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40章出门不顺遇见狗

    “炼成了大功法!那该上来谢谢我!”沙莎小脸一红,腮上两朵玫瑰,小嘴一嗔,撮起一颗樱桃,轻轻把身子侧翻过去,后背腰臀曲线起伏,对着张凡,却又把脸扭转过来,乜斜一下,然后把头重新转过去,深深埋在枕头里,双脚互搓,双肩摇动,好像处子洞房那样做出无限羞射情态。

    张凡非常服气:女子之美重在媚。不媚不美,沙莎集美与媚于一身,简直拥有爆炸般的冲击力,一万个柳下惠也都会被她踹到情天欲海里面去了。

    张凡微微一笑,到了这个田地,顺势把她拿下,是理所当然的事。

    于是俯身扳住她柳腰,轻轻一提,沙莎便就势双臂勾了上来。

    事毕醒来,张凡看看手表,离天黑还早着呢,想起一件事,便悄悄起床,穿好衣服。

    而沙莎仍然沉睡不己,张凡也不忍叫醒她,给她盖了条毯子,便独自一人走出酒店。

    来到街上,打了辆车,直奔京城古董街而来。

    上次玄爷去张家埠,在他家里勘测阳宅风水时跟张凡说,他家里五行不匀,西北角缺水,导致妻子肾水不足而不孕,破解方法也随即给出:应该摆一件龙雕玉件,龙吐水,可弥补缺水。

    这次张凡来京城之前,涵花一再嘱咐他别忘了这事。

    今天正好有空,应该顺便把玉龙买了。

    再说,刚刚从巩梦书那里接过了三百万支票入账,心情相当舒畅,正好在京城挑两样值钱的古董回去,跟钱亮品评把玩,也是一个乐子。

    来到古董街,刚一下车,张凡就被震到了:毕竟是天子脚下!

    古董街的规模气势非江清那边能比,就连省城的古董一条街跟这里比起来,也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街两边豪华至极的古董店,显出一阵阵王者气度,而江清市和省城的古董店,怎么看怎么像地摊儿!

    张凡兴致勃勃,一家一家店仔细逛下去。

    龙形玉雕找到不少,不是太大就是样子太古朴,摆在客厅里会显得老气横秋,涵花嘱咐过,买一件看起来新新的玉件,别弄个像坟里出土的东西,摆在客厅里不舒服。

    一直逛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一件满意的。

    正在失望,忽然前面出现一家玉店,一块横匾上大书“玉泉居”几个镏金大字。

    门面装修豪华,跟邻近的商家比起来,显得格外高大上。

    张凡走进去的时候,里面有七、八个顾客,在观摩品味一屋子玉器,看样子生意很好。

    张凡背着手在各个展架前逛了一圈,眉头不断地皱着:去,一大半是赝品!

    天子脚也,也有人敢如此嚣张地销售假货?

    难道这家店老板上面有硬人?

    不过,张凡对真货假货并不十分在意,他并不是来买古董的,他要买的是一件新新的玉雕。

    看着看着,忽然一尊岫玉雕件吸引了他的目光。

    它约有半尺高,一尺长,色泽深绿幽静,纯净无瑕,给人一种超然脱世的舒适感。

    雕形更是奇异惊人,一条绿龙,蜿蜒伏于云朵之上,似睡非睡,不似大多数龙雕那样睁圆双眼像要吃人似的,它显得很温和,看了舒服。

    张凡几乎是第一眼就喜欢上它了。

    走上前细细琢磨,标价5万元,价位不算十分离谱,最关键它还有一只相当不错的红木玉座,这样的话,可以直接摆在客厅里,省得麻烦去找木工漆匠订制了。

    张凡决定买下来。

    四下望了一下,便朝一个男店员走去。

    “喂,朋友,我想了解一下这座玉龙雕。”张凡道。

    店员是个一脸穷相、注定一辈子也不会富贵的小子,他此时正站在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身后,弓身侍候着,表情相当地谦卑。听见张凡叫他,他扭头斜了一眼,见张凡年轻,且衣着不潮不陡,一看就不像世家子弟,而且操着一口外地口音,便把脸一拉,很冲地道:“你没看见我正侍候这位先生吗?”

