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48章醍醐灌顶

    张凡最怕别的女人在他面前提起涵花,一提起来,拈酸使醋,各种嫉妒,他根本不好解释,越解释越乱,越描越黑,忙道:“我傻呀?我知道你好。”

    “光跟我玩嘴!”韩淑云呛了一句。

    对于女人,跟她玩嘴是初级阶段,最实惠的还是上手段。她这句话是暗示和鼓励张凡。

    是呀,今天是来办正事的,光玩嘴还不如在手机上视频玩嘴呢。

    张凡一喜,小妙手随意而出,直达主题……

    “啊!”韩淑云低声叫了一下,把头狠狠地向张凡怀里一拱,颤抖着,几乎不能说话,全身进入幸福半昏厥状态……

    反应如此之大,看来旱得比张家埠的庄稼厉害!没有爱的女人哪……

    张凡小妙手宛如游鱼,自下而上,轻抚到她的脸上。

    韩淑云脸热心跳,情意绵绵,美目看着张凡,却羞于直视,片刻,情到深处,突然轻启小口,咬住了张凡小妙手中指。

    两排牙齿,不轻不重地咬在中指指肚之上。

    被女人咬手指,这是第二次。

    上一次是沙莎。

    张凡触到了她舌尖,如同触电一般,热流如注,直接贯穿进入中指,顺中指而下,直达小妙手掌心。

    并未停留,随即顺腕而上,直达肩头。

    再自肩头向下,穿胸而过,涌入丹田。

    顿时,丹田如火如荼,仿佛草原上燎原大火,蒸腾起一股古元真气。

    真气顺三经四脉向上,直达双肩。

    再顺经脉达至小妙手,自指尖一贯而出!

    “啊!”

    有如被高压枪喷射在嘴里,韩淑云尖叫一声,被巨大的真气推力将身子向后一掼。

    人没有倒下,却把腰闪了!

    “啊哎,我的腰!”

    张凡感觉到无比的震撼。

    她这轻轻的一咬,有如醍醐灌顶,恰似雷鸣晴空。

    张凡全身经络本来已经气贯满满,被韩淑云一吸小妙手,通经畅脉,已经再次达成体内真气顺意进出的境界。

    上次是沙莎。

    沙莎是浪极情深,情深之际阴丹贯脉,助张凡达成通脉;

    这次是韩淑云。韩淑云是旷久情深,比之沙莎,更多几分威力,将全身经脉、关卡、死穴等等,一并打开,整个脉络真气系统顿然形成!

    古元真气运行境界升华到一个新的层面。

    “你干吗用指尖戳我嗓子!”韩淑云并没意识到自己功莫大焉,只是感觉嗓子眼里受痛不己,她以为张凡故意捅了她一指头,后退一步,吃惊地道。

    张凡见她惊异甚至有点生气,忙再次将她重新揽回怀里,轻抚秀发,再吻额头。

    无语之间,已经两心相融,韩淑云不再生气,将脸重新贴在他肩上。

    张凡看了看自己的小妙手中指,暗暗惊异:难道,是真气发射达到了刺痛皮肉的程度?

    那表明指气己达实用阶段了。

    内心一阵惊喜,笑道:“我不是故意的,是我指尖上真气作怪。”

    “戳了就戳了,还不承认?”韩淑云扬起小手,轻轻地打了张凡脑门一下,随即又心疼地揉了一下。

    “你不信?不信的话,拿你皮肉再试试。”张凡笑道。

    “试试?”

    这个提议,本是张凡随便说一下,没想到她叫真儿了。

    韩淑云一来觉得这个建议有趣新奇,二来她内心情深至极,一听张凡这话,借坡下驴,动作麻利,三下五除二,不但丝质睡衣飘然落地,就连吊带文胸等二线防御措施,也都一并解除,手指着肩头,故意做出“视死如归”的样子,道:“点这里!”

    “好!”

    “你可别下死手,要是把我点疼了,你今天就休想在我身上占便宜!”韩淑云亦庄亦谐地说着,做出无限旖旎的肢体语言,风情尽展。

    她是那种把爱当饭吃的女人,当然对这方面颇有悟性,跟张凡好了之后,对于闺房艺术,已经运用自如了,知道用什么样的话,什么样的手段、情态,来焐热自己的男人。

    “你放心……”

    张凡说着,退后两步,丹田运气。

    此时运气极速,意念一到之时,古元真气已经顺脉络直达小妙手,指尖随即向她肩头上超距一点!

    无形真气,无形射出!

    雪白柔软的肩头,瞬间出现一个小窝儿。

    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指在肌肤上摁了一下。

    但转暖即逝,弹性极好的少妇肌肤,随即恢复平复。

    韩淑云嘴角一咧,夸张地尖叫一声:“好疼!”

    张凡其实只用了三分气力。

    这力气只达到了点穴的力度,恰恰没有伤到她,只是在她雪白平滑的肩上,留下了一块红红的圆点。

    张凡忙走近,以小妙手轻轻按抚一下,“疼吗?”

    韩淑云点点头,略略地有些有灼烧感,不由得皱着眉头吸气,眼神却是三分哀怨、七分鼓励地看着张凡。

    张凡激动地想:三分气力,可以点到皮肉发红。

    那么五分气力呢?

    十分气力呢?

    超距伤人!

    真的可以达到超距伤人!

    古代剑侠们的“剑气”,可以达到剑尖不触及人体而伤人。

    莫非那“剑气”就是这种指气?

    但真能运“剑气”自如的大武师,古往今来有几人呢?

    而我张凡却有幸炼成?

    炼古元玄清秘术仅仅一年,难道就达到了“剑气”层面?

    有没有搞错呀!

    张凡如同一个穷小子,忽然在路上拣了个金元宝,窍喜之余,颇为怀疑。

    “有一点点疼,不过,你一摸,麻酥酥的,已经不疼了。”韩淑云轻轻地把他的手从自己肩上拿下,放在眼前观摩,喃喃地道:“你这也是手呀?它不是手!我可警告你,给女患者看病时,少用这只手,它太招风了,对女人来说,它是大杀器!”

    “嗯……我尽量不用它,除非有重病急患不得己才施展一下。不过,刚才被你一咬,通经畅脉,已经炼成了一只对阵的武器了。”

    “咦?对呀,你刚才没有用全力,要是用了全力的话,会不会像刀一样?”

    “再试试吧。”

    “坏蛋!你要给我一‘刀’?”

    “这次拿一件物品来试验。”张凡一边说,一边指着扔在椅子背上的红色文胸,“来,你两手扯平它,看能不能来个洞穿。”

    “吹牛吧你!”韩淑云轻道。

    她害羞红脸,轻轻提起文胸,用双手绷紧它,举了起来,一边侧过脸去,闭上眼睛,道:“有点准头儿,别往我身上打!”

    “好嘞!”

    张凡轻声道罢,运足气力。

    “呔!”轻轻发出一声之后,小妙手中指如剑,向前一点。

    隔空约有一两米距离,无形指气激射而出!

    扑!

    几乎听不见的细微撕裂之声!

    再一看,红色的文胸正中,已经添了一只黑色的小洞。

    散开一股纺织品烧焦的味道!

    张凡这次是用足了十分指气!

    韩淑云睁开眼睛,胆怯怯地向文胸上一看,不禁嚷了起来:“你好坏,你好坏,把人家的……给烧坏了!你赔人家嘛,这可是海淘来的维密!”

    张凡走过去,伸手从她手里取过来,放在阳光下仔细察看:只见维密之上,有一个手指粗的洞,洞的边缘已经烧成焦黑。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