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39章贯脉

    这一句,正中年颐静胸怀。

    她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微微一笑,嘲讽地问:“你是不是在想:这个年颐静爱上我张凡了?”

    “我没有那么自作多情,况且,我不缺女人。”张凡指了指床上睡着的美人沙莎。

    “哼,不这样想,说明你还不算太愚蠢!告诉你吧,我是个讲究报恩的。你救过我一条命,我今天还你一条命。就是这么简单。”年颐静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整理一下风衣领口,“你没有从我爸那里得到应得的诊费,我们年家欠着你的,现在咱们两清了。”

    说罢,打了一个响亮的榧子,“你的女友,半小时后就会醒来。我走了。”

    “你等一下!”张凡站起来。

    “干什么?”年颐静回过身来,一脸迷人的微笑,声音却是满含嘲笑,“看我长得美,想非礼我?”

    张凡一皱眉,忽然叹了口气,挥挥手,自以为幽默地道:“不是谁都有被我非礼的资格。你,你走吧。”

    “哼!精神不太好!”年颐静哼了一声,大步向外走去。

    张凡跟到客厅里,年颐静已经在开门了。

    “谢谢你来通风报信。为了表达我的谢意,我可以正视通知你:你的旧病复发时,别忘了找我,我还会去救你的。”张凡轻轻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才旧病复发呢!”

    年颐静狠狠地骂了一句。

    “复发不复发,不是我说了算的。难道我喜欢你复发?”张凡双肩一耸,无可奈何地道。

    “我已经说过,咱们两人两清了,我再也不会找你!”说罢,摔上门走掉了。

    张凡挠着头,陷入沉思。

    思考了好大一会,越想越糊涂:这个年颐静到底怎么想的?报恩?说不过去吧。当时把她治好时,她叫张凡马上滚蛋,那时怎么没想到报恩?

    难道是过了这些日子,良心突然发现?

    “啊啊……”卧室里传来沙莎的叫声。

    张凡忙收回思绪,跑进卧室。

    沙莎已经醒了,正在扭曲着身子挣扎。

    张凡这才恍然大悟:进来这么长时间了,注意力都放在了年颐静身上,竟然忘了给沙莎松绑。

    忙上前解开她手脚上的束缚。

    “小凡!”沙莎委屈地大哭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敲门,我从窥视镜里看见是一个服务员,便打开了房门。她进来后,掏出一只瓶子往我脸上一喷,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小凡,你怎么到这时才回来呀!要是我被人害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张凡暗暗笑了:挺煽情地。

    不过,煽得可爱动人。

    张凡于是伸出手,轻轻把她娇躯揽在怀里,手上变得不老实起来:安慰女人,没有比抚摸更好的办法。

    沙莎本来就属于比较浪的一类女人,这一抚摸,更是火上浇油,身子一窜一窜地向张凡怀里冲,嘴里开始喃喃无序地乱叫起来。

    光天化日之下,美人主动进攻,男人更容易血脉贲张。

    张凡一瞬间,已经被她拿下了。

    正要顺势而为,做进一步的工作,忽然被沙莎一口咬住了右手小妙手中指,舌尖如小蛇,在中指肚上来回动作……

    突然一股酥热,自指尖顺脉而上,贯穿胸部,下达丹田。

    张凡一惊,暗暗惊喜:阴丹贯脉?

    师父如云道长给他讲过,古元玄清秘术炼到聪元层上层时,全身元气笼罩,但气闭如环,丹田与外脉不接,此时若有阴丹女子度气于脉中,以阴丹贯阳脉,必致贯通,从而丹田元气与四肢外脉相通,意驱气进,意收气回,内可敛气炼丹,外可发气伤人,是为阴丹贯脉,乃进入修炼的上乘境界。

    不过,并不是世间任何一位女子都可替张凡办到这点,必须是极阴极媚之纯情女子,肌肤相亲之际,恨不能以自身融入男子之身的真情真意,方能驱自身阴丹进入男子外脉!

    张凡一阵感动,可见沙莎对他是真心厚意!

    “沙莎……”

    张凡内心一阵感动,双手搂抱沙莎,此时全身气脉已被阴丹贯穿后汹涌如潮,小妙手手到之处,气流湍湍,收放自如。

    沙莎突然觉得张凡的手上如带磁带电,所抚所掠之处,无不惊鸿颤栗,令人欲罢不能!

    张凡也体察到小妙手与往日不同,气出气进,指尖有如延长了几倍,即使不直接触摸到她的肌肤之上,也感觉如同触摸!

    他一边轻吻她秀发,一边偷偷在她背后伸出小妙手中指,向床边散放的亵衣亵裤轻轻一指,同时丹田运气。

    只感觉手臂脉道一松,古元真气顺脉道激射而出!

    两米之处的三角裤和吊带儿,轻轻地抖动起来,有如被春风拂过……

    隔空点穴!

    这四个字,一下子蹦到张凡脑海里。

    难道,我炼成了隔空点穴的神功?

    师父曾经说过,绝世高手对垒,非以四肢相搏,而是以意御气,以气相抵相克,未见接触,而胜败已然分明。若以气点中对方昏穴、死穴,一招致敌!而对方却毫无防备!

    这才是武功之中的上乘之作!

    “谢谢你!谢谢你!”

    张凡心情激动,语无伦次,拥住沙莎娇躯,不断地说着。

    “谢我什么?看你激动的,我一无财二无色,只能以这副身子侍候你高兴,哪敢要你谢!”沙莎情到深处,说出来的话都含着情意。

    “刚才,你帮我炼成了一项绝世武功。”

    “什么?”

    “你快松开我,我试试给你看……”

    沙莎正在情热之际,有些不舍,但也是驯服地松开揽住张凡腰部的双手,茫然看着他。

    “你躺下,看我给你隔空点穴!”

    沙莎平平地躺下,大字型尽情呈现给张凡。

    张凡后退两步,尖起右手小妙手中指,“嗖嗖嗖”,几道无形真气射出,分别点在沙莎胸腹部位七个穴位之上,组成“七星昏厥谱”。

    沙莎双眼一闭,立即昏迷过去。

    张凡走向前,摇了摇她的身体,喊道:“沙莎,沙莎!醒醒,醒醒!”

    她毫无反应,如泥一般任他揉搓,闭目不语。

    张凡担心她出事,忙再施御气神指,将七个穴位一一点开。

    沙莎身子动了一动,慢慢睁开眼睛,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张凡:“我刚才睡过去了?”

    张凡点点头,“看来,我真的是炼成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