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55章你会求我的

    田镇长感到心虚气短,伸出舌尖,轻轻地舔了舔发干的红唇,声音里夹着微微的颤抖,“在张先生的眼里,我这个镇长,恐怕就是一只母老虎吧!”

    “镇长,你真会开玩笑。”

    “其实,我这个人没有我的外表那么凶恶,我坐在镇长的位置上,手下全镇几万人,我不严厉点,怎么能镇住那些刁民?其实我特别想和你这样有时代气息的青年农民交流一下。”

    张凡内心冷冷一笑:有时代气息的青年农民?

    哈哈,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你是想说有“雄性气息”的青年农民吧!

    “镇长是想了解一下乡情民意?请问吧!我从小到大在农民堆里鬼混,农民怎么想的,我最清楚。”

    “那太好了,我找对人了。”

    田镇长高兴地说了一声,端起茶几上的茶壶,给张凡倒了一杯茶。

    在她弯腰倒茶的一瞬间,张凡看见她那双细细长长白白嫩嫩的手,简直犹如玉雕一样,让人产生一种伸出手去摸一摸的冲动。

    张凡轻轻地接过茶杯,小心避开她的手,看了看茶杯里的茶水,间道:不会下毒吧!

    轻轻呷一口,抬眼一看,她仍然站在面前,双手在不经意地摆弄睡袍的腰带,似乎有一种解开的冲动在她心中酝酿。

    解不得!

    张凡心中暗暗祈祷。

    “镇长,有什么话坐下谈吧!”

    她轻轻一扭腰,一个转身,紧挨着张凡坐了下来。

    两人的肩头和腿部,轻轻地碰在一起。

    张凡轻轻往后挪了挪。

    她跟着往上贴了贴,扭过头,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两手却是慢慢地伸过来,搭上了张凡的双肩。

    “真的想给村里拉电?”她的声音很低,口气如兰。

    “当然想,不过……”

    “想拉电的话,就听我指挥!”田镇长突然之间,眼里重新冒出镇长特有的威严,命令道。

    张凡微微一笑,伸手将她放在肩上的手往下推,“镇长,我可是肯花钱不肯卖身的,你误会了。”

    “你以为我是很随便的吗?”她有些急。

    “呵呵呵……”张凡慌乱说着,随即便要站起来,“我跟镇长一样,也不是很随便的。”

    “坐下!”田镇长双手一压,把张凡向后一推,娇躯腾身而上,一张红唇便吻了过来。

    “当当当……”

    敲门的声音。

    咦?

    张凡第一反应就是涵花来了。

    救兵到!

    涵花呀涵花,你来得可真是时候!

    “谁呀?深更半夜砸门!”田镇长正在兴头之上,被敲门声给打断了情绪,没好气地吼。

    “是我媳妇来找我了。”张凡说着,把田镇长往旁边一推,站起来便走向门口。

    打开门,门外果然站着涵花。

    涵花惊讶地看着房间里的两人:一男一女,闩着门在里面谈什么呢?

    莫不是做下了?

    她打量了张凡一眼,见张凡衣着整齐,连最上面的衬衣扣子都扣着,不可能是临时系上的,这才放下心来。

    田镇长呆坐不动,看着门外这个美丽女人,心中嫉火腾起,双手抱在胸前,哼了一声,冲张凡道:“张家埠的电,十天之内,不要想了!”

    张凡正在低头穿鞋,并没有反应。

    涵花一听镇长说没希望,内心一惊,忙道:“镇长,我们村的庄稼快旱死了!”

    田镇长慢慢站起来,踱着方步走过来,用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涵花,“你是——”

    “他是我老公!”涵花故意把“我”字着重说出。

    “噢,你老公,好,好,他很够刁民标准,竟然深夜行贿国家干部,还想对我图谋不轨,呵呵。”

    “你血口喷人!我老公不是那样的人!”涵花怒道。

    “呵呵,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出不出轨,取决于老公;男人出不出轨,取决于机会。要不是你敲门把他的机会给毁了,这会儿他已经在我身上得手了呢。”田镇长阴笑着,心想,这种话,对这对夫妻的关系,应该是致命的打击。

    “你别挑拨离间,没用,我不信。别仗着你是镇长,你再敢胡说,我对你不客气!”涵花怒目而视,看样子就要打田镇长。

    张凡此时已经穿好了鞋,见两个女人马上要闹起来,忙把涵花往后一推,笑道:“走,咱们回去吧,咱们村拉电的事,已经办成了!”

    涵花刚刚听田镇长说电的事没戏了,怎么张凡又这样说呢?她颇为奇怪:“办成了?”

    “办成了。明天上午,打井工地一准有电。”

    田镇长冷笑道:“你做梦吧。明天我就把你的贿款上交组织,你就等着检察院的行贿罪起诉吧,哈哈……”

    涵花有些害怕,惊恐地看着张凡。

    田镇长见这话起了作用,非常得意,“村姑大姐,你求我呀!求我,我就饶了他。你要是给我跪下磕个头,我不但饶了他,还把你们村的电给解决了。”

    “我?”涵花瞪大眼睛,“给你磕头?”

    “磕吧!这里没录像,不会传到网上。”

    “我搧你个小婊子!”

    涵花喊着,抡起巴掌,向田镇长打去。

    以涵花的体格,田镇长根本不是对手。

    张凡忙把涵花的手在空中接住,顺势把她香肩一搂,拍了拍她的腰,安慰道:“别跟当官的一般见识。”

    然后回身冲田镇长一笑:“你听好了:不是我求你的事,后面的事,应该是你求我。“

    “我求你!我求你以后少来骚扰我!”

    “不信吗?镇长,你记着,明天上午,你准会哭着去求我!”

    “我?求你?”田镇长见张凡说得如此肯定,一时心虚,指着自己小鼻尖,惊讶地道,“因何我要求你?”

    “因为……”张凡低头向她的睡袍腰带部位看了一眼,含笑道,“因为你将要恳求我看你的肚子。”

    “我的肚子?你耍流珉!”

    “你的肚子里有病,在这儿……”

    张凡用手指了指她的脐部,与此同时,小妙手气发如丝,透过她肌肤,直接点在了大盅仙之上:“就在脐部附近,病灶已经扩大,十天之内你小命报销。”

    “你怎么知道我那里有病?”

    因为张凡这一点,大盅仙受到激发,蠕动起来。田镇长感觉到了脐部有些不对劲,隐隐的有一丝丝疼痛,不禁心惊:难道,这个姓张的真有神术?竟然能看到我肚子里的事?

    她下意识地把双手捂在小腹部,使劲摁了摁。

    这一摁,大盅仙受挤压,很不舒服,蠕动得更加厉害。

    “哎哟!”田镇长一皱眉。

    “怎么样?开始疼了吧!此病病根是你常年为害百姓,积怨太多所致。若能行善积德,或许还有救。”张凡笑道。

    “扯!”田镇长恼羞成怒,“我肚子根本没病!也许今晚上吃了不干净的青菜!你别在这儿给我装神医,我不稀罕。我就是有病,也不会去找你医治!我公费医疗,多贵的医药费都拿得起,你一个小小的臭村医!做梦也轮不到你给我治病!死去吧你!”

    “哈哈哈,镇长大人,话不要说得太满。此病只有我一人掌握祖传秘方,药到病除!你不求我求谁?”

    “呵呵呵,张凡,你纯属精神错乱!赶紧给我走开!”田镇长吼着,猛地把门关上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