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43章暗器在哪

    年丰端不看年丰水,独自把头靠在椅背上,闭目不语。

    过了两分钟,他忽然睁开眼睛,问:“咦,小静呢?她怎么没来?”

    “大伯,小静她刚才给我来微信,说她头疼,不想来了。”站在一边的年柯说道。

    前几天他被张凡在饭店包间里搞得够呛,直到现在,脸色还蜡黄,像是刚出院的病秧子。

    “嗯,”年丰端轻轻应了一声,目光里透出一股捉摸不透的神情,“小静她……”

    他欲言又止,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一皱眉,“问问各个路口的哨眼,巩家的车辆出现没有?”

    “报告年总,”保安部长立正回答,“刚刚已经问过,所有哨眼都没有发现年家的车辆出现。”

    “咦?”年丰端从椅子里直起身子,怪异地一声。直觉令他感到事情有变化。

    “大哥,时间己到,既然巩家人没到,估计他们是听到了风声,不敢来了。这样更好,我们兵不血刃,直接把地标王拿下。”年丰水道。

    年丰端闭目静思思一会,然后慢慢睁开眼睛道:“丰水,事情未必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以我对巩梦书的了解,这不像他的一贯做法,更不像巩老爷子的一贯做法……”

    “大哥,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及时进入拍卖大厅,否则的话,相当于年巩两家同时弃标!”

    年丰端看了看表,马上就到九点了,一挥手:“好,先去拍卖厅再说。”

    一伙人呼啦啦站起来,刚要往外走,忽然窗外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

    这声音既不像汽车,也不像推土机,是飞机引擎的声音!

    声音持续着……

    “巩老爷子,果然有你的!”年丰端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叫了一声,突然冲向窗口,推开窗子向天空望去。

    只见一架直升飞机,正慢慢地飞过来,然后停在大楼的上空……

    所有人都愣了,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巩家乘直升飞机前来,现在要降落在大楼楼顶!

    “巩梦书,巩梦书,亏你想出了这招!”年丰端恶狠狠地道,脸上出现极度沮丧的表情:他多天以来精心设计的伏击计划,看样子确实被巩家事先掌握了!巩家已经避开伏击圈,改从楼顶进入拍卖大厅!

    既然巩家不惜动用直升机前来,这说明巩家对这次投标是志在必得!

    没有巩家在场,年家会以起拍价拿下标的,有了巩家参加竞标,年氏如果想拿下地标王,必须多花几亿甚至十几亿的资金!

    年丰端的脸狠狠地沉下来,显然是怒不可遏!

    “大哥,派人马上上楼劫击巩家的人!”年丰水喊道,随手操起手机,“伏击小组注意,目标现在在……”

    还没等年丰水说完,年丰端喝道:“放肆!”

    “大哥,难道眼看着巩家人进入拍卖大厅?”

    “你没看见?那是一架军用直升机!你活腻了!”年丰端恨恨地道。

    年丰水恍然大悟,打军用直升机,他年氏还没那个胆子,想到这,他忙改口命令道:“伏击小组注意了,原地待命,没得到命令,不得擅自行动!”

    年丰端一边往外走,一边道:“看样子,我们只好在拍卖厅里跟巩家斗一斗了。今天,就是亏掉血本,也必须拿下这块地皮!”

    一行人快步走进顶楼拍卖大厅的时候,巩梦书、张凡和经纪人纪先生已经端然坐在了席位上。

    年丰端做出春风得意的样子,远远地冲巩梦书一拱手,笑道:“巩先生早啊!”

    巩梦书坐着没动,只是一拱手,“年总也没晚哪!”

    两人脸上都是笑,眼里都是火。

    大家坐下来,厅里顿时安静了。

    今天来现场报道拍卖盛况的记者着实不少,长枪短炮在拍卖大厅四周架成一排一排,小记们比竞标者还激动,架好设备,调好焦距,正等着“本世纪大华国最高价地标王”的出炉!这可是一则重磅新闻!岂能错过!

    今天的拍卖师蓝眼金发,是从国外请来的世界顶级金锤,他一生中拍卖过的拍品无数,个个价值连城,但是像今天这样高底标的拍品,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心里不禁有些激动。他看了看两家经纪人,和经纪人附近坐着的老板,不由得暗暗思忖:你们大华国人真有钱!别说抬价竞标,既使这个几十亿的底标,不是顶级富豪,根本想都不会想一下!

    看来,今天有得一搏。

    对于拍卖师来说,竞拍价越高,他分到的提成越高。

    为了争得这次拍卖师的资格,皮得沙和负责这块土地的一个实权处长已经暗地分赃完毕:拍卖分成,两人各半。哈哈,看来,今天至少也有千万元的收入!

    按照规定,张凡和巩梦书、巩乔坐在经纪人纪先生后边,而参加竞拍的巩年两家的经纪人则坐在竞价区。

    年氏兄弟则坐在离张凡不远处的另一边。

    双方阵营分明,剑拔驽张,空气中凝结着隐隐的杀气。

    拍卖师很绅士地微笑着,环顾全场一下,微微点头,操着生硬的华国语道:“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官员、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光临京城地标王专场拍卖会。我是世界拍卖师联合会注册金錘拍卖师皮得沙,我的拍卖证号是1414914……下面,我宣布,京城地标王拍卖会现在开始。今天,我们唯一标的,位于京城新区东经叉叉度,北纬叉叉度,面积12万平方米。底价35亿,由大华国正府提供。竞标者每次加价梯度为5千万。现在开始竞拍!请大家应价。”

    言毕,“当”地一声,錘子落下。

    声音未落,年家纪经人举起牌子,声音很冲地道:“36亿!”

    张凡一惊!

    与巩梦书对视一眼。

    两都感到一种莫名的奇怪!

    年家这是怎么啦?

    本来以为年家势在必得,一上来就会加价十亿二十亿,以此来吓退对方。

    不成想,只加价一亿?

    是要温水煮青蛙吗?

    还是资金链断裂不得己而为之?

    或许,还有别的阴谋?

    张凡心里七上八下。

    巩家的经纪人纪先生也是一愣,随后一笑,既然你不出大招,我只小步领先就行,于是举起号牌道:“37亿!”

    “37亿5千万!”年家经纪人随即举牌。

    就在年家经纪人落下牌子的一瞬间,张凡忽然感到一阵不祥的气氛。

    古元真气场清清楚楚地告诉他:附近有杀手!血气升腾!

    不好!

    张凡心中一紧,忙左右打量一下。

    在座的人没有任何人有丝毫动作,应该排除怀疑。

    而周围那些小记……

    那一架架支起来的长枪短炮,会不会发出暗器?

    如果有暗器的话,刺杀的目标肯定不是张凡、巩氏父子,而是经纪人纪先生

    纪先生如果被刺无法叫价,年家岂不是要夺标?

    可是,这么多记者,究竟谁是杀手?

    好多长镜头对头会场,如何判断哪只镜头是狙击枪改装?

    看来,只有把注意力放在纪先生身上,随时阻拦暗器!

    张凡暗暗运足古元真气,将气场扩大,范围将纪先生全部包括进去!

    “38亿!”纪先生举起牌子!

    还没等皮得沙催价,年家经纪人迅速举起牌子:“38亿5千万!”

    话音刚落,纪先生的牌子已经开始上举了。

    可是,就在牌子举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道黑色的直线,自左侧直划过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