    “你不是站着没事吗?这位先生正在看呢,你正好抽空过来,我想买那座玉龙。”

    店员翻白了眼睛,看了张凡一下,十分鄙夷地道:“玉龙?不就是那件五万元的玉龙吗?告诉你,不打折,你能买得起,就自己去前台开票。买不起的话,挑个便宜的。“

    “我不是跟你谈打折,我是想了解一下情况,毕竟我要买它,有些问题想问。”

    这时,胖子放下手里的瓷壶,转过身来,很倨傲地看了张凡一眼,从鼻孔里笑出声来,道:“外地人,一般都往死里要折扣。这位先生不要折扣,看来兜里也有几个钱?”

    店员陪笑道:“老板,看您,一说就说到点子上了!外地人就是这样子。我最不爱侍候外地人,一个个穷哧哧地,跟你磨矶起来没完,烦死了。”

    说完,又转头冲张凡道:“像个桩子似地立在这要干嘛?不是跟你说过吧,想买,去前台开票;买不起,麻溜走人!”

    张凡道:“你怎么知道我买不起?我是要问问那件玉龙的产地、出自哪位玉师之手,这些问题过分吗?”

    “才五万块的一件玉器,值得你了解这么多?”店员眉头一挑,指着胖子道,“你知道这件先生看中的这件瓷器多少钱吧?750万!哼,你别以为自己花几个小钱,就可以在店里装爷!装爷,你也得有钱才装得起。你若是也买一件750万的,我也侍候得你跟爷似的!”

    这小子句句带刺儿,像吃了枪药,令张凡心里烦乱起来:怎么出门不顺,遇到狗了?

    “你的意思,是不为我服务了?”

    店员提高了声音:“外地人,告诉你,这是京城。即使你在你们那穷乡僻壤有几个土地鳖钱算个土豪,可是,到京城来,你那几个钱屁也不算。还要我替你服务?这么多款爷我都服务不过来,哪里轮得上你!赶紧给一边呆着去,省得惹恼了你大爷,把你扔出去!”

    “操,你们这黑店呀,怎么没说两句话,就要把顾客扔出去!”张凡冷笑道。

    “怎么?不服?外地人,告诉你,老子现在没功夫搭理你,你趁老子没发火之前赶紧走掉了事,一会老子腾出空来,你想走都走不掉了!”

    店员说完,回过头去,点头哈腰地冲胖子道:“老板,耽误你事了,对不起,对不起……”

    胖子又斜了张凡一眼,慢条斯理地道:“外地人没礼貌,我不会跟他们计较的。来,把这个给我打包,送到我府上去。”

    店员一听,脸上没有一处不是媚笑,这一件大买卖做成了,这个月老板会给他发个红包的。心中一激动,嘴上说话都不利索了:“好,好好的,老,老板,我这就给您打,打包。”

    说完,猛地回身,见张凡仍然站在那里,便怒吼道:“没长眼睛,往边上躲一躲,我搬珍贵瓷器,你要把它碰掉地上摔坏了,把你的皮扒了都赔不起!滚一边儿去!”

    张凡微微地嘴角抽动一下,一动不动。

    “耳朵塞驴毛了?”店员又是吼了一声,伸手猛地搡了张凡一把。

    这小子真有把力气,差点把张凡搡倒。

    不过,张凡脚步根稳当,虽然受到巨大冲击,却没有挪窝,依旧站在那里,背着手,笑道:“咦,你蛮有力气的样子。”

    “卧槽泥马,知道你爷有力气,还不远点滚!”店员骂着,扬起巴掌,啪地一声,重重打在张凡脸上。

    若是换个人,这一个耳光,早已是肿掉半边脸了。

    不过,张凡现在古元护体罡气已经接近修成,店员这一巴掌,犹如替他挠挠痒。

    旁边的顾客见打架了,兴奋不己地围过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