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46章镇长真面目

    老板忽然警觉起来,打量了三人一会儿,不知深不知浅,便含糊地摇头道:“这事儿,你问我,我问谁?难不成你们三个人是上面派来暗访的?我可不敢开玩笑,若你们是镇长派来的,我这小店明天就得被管理部门罚得底儿朝天!”

    张凡笑笑:“实话跟你说,我们是张家埠村的,想找镇长办电的事。”

    “张家埠?我表妹就嫁到张家埠了。”老板道。

    “你表妹?谁呀?”张凡心中一愣。张家埠是个穷村,外面嫁进来的姑娘不多,应该是哪位呢?

    “她叫韩淑云。嫁过去当天就做了寡妇,最近听说搬到江清城里住了。”

    韩淑云?

    张凡心里一热:这些日子忙来忙去,快一个月时间没去看看她了,怪想她的。她那白白软软的身子,只要一想起来,就不由得令人十分兴奋。

    村长一听,接过话头道:“韩淑云是我们村张国辉家的儿媳嘛,她人不错。”

    “噢,你们还真是张家埠的?”老板放松了一口气,看着张凡。

    张凡明白老板的意思,不给点甜头,掏不出话来,便把手一挥:“再上六个热菜!从菜谱第一页往下数。”

    “六个热菜!”老板兴奋起来,忙把菜单下了,躬身小声道:“我跟你们说了,你们可别外传哪!告诉你们,别的村打机井用电,一般都给镇长这个数——”

    说着,老板伸出两根指头。

    “两千!”会计道。

    “土吧你!现在这个年代,两千还能办事儿?”老板笑道。

    “两万?”村长低声惊叫,“怎么可能?”

    “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反正送少了,办不成事,别怪我说行。”老板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便往厨房去了。

    “这也太砸人了!”张三叔把拳头握得紧紧地。

    张凡心里却是一阵轻松:有数就好,就怕没数!

    “三叔,你别着急,吃完饭我去找镇长,把两万块现金塞上去,不就结了?过两天村里就能浇地了!”张凡安慰道。

    “又让你破费了!”会计道。

    “60万我都能出,还差两万?!”

    三叔眼圈红红的,捏了一下鼻头,“小凡,张家埠全村老少上千口人,全靠你了。”

    张凡一笑:“三叔,四舅,你们放心,这事儿都包在我身上,保证搞定。”

    三人又吃了一会,看看时间快到一点半了,张凡便要村长和会计在这里等着,他一个人走出饭店。

    附近有个农行,张凡进去取了两万现金,用大信封装好了,塞在提包里,然后信步向镇正府走去。

    这个镇长还真好见,门卫一听说是找镇长的,神秘地笑着,根本没拦,直接放行。

    张凡心里笑笑:看来,给镇长送礼的人真不少呢。

    来到二楼镇长办公室,敲了敲门。

    “进!”

    一个拖长的小女生声音。

    张凡以为是镇长的小秘书,推门进去,却发现办公桌后面坐着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

    长得不算十分漂亮,却非常地“媚”,眼光向张凡看过来,眼角习惯性地眯了一眯,有一种职业性的挑逗意味,可以说,这一“眯”,对任何雄性来说,都有相当的杀伤力。

    没有搞错吧?

    张凡怀疑自己走错了门,忽然站在一边的一个农民模样的中年人道:“田镇长,您就行行好,就把工期往后拖两天,就两天,我保证把养鱼池里的鱼全部捞上来。”

    “不行,这次修路是镇里经济一年腾飞的宏伟计划的一部分,谁也不能阻挡,谁阻碍了工程进度,一律以破坏经济发展罪论处。”田镇长冷冷地说。

    “一天,一天行不?给我一天时间,我就可以少损失一些。要知道,我这养鱼池,可我全家的命啊!田镇长,我给您跪了!”

    那农民说着,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田镇长,这池鱼要是毁了,我借的高利货款利滚利,一辈子也休想还上,只有死路一条了,田镇长你行行好吧!”

    田镇长微微一笑,按了一下桌子上的按钮。

    随即,走廓里传来跑步声。

    四个警察大步冲进来,大声喝道:“镇长,谁闹事?”

    田镇长指了指地上跪着的农民,轻轻道:“带走,关两天。”

    四个警察不由分说,上前把农民铐了起来,不顾农民苦苦求饶,直接拖走了。

    田镇长操起桌上的电话,拉长尖尖的官腔:“王经理,推土机马上把那个鱼池给平了……什么!他们都跪在鱼池旁?跪有什么用!对这些下等人,这些无赖,你不要心慈手软,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不把这个钉子户拿下,以后征地工作怎么进行下去?!”

    说完,轻轻放下电话,冲张凡一莞尔一笑,指着沙发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你有什么事?说吧。”

    张凡心里想象着此刻那个农民的养鱼池被推土机填平的情景,心里暗骂;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

    “田镇长,”张凡没有坐下,笑脸道,“我叫张凡,是张家埠村的。”

    田镇长好奇地打量张凡几眼,他一身名牌让她眼睛为之一亮:这个农民不简单。“找我有什么事?”

    “天旱,村里集了资,准备打几眼机井……”

    “打机井,好事呀,镇里政策支持农民自救抗旱。”田镇长打断张凡的话,轻轻一笑,很亲切地道。

    “可是……电的事,还请田镇长多帮忙。”

    “电的问题,不是镇里的问题,是上面拨电多少的问题。镇变电所要综合全盘考虑全镇用电,不能把电用在一个村子上。”田镇长用典型的官腔说道。

    “田镇长,这我知道,镇里用电紧张,可是,抗旱救灾,应该是第一重要的吧。”张凡笑眼眯眯,直视她胸前。

    她的胸型相当地好看,两边分开的较大,且高耸入云,是男人最喜欢把玩的那种类型。也许她对此非常自信,穿一件极薄的塑型衫,把形状特征暴露无遗。

    她对张凡这一瞅,相当地满意,于是,假装气愤地白了他一眼,严厉地道:“有事谈事,没事离开这里,没看见我很忙吗?”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