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44章夺标

    不好!暗器!

    张凡来不及惊惧,瞬间之内,小妙手一挥而出。

    自从被沙莎那含情一咬,小妙手与全身脉络被彻底贯通,发气随意,一股真气浪自指尖而出,席卷向前!

    无形无声,却如巨浪不可阻挡。

    那只暗器在空中与古元真气相撞,稍稍改变了方向,一偏斜,从纪先生耳边飞过,只是轻轻地一声响,顺地砖划过,落到墙角不见了。

    张凡回头顺暗器所来方向一看,众人都在聚精会神看竞标,只有一个小记慌张地与张凡对视一眼,马上双手一抖,把眼光转向别处。

    好个杂种!

    张凡暗骂一声,食指一弹:

    一支毫针自手中发出!

    在强大古元真气场推送之下,毫针疾射如闪电,无声击中小记胸膛!

    小记身子向上一挺,眼睛翻白,双手扶住摄像机架子,一动不动!

    身边发生的这些事,都是悄然进行,纪先生和其它人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察觉。

    “39亿!”纪先生举牌高声道。

    张凡暗暗冷笑一声:你年家不仁,我也不义了!悄悄抬起手,中指食指两指齐伸,丹田运气,一股气柱激射而出!

    年家经纪人微微一笑,一个“40亿”还没说出口,只觉得肩头一麻,身体一震,手中的牌子重新落回到自己的腿上。

    接着,脖子上又是一麻!

    顿时,头部和下部身子似乎分离开来!

    大脑眩晕,一动不动,仿佛一只木雕,呆坐着。

    此前,那个主管土地的实权处长曾对皮得沙说,要他在拍卖现场见机行事,帮助年家夺标。

    不过,奇怪的是,前天,那个处长慌张地告诉皮得沙,上头有人压了下来,年巩两家势力都很多大,拍卖时,不准偏向年家,要照顾巩家,不然的话,有可能丢掉小命!

    皮得沙牢记这句话,此时,只有他才看得清:年家的经纪人身体发生了状况,因此无法喊价。

    他故意装作没看见,喊道:“39亿一次!”

    年家经纪人一动不动。

    年丰端这边阵营里,发出一阵骚动:怎么回事,40亿就不叫了?年家在拍卖会前内定的标值顶不是80亿吗?

    年丰端探头看了经纪人一眼,见他瞪大着眼睛。

    也许,这是经纪人的策略?

    年丰端疑惑地又看了看皮得沙,心里道:“处长没跟你交待过吗?”

    皮得沙根本不理会年丰端的眼色,高声叫道:“39亿第二次!”

    这一声,年丰端身子一抖:坏了,这个拍卖师怎么好像是有意照顾巩家?我的经纪人怎么还不举牌!

    “喂,你睡着了吗?”年丰端站起来身来,冲着经纪人喊道。

    皮得沙道:“39亿第三次!有没有出价?”

    “好,39亿第三次……当!”

    一锤落下!

    巩家夺标!

    “哗……”大厅里响起一片掌声。

    巩乔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抱住巩梦书:“爸,我们夺标了!”

    对刚才发生的这一切,巩梦书半信半疑。

    他紧挨着张凡坐着,亲眼见张凡手一挥,似乎有一件什么东西从纪先生身边飞过,然后,张凡又是手指点了两下,年家的经纪人便一动不动了!

    但他不明白:这张凡是人是鬼?是妖是神?

    这超距作用,除非传说中的神仙才能做到!

    他此时惊的不是自家夺了标,而是身边坐着的这个年青人!

    巩梦书推开儿子,伸手轻轻抓住张凡的手,激动地摇了半天,小声道:“谢谢你!”

    年丰端一伙人如狂如疯,气急败坏,一齐冲向经纪人席位。

    年家经纪人仍然呆坐在那里,面带呆呆的微笑,如梦如痴地,一句话不说。

    年丰端狠狠抓住他的衣服,怒吼道:“你,你为什么不举牌?”

    年家经纪人慢慢地从昏厥中清醒过来。他看了看眼前的一切,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时候,晃了晃脑袋,急忙抓起牌子,高高地举起来,冲拍卖师喊道:“40亿!我出40亿!”

    皮得沙微笑着,很有礼貌地道:“先生,拍卖已经结束了,请双方经纪人过来签字确认!”

    拍卖会后,巩梦书承诺诺言,给张凡开了第二张三百万的支票。

    张凡六百万入账,心情大好,正准备在京城逛一逛,给涵花买点好东西,不料,当天晚上,便接到涵花的电话。

    涵花在电话里告诉张凡,多天不下雨,日头又格外地毒,地里旱得快冒烟了,刚种下的庄稼要废了,村长和壮劳力都在省里权总的工地上,家里老幼病残的,今年恐怕要绝收了。

    张凡一听,很着急:是呀,这些天在外面跑来跑去,村里的事关心的少,如果村里遇到这样的大灾,我不出钱出力,乡亲们会不会骂我为富不仁了?

    他忙问涵花怎么办?

    涵花说,办法是有,就是没钱,你快回来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张凡带着沙莎回到省城。

    一走进素望堂大门,就发现沈茹冰脸色相当难看。

    沙莎上前主动搂住沈茹冰,笑道:“冰姐,我回来了。看,我还给你带回来礼物了!”

    沈茹冰把沙莎一推,冷冷地笑道:“蜜月旅行,挺享受的吧?不知坐没坐下珠胎!”

    沙莎热贴了个冷屁股,也不客气起来,一转身,把提包往墙角一蹬,坐到自己的诊桌前,酸酸地道:“有些人,想坐下珠胎还做不到呢?没男人搞你,难道你还自体繁殖不成!哼!”

    张凡本想来给二人做做工作,让她们和好,没想到一见面就冒火星。他情知劝谁都劝不好,忙陪着笑脸,走上前去,把一只钻石手链递到沈茹冰手里:“茹冰,这是沙莎帮你挑的!”

    沈茹冰一看:好好漂亮的黑钻石手链!

    她忙把眼光向沙莎看去:因为前不久,她跟沙莎谈起手链,她说喜欢黑钻石手链,看来,这条手链真是沙莎的主意。

    想到这,沈茹冰的眼里不那么冷峻,脸上也微微地含了一点笑容,把身子一扭,白了张凡一眼:“谁要你花这么多钱给我买东西?我是你女朋友?别跟我自作多情了!”

    张凡也不说话,拽过沈茹冰的手,把手链套上去。

    沈茹冰假装推却着,脸上红红地,抬腕看了看手链,感激地盯了张凡一眼,道:“坐了半夜车,你今天就别坐诊了,去,进屋,到我床上睡一觉,休息好了,下午回江清吧,再不回去,你家那位村姑,肯定说你被我缠住了,说不定在家里骂我难听的话呢!”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