上要砸向张凡。

    这一来,房间里鸦雀无声。

    众人没有料到的是,沙莎的老公竟敢这样对待年公子!

    不是精神不好,就是想吃苦头。

    “我骂你了吗?只是按照你说的逻辑进行了一个小推理。至于闻小姐跟没跟彭处滚过床单,只有她的肚子知道。”张凡淡然道。

    “你……胡说!”年柯从喉咙深处发出怒吼。

    “也许我是胡说,你问问闻小姐就真相大白了。”张凡微微一笑,又呷了一口红酒。

    沙莎胸脯起伏,气得不轻,狠狠地瞪了一眼年柯,意思是:你老婆被人给欺负了,你怎么反应?

    “泥马!”年柯挥起一拳,向张凡脸上砸去!

    距离很近,出拳突然,砸中没问题!

    所有人心中都一愣加一喜!

    但这些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地叫起来,只见年柯的手已被张凡在空中抓住。

    张凡含笑一捏,轻轻地……

    年柯的右臂立即麻木,失去知觉。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